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剧团》:一部浸润爱国情怀的儿童剧

原标题:《孩子剧团》:一部浸润爱国情怀的儿童剧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上海解放 70周年之际,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作为大庆献礼,给我们送来了一台充满热量、光明、童真和浸润着爱国情怀的儿童剧《孩子剧团》。

孩子剧团是中国话剧史上真实的存在,在共产党的领导和关心下,在艰苦岁月中,这些平均年龄12岁的孩子从上海出发,途经江苏、河南、湖北、湖南、广西、贵州、四川等 8个省份,行程 2万多里,他们一路演戏,一路歌唱,陆续演出了由孩子剧团团长吴新稼编导的独幕儿童剧《帮助咱们的游击队》《孩子血》《孩子们站起来》,集体创作的哑剧《不愿做奴隶的孩子们》等作品。小小年纪为宣传抗日,唤醒民众,播下了革命的火种,被赞誉为“抗日战争血泊中产生的一朵奇花”。孩子剧团起于上海,归于延安,是上海红色文化中一颗耀眼的星星。

《孩子剧团》

由杜邨编剧、鲁伊莎导演的儿童剧《孩子剧团》从1937年淞沪战争打响之后展开故事,一群原本是学校歌咏队的学生在 19岁的共产党员方老师的带领下,走出难民收容所,走上街头高唱起救亡歌曲,向广大市民群众做抗日宣传工作。大家觉得他们这个团体应该有一个名字,一个叫“四眼”的男孩说:“我们都是孩子,就叫孩子剧团吧。”于是,“孩子剧团”在炮火硝烟中成立了。他们中有逃荒来上海的苦孩子小石头,父母的掌上明珠妮妮,企业家的公子哥小廖,还有父母死在日军炸弹下的孤儿笑熊,一心想读书却因战争无法继续求学的书呆子四眼,来自普通家庭、能干懂事的刘莺,以及后来加入的、千里迢迢从山西找来的童养媳大妞,方教师是孩子剧团团长。

戏一开始就以简洁、生动的舞台场面,把小观众带入到那个事关民族存亡的危机时刻。在震耳欲聋的日本侵略者飞机的轰炸声中,逃难的市民从舞台前区穿过,后台高处是一家三口,刺耳的机枪扫射声中舞台上一片黑暗,等到再光起时,只有一个男孩吃力地爬了上来,这个本来特别爱笑的“笑熊”男孩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倒在血泊中,霎时间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家,他害怕他绝望,这个战争的受害少年眼泪扑簌簌地掉落了下来。小观众第一次领略到什么是国破家亡,什么叫民族仇恨和战争的受害者。是方老师和孩子剧团给了孤儿笑熊温暖的港湾,“流离失所的苦难儿,从此有了家”。一夜之间孩子们被迫成长,负担起从未想过的生活,承担起超越年龄的生命之重。

上海沦陷后,奉党组织之命,孩子剧团撤离上海奔赴大后方。他们牢记使命,宣传抗日。其间,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挫折,他们都没有畏惧和退缩,而是坚强、前进、战斗,用戏剧、歌声,为抗战救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一位难民听了他们的歌声说道“中国不会亡,连这些孩子也会唱抗日歌曲了”。这就是孩子剧团的宣传作用。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就因地制宜演戏,用各种艺术形式来宣传、启蒙、动员更多的人参加抗日队伍,共同保卫祖国,绝不当亡国奴。

孩子剧团孩子管,他们第一次学会了自己做饭,菜咸得难以咽下,没有人抱怨,大家嘻嘻哈哈吃得很开心;爱读书的“四眼”担任创作组长,第一次学着写快板,大家一起来应和补充;第一次他们学会了组织分工、各司其职;第一次学会自己化解矛盾,懂得遵守纪律的重要性。最小的上海乖小囡妮妮半夜做噩梦想妈妈哭醒了,开朗、质朴的小石头安慰她,让她破涕为笑……就像他们歌里唱的,“有难大家帮,有福一起享。流离失所的苦难儿,从此有了家。孩子剧团的小大人,变成顶梁柱。生在苦难里,长在炮火下。在这抗战的大时代,创造我们的新世界。”孩子剧团同舟共济,在战斗中成长着,也使台下的小观众产生共鸣,因为他们也多多少少遇到过这些人生的“第一次”。

