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改剧造星术

原标题:耽改剧造星术

近日,陈飞宇、罗云熙主演耽改剧《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还未官宣,站姐们却早已就位,微博上瞬间冒出多个“翻云覆宇”CP站,相关超话阅读量也突破30万+,网友开始对这对潜力股浮想联翩。

与此同时,网上又爆出鹿晗将出演耽改剧《天官赐福》的消息。前段时间《默读》的选角也引发了热议。

线上云追星一片欢腾,线下也同样热闹。最近几场盛典活动,肖战、王一博、朱一龙成为座上宾,每每现身引来台下粉丝尖叫,诸多迹象都在不断印证耽改剧造星的成功,而且这个模式是可以复制的。

随着这类原本小众题材的剧大放异彩闯入主流视野,越来越多的业内外人士对此投入了高度关注。然而繁荣表象底下其实暗潮汹涌,今年扎堆的耽改剧,把蓝海搅成红海,谁能是下一个押对宝的“幸运儿”,一切才刚拉开帷幕。

爆款剧与顶流的奇迹

这两年耽改剧成为“夏日限定”创造了爆款的奇迹,而奇迹中的奇迹就是把默默无闻的小透明瞬间捧成顶流。

国产耽改剧的“鼻祖”或许难以追溯,但是第一个影响力超高的绝对非《上瘾》莫属。该剧主演黄景瑜、许魏洲是第一批享受到巨大粉丝红利的人,艺人方名声大噪,片方凭借周边等衍生品赚得盆满钵满,还一度造成万人空巷的盛景。

但这部传递价值观不够“正”的剧也因为风头过盛惨遭下架,至今仍未上线。两位主演也曾在短期内被“封杀”,积累的人气流失。再次复出时,黄景瑜、许魏洲选择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前者通过《红海行动》《破冰行动》等一系列主旋律影视作品成功转型为正剧小生,当然偶尔也会接些偶像剧和综艺;后者则以偶像剧为主戏路,同时发力音乐。虽然如今两人人气不复当年,但都安全渡过难关,演艺之路越走越好。

第二部产生如核武器般杀伤力的耽改剧则是2018年的《镇魂》。从“镇魂女孩”到“镇魂女鬼”,迷妹将主演朱一龙、白宇的历史料挖地三尺,对两个宝藏男孩陷入痴狂。

两位艺人的商业价值肉眼可见的暴涨,朱一龙、白宇商业代言不断,前者还带动主演的积压剧《许你浮生若梦》重见天日。朱、白二人每次的合体营业,都是饭圈的狂欢。

如今时隔一年,“同根生”的两人事业轨迹也出现了迥异的光景。朱一龙的热度丝毫不减,期间解锁了多个高奢品牌的title,影视作品也没落下,粉丝依旧相当能打。白宇则是在做好演员的本职工作之余参加综艺,可惜的是作品并未能给艺人赋能,人气相较爆红那时有所下滑。

如果说朱一龙和白宇的爆红是科班演员遇上耽改剧的厚积薄发,那么2019年蹿升速度最快的肖战、王一博就真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的人了,这得益于势头强劲的爆款剧《陈情令》的出圈。

现在两人所到之处,必定簇拥着大批粉丝,抹杀无数菲林。用众星捧月来形容,不为过。还记得在刚过去的东方卫视跨年晚会上,肖战的“压轴”登场吗?重要地位不言而喻。

耽改剧疾速造星导致流量江山飞快更迭,每年顶流的宝座换人轮流坐,想连庄除非艺人有过硬的作品和本领傍身,加之营销有道,否则时刻都有人排队替换。

耽改剧如双刃剑

耽改剧依托耽美小说为原型,这类发轫于腐女圈的文字作品因为违背主流价值观而一直走低调的地下路线。虽然不见光,但在LOFTER、B站等社区平台却有大量拥趸者,而且逐渐形成一条成熟的自产自销地下产业链。

影视化将耽美这一小物种搬到了大众台面上,初期吸引了很多猎奇心满满的路人,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吃尽了红利。于是,跟风者开始囤积耽美网文IP。

可随着政策的监管,耽改剧被打上敏感的标签,陷入至暗时刻。有很长一段时间,影视行业“谈耽色变”。眼看那些真金白银买来的耽美IP,版权即将到期了还迟迟无法开发,版权方和制作方们只有一声叹息。

为了保险起见,一些操盘手们铤而走险、对耽美IP进行大刀阔斧地改编,最常见的就是把BL直接替换为BG,强行安插女主角以平衡影视剧的爱情线。也有人把小说文本里赤裸裸的BL改成社会主义兄弟情,通过打擦边球的方式满足书粉的诉求。

