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住一晚就可以获得永远的幸运?南京灵异故事之特殊的套房

原标题:在这里住一晚就可以获得永远的幸运?南京灵异故事之特殊的套房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现在写灵异事件故事,都可以被认定为扰乱社会秩序了!

萨沙声明:灵异事件系列全部都是扯淡的故事会,特此声明!

(你不知道的灵异事件第70讲)

传说南京有一间旅馆的特殊套房,已经有百年的历史。只要在这里住一夜,你就可以获得永远的幸运?听听萨沙说说这个都市故事。

史小丽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混到今天的落魄地步,是始料未及的。

史小丽的父母是南京第一代摆摊的人,也是第一代发家致富的人。这些人被称作个体户,是下九流的行业。在那个时代,这批人却成为改革开放的第一波受益者,大赚特赚。

他们是第一批买摩托车的人,第一批住上商品房的人,也是第一批拿上大哥大的人。

儿童和少女时期,史小丽的家里从没有缺过钱。

她记得在初一的时候,爸爸从广州进货回来,送给她一只香港生产的女式金表。结果,她只带了15天,就被几个街头的小流氓抢走了。

没想到,小流氓被抓了以后,因为金表价格高得离谱,每个小子都被判了七八年刑。

这是史小丽,第一次震撼于家里的富裕。到了史小丽上初三的时候,家里已经非常富裕了。父亲淘汰了还很值钱的摩托车,换了一辆崭新的小汽车。除了在市区中心有一套100多平方的房子,全市还有七八套房,包括郊区的一套几百平方米的别墅。

家里既然这么有钱,还读什么书。在高中期间,史小丽只是在学校点个卯。在她的计划中,年轻时候好好玩一玩,将来带着丰厚的陪嫁找个好男人嫁了。

遗憾的是,家庭的富裕只持续了十多年,父亲迷上了赌博。史小丽儿童时期,就经常看到父母和朋友们如痴如醉的打麻将。白天明明摆摊累的半死,晚上他们不打几圈,还是不会睡觉的。

几年后,父亲开始沉迷于牌九和二八杠,将生意大部分推给母亲。也就是从此时起,父母经常吵架。母亲也好赌,一有机会就通宵打麻将,只是没有父亲这么夸张。

到了史小丽高三时,她逐步发现家里变了。母亲开始愁眉苦脸,父亲则很少回家。

等到高三的时候,史小丽才知道家里的真实情况。父亲这几年沉迷于推牌九,将家里的七八套房子全部都输光了,更别说存款了。

现在史小丽家,只剩下这一处住房和一处店铺了。

一天,一群大汉用力敲开她家房门,拿出父亲写好的欠条。母亲看完气的浑身发抖,原来父亲把最后一套住房和家里做生意的店铺也输了。

流氓们要将她们母女赶出家门,但母亲也不是好惹的,直接从厨房拿出菜刀架在脖子上,威胁自杀。大汉们虽不在乎母亲死活,毕竟不愿意闹出人命,就退了一步。他只要走了店铺,留下了她们居住的房子。

由此,家里彻底穷了。父亲为了躲债,逃到了北方,从此不见踪影。

史小丽听人说,父亲在北方跑路时候赌瘾犯了,去当地赌场赌博。结果,输了几万元拿不出来,他被看场子的流氓一顿胖揍打成重伤,又扔到马路上活活冻死了。那种小地方都是很黑的。警方查不清他的身份,当做交通意外的无名氏火化了。

父亲死了,母亲也没有太多的悲伤。毕竟家里的惹祸精死了,人死账消,不会有人再来追赌债。,母女两人可以正常的生活了。

这边,母亲被迫将这套房子卖了,换了一套比较小的房子,用卖出的钱在大市场做起了小生意。

此时,母亲还是宠着史小丽。明明高三毕业后,史小丽就无所事事,母亲也不让她来铺子帮忙,只是在家看看电视、逛逛街,即便如此,史小丽的美梦毕竟也破灭了。

好在,小生意虽说不能赚大钱,混口饭吃还没有问题。期间,史小丽在大市场认识一个外地的小老板,人很精明、对她也很好。史小丽是个矮胖的女孩,长相平平,小老板对她却一见钟情。两人很快见了父母,开始同居,订好明年就结婚。

谁也没想到,史小丽这边却突然出了问题。

也许是父亲的遗传,26岁的史小丽也开始酷爱赌博。大市场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史小丽因为好奇,跟着一个大姐去了地下赌场,很快就爱上了当年父亲喜欢的牌九。

第一年, 她的手气很好,每个月都能赢钱,有时候还能赢好几万。

很快,男友发现她在赌博,苦劝她不要玩“赌钱最后赢家都是坐庄的”。母亲也苦口婆心的劝告“看看你死鬼老爸的下场,你还敢赌?”

