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市应有的儿童剧格局

原标题:大都市应有的儿童剧格局

非常开心参加第十一届国际儿童戏剧节的论坛,因为几乎年年都参加,我可以说是国际儿童戏剧展演的老朋友了。这个“老”有两个概念,一个是来的次数多,第二是我已经退休多年是一个老人。老人讲孩子的话可能体会更多一些,现在自己有第三代,一路走过来回想孩子时代受到艺术的熏陶,感到儿童剧对于一个人的成长太重要了。我一生从事戏剧事业,跟孩提时看儿童剧的经历很有关系。我至今清晰地记得小时候在我家乡无锡大会堂观看中福会儿童艺术剧院演出的《马兰花》的情景:邪恶的老猫被马郎和他的伙伴追逐,逃到台下被小观众抓住尾巴。这部儿童剧对我一生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经常讲这个例子说明儿童戏剧对于儿童成长的重要性。同时也觉得中福会儿艺以及上海儿童剧所有的从业人员对孩子们所作出的努力以及他们的艺术创造真是非常有价值、有意义。

我今天主要想讲上海这样一个大都市应该有的儿童剧的格局。

改革开放以来,儿童剧的发展在一段时间里可以说是起起落落,也曾有过相当困难的情况。然而经过这么多年努力,现在上海儿童剧的状态进入了非常活跃和积极的状态,初步形成了一个良性的格局,令人高兴。

这有几个标志:一是以中福会儿童艺术剧院为主的国有儿童戏剧团体和上海众多民营儿童剧团,组合成了一个相对比较丰富能够给孩子提供各种样式儿童剧的局面,这个趋势以及形成的状态正在发展中。

中福会儿艺是上海儿童剧的旗舰。一走进中福会儿童剧院的院址,看到这么漂亮的草坪,漂亮的房子,漂亮的剧场,说明儿童剧院得到政府很大的支持,在政府的文化建设当中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这不光因为宋庆龄先生的原因,其实是社会本身应该给予儿童戏剧的一个条件。

儿童剧《泰坦尼克号》

(摄影:祖忠人)

中福会儿童剧院在这些年所做的努力以及演出,在小观众当中,在社会上,在戏剧圈里影响都越来越大,它是上海儿童剧的主力军。同时,上海常年演出儿童剧的、或者短期以项目为主的儿童剧团不下几十个,他们也在进行各种努力。有比较大型的,也有比较小的,有在商圈里面活跃的,也有固定租用剧场演出的。他们的努力和中福会儿童剧院形成相互促进的合力,这是上海应该有的状态。每个城市的条件不一样,上海这么大体量的城市,光靠国有剧院是不够的,需要一定数量的民营剧团共同努力,又有旗舰又有各种舰船和快艇。当然民营剧团情况也各不相同,有的以生存为主,甚至营利为主,只要他们提供的内容和剧目是健康向上对孩子有好处的,都是在为我们这个城市,为孩子们作贡献。

二是上海现在儿童剧的演出市场发展越来越兴旺,越来越健全。主体是亲子剧场。这次国际儿童戏剧展演请来的外国团都很有水准,我有一天一口气看了4场演出,一点都不觉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这些戏的目标观众基本都是 3岁以上(《大航海家》是 6岁以上),剧场里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有的是父母双双陪着孩子来看。上海自己的儿童剧大比例也是亲子场,而且无论是社会效应还是商业效应都很好,已经形成了相对来说比较热的儿童剧演艺市场。这和上海市民的受教育程度、生活水准、精神需要和对孩子的教育理念都有关系。这种局面放在多年以前不大可能出现,听说昨天演出过程中很多家长可以直接用外语和剧团演员进行互动交流,上海这样一座城市受教育程度的情况一定高于其他城市,所以有很好的基础,这是很好的现象。