前者如《陈情令》,后者如《镇魂》。现在看来,耽改剧逐渐摸索出了带着镣铐跳舞的方法论,而且收效惊人。

不论造星还是造剧,耽美这一题材都表现出极大可挖掘的潜力。诱人的蛋糕让投资方、制片方、平台方、艺人经纪方等多方影视产业链的参与者趋之若鹜。传统影视公司和视频网站巨头纷纷下场抢滩市场,经纪公司也闻风而动。就连黄晓明都搭档尹正演了根据同名耽美小说改编的《鬓边不是海棠红》。

有趣的是,对演员而言,耽改剧这座围墙,里面的人想摆脱标签“重新做人”,外面的人却挤破头想参与这场“赌局”。

耽改剧的红利固然显著,但暗藏的隐患却不容忽视。

首先,耽美题材敏感容易触碰政策红线不易过审,而且不排除播出后半途下架的可能性。况且影视改编尺度的把控也是一道难题,不尊重原著被书粉骂,尊重原著就会被“毙”掉。制作方左右为难。

其次,耽改剧打造的顶流容易滋生饭圈乱象。站姐卖周边吸金百万卷款消失,CP粉与唯粉之间掀起提纯和应援大混战扰乱网络公共环境,还助长了代拍、黄牛、数据造假等灰色产业链。

最后,视频网站为了最大化开拓剧集的盈利渠道,首先采取的就是通过“VVIP”模式让会员额外付费抢先看。例如《陈情令》开通付费提前看大结局的活动,5小时就入账2000多万。这种简单粗暴割韭菜的吃相,未免有些难看。粉丝虽为了偶像愿意买单,可心里毕竟还是被“宰”得不舒服。

耽改剧给了播出平台更多变现的空间,但若为了蝇头小利丢掉做企业的根本,容易遭到会员反噬,得不偿失。

扎堆的耽改剧,

谁是下一个爆款?

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显示,目前市场上有60余部耽改剧,但真正研发完成拍摄的凤毛麟角,大部分都还处于原始的库存阶段。有的即便已经备案了,也由于各种原因临时喊停,何时复工尚未可知。

如打造《上瘾》的柴鸡蛋的新作《19天》曾大肆宣传启动选角,但雷声大雨点小,至今杳无音讯。还有三年前便开始筹备的《大理寺卿》,最终也因项目评估风险不了了之。

这两年耽改剧的金矿不再遥远,一些蒙尘的项目开始渐渐启动。《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天官赐福》《默读》《六爻》是首批活跃分子,后者还被芒果TV列入今年重点片单,制播一体的模式提前锁定了播出渠道,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风险。

人人都想坐上耽改剧的飞船一步登天,可是当同质化扎堆的剧目集体袭来,无疑升级了突围的难度。

尤其当下“嗑CP的都是同一拨人”说明粉丝忠诚度不高导致因剧爆红的艺人容易昙花一现,甚至可以说粉丝难再长情、偶像变成牟利的工具,这些都为耽改剧的前途蒙上了阴影。

目前待播的耽改剧有《鬓边不是海棠红》《成化十四年》《热血同行》《凤于九天》四部,背后主操盘手分别为于正掌舵的欢娱、成龙担任监制、青春你好、耀客。

值得一提的是,前三部耽改剧已经锁定了爱奇艺、优酷、芒果TV几家视频网站的播出渠道。而在2019年因《陈情令》风头无两的腾讯,极有可能播出《凤于九天》,因为与出品方耀客为股东绑定关系。可见,优爱腾芒今年在内容矩阵里都布局了耽改剧。

从制作层面和营销资源来看,四部蓄势待发的耽改剧不分伯仲。

但决定一部耽改剧最核心的要素,不在剧情,而在演员。不是资历深、表演经历丰富就能胜出,要长在粉丝审美点上的人,才有可能变成“芳心纵火犯”,也就是下一任顶流。

就四部耽改剧的演员阵容而言,《热血同行》因集齐了易烊千玺、黄子韬两大流量具有天生优势。一个已经凭借《少年的你》《长安十二时辰》证明了自己会演戏,一个是擅于营造宣发话题的真性情男孩,双剑合璧,是强有力的爆款种子选手。

《鬓边不是海棠红》《成化十四年》的选角完全是两个极端。前者黄晓明+尹正,放弃年轻偶像吸粉的路线;后者官鸿+傅孟柏,走的是呆萌鲜肉搭高冷熟男的路数。若仅凭第一感官,《成化十四年》似乎对迷妹更有吸引力,CP更好嗑。

《凤于九天》则选择了戴景耀、书亚信的新人鲜肉组合挑大梁,较为常规的耽改剧演员配置。战斗力如何,还有待验证。

无论是已经做好准备接受市场检阅的、还是正在创作路上的,耽改剧这个香饽饽引来大批人追捧。可题材的特殊性决定了胜负有时候是门玄学,爆不爆,话语权掌握在粉丝手里,创作者们唯有尽人事、听天命。不过万事还是要有信心,说不定下一个幸运就砸在头顶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