可惜,这些劝说都完全无用。赌博和吸毒差不多,一旦迷上就很难脱身。

史小丽每天忍不住的都要去赌场,一听到推牌九的声音就兴奋的浑身颤抖。

果然,第二年,史小丽开始大输特输。史小丽将家里微薄的积蓄输了个精光,连母亲进货的货款也偷走输掉了。她还在赌场内欠下二百万的高利贷(那时候一个房子也就五六十万)。

史小丽家只剩下一处房子,高利贷去找他的男朋友还钱,还砸了他的店铺,将男友打的头破流血“你老婆是女人,我们打她没意思,就只好打你了”。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男友恼羞成怒,找到躲在城郊棋牌室的史小丽,丢给她10万的存折“我们两人两清了,以后各走各的”。

然而,史小丽没有用这10万还债,又输在另一家赌场里、

输光了后,她哪里敢回家,只是在城郊结合部的出租屋躲债,平时在周边棋牌室打打麻将解闷。

很快,她同也是躲债的一群赌徒混在一起。

所谓物以类聚,大家身份差不多,都是惊恐之鸟加一贫如洗,很有共同语言。

打牌期间,有个赌徒说:你们听说了吗?说是南京东郊有一栋老旅馆,说是有100年历史了。其中一间豪华房,从来不向外界开放。只要能够在里面住一晚上,你就会得到永远的好运气。赌博也好,做生意也罢,都会赚翻了。半年前,我认识躲债的王老头。他已经是个老板,很风光的,60岁的人找了个20多岁的大姑娘做老婆。后来他也是烂赌,把老婆都输掉了,还欠了很多债务。他走投无路,经常说要去跳大桥自杀。2个月前,他就失踪了。有人看到他去了东郊那家旅馆。听说,他已经获得永远的运好气了。

史小丽听完哈哈一笑:这种瞎话还有人相信。难怪你打麻将老是输,智商太低了。

其他赌徒也哄堂大笑,没有人当回事。

表面上还算自在,可惜史小丽这样天天躲债,迟早就完蛋的一天。

一天, 她实在忍不住了,跑去一家小型赌场赌博,结果被放高利贷的流氓当场抓住。

流氓们狠狠扇了她几个耳光:“臭娘们,你欠的钱什么时候还?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是干什么的?”“让你老娘把房子卖了?要不你就去卖身还债?看你个丑样,卖身怕都没人会买!”

史小丽吓得浑身发抖,用尽招数,许诺明天一定还钱。

流氓们拿走了她所有的金银首饰和手机,又打了她几个耳光,“明天不还钱,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才扬长而去。

逃出赌场以后,史小丽回到城郊结合部租住的平房。

为了怕被人发现,她根本不敢和母亲联系。

躲了1个月,史小丽身上的钱全花光了。

她只得在一个晚上偷偷回家,想向母亲要点钱。

刚刚走进小区,史小丽就遇到了邻居赵大妈。

赵大妈看到她以后,一脸惊恐的说:“你怎么还敢回来?出大事了!半个月前,一群流氓冲到你家,说已经把你绑架了,不给钱就先奸后杀,逼迫你妈卖房子还债。因为你失踪了十多天,你妈信以为真,赶快把房子卖了。给了钱以后,流氓说是骗你妈的。他们还说你的欠赌债太多,卖了房子只够还利息的,让你妈继续张罗还剩下的200万。你妈没地方住,没法生活,一怒之下就跑到流氓头子家门口,上吊死了。民警已经将那个流氓头子抓走了,现在黑白两道都在到处找你呢?”

听到这番话,史小丽如同五雷轰顶。

她摸到自己家房子,敲开房门,说了自己身份。屋主恼怒地说:这事同我们没关系,我们也是受害者。你妈卖房子的时候,根本没有说这房子同赌债有关系,我们也没少给一分钱。结果,今天民警来,明天流氓来,没有一天安宁的。如果你是来要房子的?你别做梦了。我们是公平合理从你妈手中买的。

史小丽无奈,又试图找到前男友寻求帮助。

电话打过去,前男友听到她的声音就破口大骂:你这个丧门星,还敢联系我?你知道你害了多少人吗?阿姨(史小丽母亲)就是被你害死的。阿姨要强一辈子,最后落到什么地步,连尸体都是我收的。不是我花钱给她买了一个公墓,骨灰就只能丢掉。你他妈给我滚远点!我一辈子不想再看到你。你这种人,和你爸一样,一辈子别想戒赌,干脆跳长江大桥死了才好。