三是上海儿童剧剧目的类型开始出现更加多样的形态。中福会儿童艺术剧院这几年开发出了一个新的儿童剧类型,就是经典作品的儿童剧版,有的是历史积淀的文学经典,比如《巴黎圣母院》和即将上演的《悲惨世界》,还有属于电影经典的《泰坦尼克号》。这些作品给孩子们了解世界文学的宝贵遗产以及让孩子们更好的接触文学经典与艺术经典搭建了形象的阶梯,它们对于拓宽儿童剧创作题材也很有意义,很生动很成功。儿艺还有许多低幼童话剧,也有像《孩子剧团》这样红色题材的作品,以及很多现实题材的作品,包括剧院和残联合作的《灿烂的阳光》。这些剧目组合在一起,相当丰富多彩。另外,民营剧团的剧目建设也是比较多样的。

总之,这些年上海儿童剧的发展是在进步,而且有比较明显的进步,这对孩子们来讲是一个福音,对于家长来讲也是福音,可以让上海市民家庭有更多供孩子们陶冶心情和艺术审美的选择。这是非常好的。

从大都市应有的儿童剧格局和上海的戏剧文化建设的要求来讲,上海儿童剧有些方面还要继续努力。比如现在亲子剧市场很好,也出了不错的作品,也有很好的效果。但是以往曾经有过许多的适合小学高年级和初中学生的校园题材的戏,近年来却难得看到了,尤其民营剧团不会做这个事情。以往儿艺常和学校合作,创作反映学生生活的戏,现在条件变化了,学校更加封闭了。我听说现在学生课间除了上洗手间都要坐在课堂里面,令我很惊讶,现在小学生有这么多束缚?可能学校是出于孩子安全的考虑,但是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做过头了,没有给孩子们自由活动的空间和时间,对于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很不利。这方面中福会儿童剧院可能要承担更多的责任,这是剧目建设的平衡,并不是光有亲子剧场就行了,应该是多元丰富多彩的,这几年这方面做得少一点,希望予以关注,给我们少年学生更多的欣赏艺术的快乐。

儿童剧《泰坦尼克号》

(摄影:祖忠人)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现在孩子们的生活方式、审美意识、审美兴趣的新变化。因为时代的变化,成人的生活都有很大的变化,这个生活变化对于孩子同样有巨大的影响,使他们的头脑心理都具备不同于以往的新的特点,上海孩子们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和接触社会的时间并不是很多,我认为这是一个局限。尤其是我们执行了几十年只生一个孩子好的政策,现在开始开放二胎,但是持续了40年只有一个孩子的生活,孩子们得到了更多人的爱,同时也给了他们很多束缚。同时他们现在能接触到更多的资讯、信息,有更宽的知识面,但是可能缺少的是真正的文化,缺少应对人生的本领、生存的能力等等。在这些孩子面前,儿童剧与呈现方式怎么与他们的思绪爱好相匹配,从而真正吸引孩子们,并把孩子们引导到更健全,更全面发展的生存状态中,这方面需要研究的问题、可以发挥的余地是挺大的。

我非常赞成国际儿童戏剧展演的形式。今年的展演确实选择了国际上具有不同特点的好作品,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各国儿童剧艺术家的想象力。艺术的想象力对于中国儿童剧创作来讲也好,对于成人戏剧家来讲也好,是非常需要学习的东西。如这次《大航海家》的演出,用一块大的白布做出了惊涛骇浪的效果,又简单又充满艺术的力量、艺术的想象,非常好。其他作品也都有各自的想象力,各自创造的非常令人喜欢、令人惊讶的艺术形象。有这样的国际交流,我们儿童剧的眼界可以打得更开。有条件的话,应当稍微扩大一点规模,把更好的节目,更多国家的节目,包括美洲、亚洲、乃至非洲的邀请来上海。当然举办这样的展演有经济和时间的制约,也不可能一下子剧目太多,适当的扩大一点还是可以努力的。加强国际交流对于上海儿童剧的创作以及对于上海的小观众来讲,都会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也是上海这座城市应该办的事情。

作者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