人物 ‖ 吴老二

原标题:人物 ‖ 吴老二

文/易平

主人公画作《三峡魂》

或许是因为大家都喜欢“幻想”的原因,我们每一个人都坚持在吴家那一棵桑树下,去充分发挥各自的奇思妙想。于是,吴老二总是幻想自己能成为音乐家、画家或哲学家。他虽然想成为一个音乐家或哲学家,但每当穿起他爷爷留下来的那一件国军的将军服时,立刻就会表现出一种飘飘然的状态,拉起二胡时既显得认真又特别投入。

忽然有一天,吴老二无意发现隔壁家的姑娘正和着他拉出《花儿与少年》的旋律有板有眼地唱起来的时候,便如痴如醉尤其显得痴情,从《敖包相会》,一直拉到《康定情歌》,再拉到《兰花花》。此时此刻,他想要尽可能地将自己的看家本领充分又完美地表现出来。他在潜意识里或许认为,自己演奏这些曲子的行为,其实就像“孔雀开屏”一样,是在向那一位懂他心灵的姑娘展示、传递自己也同样拥有的暧昧之情。

谁知,正拉得得意洋洋之时,却忽然听见隔壁传出姑娘母亲的怒吼声:“你这个背万年时的女娃子!唱,唱,唱,唱你妈的死,给老子,一天到黑正事不做,就只晓得听母猫嚎春。我就不信那个烂胡琴还当得到饭吃。你未必不晓得那是叫花子讨口用的家业咩?你这个短命的,要听,那就各人滚出去听个够!有本事莫回来嗵衣禄!你这个达水跟头儿的,你各人那个挺尸的铺盖,硬是膖屎烂臭的哒,也不晓得拆下来洗!一个姑娘家家的,硬是懒哒烧蛇吃呀。

这一次事件,大概是吴老二没有成为音乐家的一个重要原因。最后呢?因为画画是在悄无声息中进行的,自己创作的时候再不会聊拨到别人的心灵,也就能平心静气地搞自己的创作了。就这样,在坚持了无数个春去秋来,在没有进过一天美术学院大门的情况下,单凭自己的作品,无处不表现山里人为了生存而勇敢奋斗的精神,并突出展现他们劳动时候的艰辛与获得丰收之后的喜悦。

由于巫山地处三峡腹地,吴老二自然会荡气回肠地去歌颂去刻画故乡山水的巍峨雄壮与变化无穷的云雾缭绕。最后在众多竞选者中,吴老二终于过关斩将,脱颖而出。

就这样,他从生产队的羊肠小道上起步,终于大踏步地登上了巫山中学美术课堂的讲台。

多年以后,吴老二得益于教学成绩惊人的显著,最终成为了一名被教育部嘉奖的“全国优秀教师”。

图为 重庆市第五届中小学生艺术展演活动先进个人名单(巫山部分)

接受过他美学教育的学生,大多会这么评价说:“听吴老师讲课以后,再去听其他老师讲课,实在是味同嚼蜡

我估计,说这话的那些学生,可能是因为听其他课目内容觉得是味同嚼蜡,成绩当然上不去。客观上,也确实有一些学生天生对“数理化”不敏感,他们面对难以逾越的高考录取线,不得已才去改学美术或音乐、体育专业的。

恰恰,就是这个吴老二,最擅长开启这些看似迷漫着沙尘一样的灵魂。他能够让自己的每一个学生,在经他过开启新的认知以后,以常人不一样的眼光去重新阅读、感知这个五彩缤纷又捉摸不定的多情世界,用自己的心灵去探索艺术领域中无穷的奥秘与不可思议的存在意识。他会在课堂上向学生提问:“姑娘像花儿一样的美,对不对?那么,花儿是什么呢?大家都知道,花儿就是植物的性器官。既然是性器官,那么我们如果用科学的逻辑思维再来看姑娘,还美不美呢?你们或许这么与性器官一链接,立刻就会觉得,姑娘一点也不美了。所以,你们必须记住,你们不能用一般的逻辑思维去观察思考万事万物。因为,艺术本身就是形而上的,是抽象的,是上层建筑

实际教学时,他在一张白纸上面画上一条鱼以后,便向学生提问:“你们在这张纸上面看见了什么?

学生回答:“鱼

他再在画上一只鸟,再问:“你们看见了什么?

学生回答:“鸟。

主人公画作《三峡月色》

面对刚招收的新学员,吴老二总是笑着对学生讲道:“这就是你们没有学习美术的悲哀。如果你们学习了美学的基础与理论以后,你们一定会真真实实地看见鱼是活在水里面的,鸟是在天空飞翔的。那么,我在纸上画了水和天空没有呢?肯定没有。这时候的天空和水在哪里呢?对于追求艺术的你们来说,天空和水就在你们自己的心里。所以,你们一定要记住,这就是艺术表现力的精髓与奇妙。你们只有明白了这些道理,才可以在不断地探索与表现中成为真正的艺术家,才可以充分发挥自己无穷的想象力,创作出与别人完全不一样的好作品。我必须强调的是,你们跟我学习美术,如果只能做到画什么像什么,我建议你最好去学照相。你们一定要明白,真正的艺术表现力,一定要展现出自己独立的思想与丰富多彩的情感个性。如果这种来源于你内心寂静深处发出来的冲动,能让任何时代的阅读者都能因为你的作品而让他们产生心灵的冲动,也能够证明你的作品已经具有了超越时空的生命力与感染力。比如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比如莫高窟里面的《敦煌壁画》,比如法国梵高的《向日葵》,俄罗斯列维坦的《最后一片乌云》等等,都是可以令全人类共享的不朽精品。都是能够从遥远的过去穿越到未来的艺术巅峰之作。所以,你的作品一旦拥有了超乎寻常的生命力,你就当之无愧是一位成功的艺术家。

接受了吴老二这些孜孜不倦地教诲与启迪,学生们大都能重新审视美的概念,强调美的无处不在。甚至哪怕是残缺的,也是美得别有一番风味,别有一番情趣。比如断臂维纳斯,比如小姑娘的那颗小虎牙,比如美女脸上的酒窝和长得恰到好处的雀斑是不是会让人觉得比其他美女更楚楚动人更让人神魂颠倒呢?特别是高挂夜空的那一弯上弦月,是不是美得更加深入人心呢?

难怪吴老二能成为这个领域的佼佼者。

易平,男,巫山县两坪人,1955年3月生,现为县人民医院退休职工。工作与生活中都能听到许多精彩、美丽甚至是稀奇古怪的故事,便起心把这些有意义的故事或人物记录下来,并在诸多报刊杂志发表。自费出版有《浮云》《囚徒夜话》等多本专著。

主编/ 刘庆芳

微信号/ 461269457

投稿邮箱/ cqwslqf@126.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