听完前男友的谩骂,史小丽百感交集。

确实,前男友说的没错。母亲是她害死的,家产是她输掉的,史小丽同她死鬼老爸真的没有区别。他老爸最后一死了之,人死账消,也算为家里帮了大忙。

现在史小丽身无分文,也没有住房,根本无法生活。之前20多年,她养尊处优,都是靠父母养活。此时,史小丽根本没有生活技能,什么工作都不会做,也吃不了苦。就算去卖淫坐台,史小丽身体肥胖,个子矮小,相貌平平,怕是连嫖她的人都寥寥无几,逃到外地也是饿死。

如果留在本地,却有二百万赌债背在身上,黑社会老大又因此被抓了,他们是不会随便善罢甘休的。万一再被他们抓住,真的能被卖到外地强迫卖淫。在赌场混的时候,她也听说过这种欠赌债的妓女。据说黑社会为了让她们多赚钱,尽快还清赌债,什么嫖客都接。很多嫖客都是有性病的或者变态。这些小姐基本人人都患上性病甚至艾滋,还得喝尿吃屎,任由嫖客打骂蹂躏,根本不把你当人。

史小丽好歹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活到现在从没吃过什么苦。她宁死也不愿意过这种,猪狗都不如的生活。

前男友说得对,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自己跳长江大桥死了。

史小丽用身上最后剩下的50元钱,打车去了长江大桥下。她步行走到大桥最高处,奋力爬上栏杆,就要往下跳。就在她要跳下去的一瞬间,突然被人死死地拉住了。

史小丽惊讶的回头,拉她的是一个瘦老头。

自杀是非常需要勇气的。史小丽被拽回来以后,勇气消失了大半,任由老头将她拉到安全地区。

老头子上下打量了她一会,说:小姐,生命可贵,你这么年轻,何必寻死呢!

史小丽漠然地说:我欠了一屁股的债,众叛亲离,不死不行。

老头子沉默了一会:你喜欢赌博?我很多年以前,也非常喜欢赌博,把老婆孩子都输掉了。本来我也是来长江大桥寻死的,就和你现在一模一样。好在,我没多久就时来运转了。

史小丽说:我欠了200万的债务,想要时来运转是不可能的。

老头子又沉默了一会,接着说:我倒有个办法可以帮你。我可以给你200万还清债务,而且保证你今后的运气永远改变,赌什么就赢什么。不过,你得自愿做一些事,也是改变运气的代价。

史小丽:什么?给我200万?你不会是骗子吧?或者是专门杀女人的变态?

老头子哈哈笑了:这是什么话!这样吧,我先告诉你有什么要求。是继续自杀,还是选择我跟你说的这条路,自己选择,我不会强迫你的。

史小丽:那你说说看,有什么条件?

老头子:改变运气的方法,就是你必须杀一个人。

史小丽:杀人?那是犯法的?

老头子:你都是要寻死的人了,还怕犯法吗?况且,我可以保证,你杀死这个男人是很秘密的,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还可以向你保证,此后你做什么事情都会一帆风顺,永远都是顺顺利利。

开始,史小丽自然是完全不相信,哪里会有这种事情。她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反正也是烂命一条,杀人后被枪毙或者就算被老头子骗到某处奸杀,还不是一个死吗?又有什么可怕呢?况且,史小丽虽是个女人,因为矮胖,还颇有些力气。这个老头子骨瘦如柴,一大把年纪了,真的搏斗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更别说,史小丽上次被高利贷打了以后,就在身上带了一把粗大的水果刀用于自卫。就算老头子带着凶器,史小丽大不了拔刀拼命就是了。而且,万一老头子真的给她200万还债,岂不是就赚翻了。史小丽这条烂命,现在哪里值200万。

史小丽既然是赌鬼,当然有把人生当做赌博的强烈欲望。

于是,她斩钉截铁地说:好,那我跟你走。不就是杀人吗?我也不是被吓大的。

听到史小丽说了这句话,老头子突然忍不住的狂喜起来,几乎手舞足蹈。

他拦住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去东郊的一家旅馆。这个旅馆在中山陵的深处,非常偏僻,出租车开了很久。

快到旅馆时,史小丽有些害怕,就问:老爷子,你贵姓啊?哪里人啊?

老头子回答:我姓王,就是本地人。

史小丽问:你多大年龄了?

老头子:呵呵,我跟你说我几百岁了,你相信吗?