该剧的编导并没有把战争的残酷性过于撕裂、展现在舞台上,而是正面表现孩子剧团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但是他们也没有刻意去回避让小观众直面苦难,毕竟这是一场血腥残酷的抗日战争。当孩子剧团正在演戏时,突然防空警报大作。戏,正演到高潮部分,孩子们唱着《游击队员之歌》,用他们美妙的童声激励战士的斗志,没理会警报,继续往下唱。一颗炸弹在附近爆炸,方老师冲上舞台,指挥孩子们躲起来。孩子们手忙脚乱往掩体跑,妮妮为了捡道具,折了回去。看到小战友身处险境,只见小石头冒着生命危险勇敢地冲了上去,在弥漫、呛人的硝烟里寻找到受伤的妮妮,背起她一步一步艰难走着,鼓励昏死过去的妮妮要坚持住,一定要活着出去。等到小石头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把妮妮送到伙伴们身边,突然他想起了孩子剧团团旗还没有拿下来,于是他又不顾一切,再一次冒着敌人的炮火,终于把旗帜取了回来,却为之付出了他 11岁年轻的生命。他最后一句话是“方老师,我还没有去打小鬼子呢!”一句话,让人潸然泪下。

《孩子剧团》

小石头用自己的热血与生命去换回这面团旗,因为这面旗帜是方老师从武汉八路军指导员手里接过来的,是组织上专门为孩子剧团制作的,它代表着党的领导,它象征着一种革命的信念和使命,在孩子们心中它无比神圣,小石头曾主动要求来保管这面团旗,现在一个鲜活的、可爱的生命就这样被日本鬼子毁灭了。小石头的牺牲把全剧推向了高潮,让很多小观众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这部儿童剧用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告诉观众,今天幸福安宁的生活是多么来自不易啊!侵略者虎视眈眈,蚕食着中国,就像蚕食大桑叶一样,我们绝不能当亡国奴。过去是这样,现在和将来也是这样,保家卫国,建设祖国,是所有中国人的责任。

孩子剧团为这群孩子提供了一个促进他们成长、培养他们才能的舞台,指引他们走上了进步的革命道路。小小年纪,他们竟然行走了二万多里路程,一路播撒抗日爱国的种子,令人肃然起敬。少年强,则国强!

这部儿童剧的导演采用了虚实相间、动静结合、歌舞并存的表现手法,在细微处让小观众领悟到这部作品鲜活的情感、诗性的意象和浓郁的爱国情怀。比如,全剧只有两个日本鬼子代表入侵者,以简代繁。父亲为了保护妻儿挺胸张开双臂,笑熊母子躲在他的背后的造型,没有日本军人出现在舞台上,只有音效传来的机枪扫射声,但很有画面感;舞台灯暗了枪声静止了,一个短暂的停顿,等到灯光再亮时,是笑熊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这一静一动、一明一暗、一张一弛、先抑后扬的舞台处理,充满了戏剧张力,直击人的心扉。还有在碾转各地的长途跋涉中,孩子们一边唱着歌一边手举箱子顶在头上,以示天空下起了雨这类虚拟性、假定性的手法等等。此外,导演还给家境殷实的小廖设计了一段小提琴独舞,也给人印象深刻。小廖在悠扬欢快的小提琴音乐中一边拉琴一边情不自禁地翩翩起舞,轻盈地旋转,跳跃。这一旋律之美、舞姿之美、画面之美,深深感染了现场观众,生活本来是如此美好,如果没有外来侵略者的话,所以必须要把他们坚决赶出去。没有政治说教,只有鲜活的舞台艺术形象去引发观众的思索。这一切使这部《孩子剧团》变得灵动、活泼而富有诗意,极富童真童趣。

这部儿童剧的舞美设计也很有特点,设计者任杰用木质结构搭景,舞台后区横着一块有一定宽度的木板,它可以是码头、是桥,是防护堤,或是其他,左右两侧台阶错落有致,它们是非实心的,具有透视感,给演员提供了更多的表现空间。天幕上的多媒体投影,营造出这一历史阶段的时代背景、地点、日军的飞机与狂轰滥炸、孩子剧团所经之处的大地图、报纸号外的投影,以及孩子剧团解散后这7个团员后来归宿的字母等,为这部儿童剧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表现天地。

在中国人民波澜壮阔的英勇抗战的历史进程中,人小志气大的孩子剧团,像播种机一样,用他们稚嫩的歌声和表演,播撒抗日爱国的种子,从城市到乡村,从一个省到又一个省,广阔天地都是他们的舞台。他们最后走向革命圣地延安,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但是孩子剧团深厚的爱国情怀,点燃的精神火炬,照亮了后辈的理想,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艺术工作者和青少年奋勇拼搏、勇往直前。这部饱含着我们民族精神、爱国情怀,有着浓郁人文气息的《孩子剧团》告诉我们,文艺担负着为民族培根铸魂的重要作用。中福会儿童艺术剧院成功地创作并排演了这一红色题材的戏剧作品,显示出他们为时代发声的社会担当,用远去的、却不能忘记的故事,传递出伟大的精神,传承着红色基因,为今天的孩子们更好地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做出了很好的示范。

作者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