史小丽还没说话,司机倒是笑了:我开了这么多年出租车,什么人都见过。我看你也就60岁吧,什么几百岁,用聊斋故事吓人家小姑娘啊?

进入旅馆时,可能是时间太晚,这里又太偏僻,只有个无精打采的服务员坐在前台里,半睡半醒。整个旅馆空空荡荡,史小丽没有看到其他人。

王老头带着史小丽拐来拐去,走进了旅馆一个院子,树丛掩盖的角落,里面有一座孤零零的小楼。小楼过道里有很亮的廊灯,里面却一片漆黑,所有的窗户都围上了厚重的窗帘。

进入小楼以后,王老头又带着史小丽绕了好几个圈,走到一扇厚重的大门前。

王老头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奇怪的是里面还有一扇门。王老头连续打开了三扇门,带着史小丽走进屋内。

让史小丽惊讶的是,这是一套不亚于总统套房的豪华套间,完全是民国风格,同今天的装修格格不入。

这里的家具都非常考究,古香古色,一看就是使用了多年的古董。

这里只有几根短蜡烛,并没有安装电灯,室内的灯光异常昏暗。

王老头关上3扇大门,请史小丽在名贵的沙发上坐下:现在是10点多。凌晨0点的时候,有一个男人会走屋内。你躲在门口,用这个铁棍猛砸他的后脑。等他倒地后,你务必连砸七八下,将他彻底砸死才行。然后你就离开屋子,你的人生就会彻底改变。我先提前祝贺你。

史小丽木然的点点头。

王老头站起身来要走,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对她说:对了。走出这道门以后,如果你发现一切都开始变好了,就一定要在100天后的那天0点回来。我会在这里等你,告诉你如何能够将这种幸运永远保持下去。如果你不来,你的幸运就会消失,只能维持100天。具体怎么选择,就随便你了。对了,这东西给你,应该够你还债了。

说完,王老头把铁棍塞给史小丽,又塞给她一个盒子。

王老头打开大门走了出去,门很快自动关上了。

史小丽打开盒子,竟然是整整一盒的钻石。她虽不懂行,也知道是珍贵无比的,应该可以还清200万的债务了。

下面怎么办?拿了钱就跑吗?王老头肯定躲在外面监视,她哪里能够跑得掉。况且,就算跑掉了,王老头既然能够给她200万让史小丽杀人,当然也能再出200万让别人杀她。跑是没地方可跑的,只能按照约定杀人。

就算杀了人被抓住,也不过是枪毙,省得自杀了!

想到这里,史小丽下定了杀人的决定,开始等待0点的到来。

屋里的几根蜡烛却先后烧完了,最后只剩下一根红色的细蜡烛。

蜡烛红色的光一闪一闪,整个屋内非常昏暗!

史小丽心想:这样也好,方便我打闷棍。

此刻的史小丽过于紧张,觉得时间非常慢,一秒秒的度日如年。

终于0点就要到了。

突然,史小丽听到了门外有清洗脚步声,似乎有个人跑过来了。她立即站起来,几步走到门口,全身颤抖的举起了粗大的铁棍。

几秒钟后,门被推开了,一个矮矮的黑影走了进来。黑影刚进屋,突然像是愣住了一样,站在原地不动了,后背对着史小丽。

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史小丽顾不上多想,挥舞铁棍一下就砸在黑影的后脑上。黑影哼了一声,轰然倒下。根据王老头的要求,史小丽又用力对准他的后脑重重砸了七八下。期间,黑影发出几声呻吟,声调很尖。

史小丽心里冒出一个念头:男人死前发出的声音,怎么同女人差不多?

眼见黑影没动静了,大量的血液流出来,史小丽瞬间害怕了。她丢下铁棍,拿起桌上放着的钻石盒子,仓皇逃出了屋子。

王老头早已不见踪影。

史小丽回到城郊结合部的破烂出租屋后,先是躲了一周时间。

她天天关注报纸和电视,看看有没有杀人的新闻。似乎就像王老头说的那样,史小丽杀人的事情似乎没人知道。报纸上没有刊登,电视上也没有介绍。可能是王老头事后赶来,将尸体处理掉了吧,没有人知道这个人被杀了。

见市面上没动静,史小丽松了一口气。第二天,她就去珠宝店出售钻石。

这批钻石一共卖出了210万元,还清赌债,还剩下10万元。

史小丽是个赌鬼,有了10万元,她自然要去赌。她又去了赌场,玩自己的最喜欢的牌九。

牌九赌博短频快,输赢可以很大。

让史小丽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短短几个小时内,史小丽就用10万元赢了100多万。

第二天,她又去同一个赌场,赢了200多万。

这两天的赌博期间,史小丽如有神助。每次赌的时候,她似乎都能预感到怎么玩才能赢,总是会做出正确的判断,几乎每把都赢。

第三天,她来了一小时就赢了50万,赌场老板实在忍不住,指责他出老千。

老板把史小丽带到厕所,让自己老婆和小姨子对她反复搜身,连胸罩和内裤都摸遍了,结果什么都没搜到。

赌场的赌徒们也说:牌九又不是扑克牌,怎么能出老千?这娘们就是运气好!

随后,史小丽开始在全国各地赌场游走。

玩十把,她最少能赢八九把,不管玩什么都会赢,这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运气。

至此,史小丽开始相信王老头说的话:杀了这个人以后,她的运气变了。

不到1个月,她已经有了几千万的身价。每到一处,她都当地最豪华的旅馆,吃最贵的宴席,买最贵的化妆品和首饰,尽量享受生活。

第2个月,大陆的赌场已经不能满足史小丽的兴趣。她又去了澳门,一家赌场接着一家赌场的赌。

传说澳门赌场贵宾厅都安装监控设备,赌场是稳赢不熟的。然而,史小丽在这里还是大赢特赢。自然,她明白不能在一头羊上褥羊毛的道理,半个月后去了新加坡,又去了马来西亚。

最后1个月,她接着拿到签证去美国之前,已经有了二三亿的财产。

在美国的赌场,史小丽又大杀四方,被誉为女赌神,财产猛增到接近10亿。

这样,3个月时间快到的时候,史小丽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女富豪。

她才26岁,就算活到80岁才死,每天也要花掉50万元才能挥霍掉10亿。

她在美国住在赌场最豪华的套房里,雇佣了10多个仆人,包括2个英俊的男司机,白天开车,晚上就是床伴。

总之,史小丽开始体验人间的各种穷奢极欲,反正有的是钱,什么都能办到。

史小丽还发现,从成为女富豪以后,几乎所有人都对她尊敬起来,面对她的都是一个个笑脸。

就是这样,她还是不满足的。史小丽可不想好运只持续100天,拥有接近10亿的财富还不够多。她希望永远幸运下去,拥有100亿甚至1000亿,成为全国甚至世界首富。

眼见3个月就要到了,史小丽想起了王老头的话。要想这种好运一直持续下去,就要准时在0点回到那间屋子,王老头会告诉她方法。

于是,根据约定,史小丽包了专机飞回了南京,又由豪车送到了东郊那家旅馆门口。

衣着华丽、满身昂贵首饰史小丽走进旅馆的时候,一切都和3个月前差不多。前台只有那个无精打采的服务员打瞌睡,整个旅馆看不到其他人。

凭借不错的记忆力,史小丽自己绕来绕去,走到了那个屋子的门口,时间恰好到了0点。

怕迟到会见不到王老头,史小丽急忙跑了几步,用力推开屋门,快速走了进去。

刚刚走了几步,史小丽一下子愣住了,站在原地发呆。

一切都非常的熟悉,同3个月前一模一样。尤其是那根快要熄灭的红色蜡烛,还是放在同一个地方,烛光光摇来摇去。

更惊讶的是,史小丽发现3个月前那个装着钻石的盒子,仍然放旁边的桌子上。

就在史小丽惊愕万分的时候,突然脑后一阵巨疼,她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随后,她感到有人用什么东西重重的砸着她头,一瞬间神志就模糊了。

顽强的求生欲望和年轻的身体,让史小丽拼命睁开眼睛,斜着眼睛去看偷袭她的人。

史小丽模模糊糊的猜测,是王老头下的毒手,将她3个月后骗来是想杀死人灭口。

然而,史小丽却看到了一个让她震惊无比的场面。

一个又矮又胖的女人,丢下了一根铁棍,捡起那和钻石,慌慌张张的逃出了屋子。在她推开大门的时候,外面的廊灯照亮了她的样子。

史小丽的呼吸已经很微弱,她仍然认出那个慌不择路的矮胖女人,竟然就是100天前的自己。一瞬间,史小丽明白了王老头所说的“永远的幸运”是怎么回事。

难怪她总是觉得对每一天都似曾相识,每次赌博都会本能选择一些能赢的东西,这么容易就能赚到10个亿。

原来,这100天已经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了。

史小丽忍不住想要笑起来。不过,她的呼吸已经停了,根本笑不出来。几秒钟后,她的眼前一片漆黑,死亡又一次来临了。

朋友们,谁想去这间房间,萨沙可以带路。

声明:

本文参考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