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姑娘我真看上了,要讨她做老婆就好了!”

原标题:“这姑娘我真看上了,要讨她做老婆就好了!”

“我家在山东青岛莱西农村,我以前没怎么出过门,就1984到1987年在外当过三年兵,后来就一直在家种地。我儿子厦门大学毕业,留在了厦门工作,结了婚生了孩子,我就跟老伴去给他带孩子。在厦门待了两年多,他工作调动又到福州来了。来福州快三年了,我们就住在旁边这个小区。我孙子5岁了,在上幼儿园,我每天接送完孙子没事干,就想在外面找个事做,既能减轻家庭负担,还能充实一下自己。要不然在这儿人生地不熟,出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那天听说这边小区招保安,我就找到保安队长,一见面他就问我:‘你当过兵?’我说当过,他说那你先过来干吧。我就这么着当上保安了,现在干了快四个月了。也有很多人来应聘,还有个人说他当了15年保安,队长说不要,老油条不好领导。队长也当过兵,他是这么说我的:‘当过兵的人好领导,工作表现肯定也好。’”

“原来在家无所事事,整天感觉昏昏沉沉,现在天天看着人来人往,我感觉很热闹很开心。出来做事我心里也踏实,比在家里待着好受多了,吃饭也能吃得进去,还能顺便锻炼身体。原来我肚子很大,最重时138斤,现在不到120斤,瘦了近20斤。干保安四个月,我还顺带着减肥了。我们这一代人啊,是在毛主席教导下长大的,当兵时有句口号:‘牺牲我一人,幸福千万人’,那工作也是这样,虽然咱头回当保安,但是也要好好干,服务好业主,让业主满意。平时业主进出个门,我就主动给他们开门,反正业主我都熟了,给他们开个门,还不是应该的?那些业主都夸我,说别的保安看到你两只手提着东西,不会给你主动开门的,要你自己掏钥匙开门,你跟那些保安不一样,你是我们见过的最好的保安。我觉得吧,我这个人一辈子没啥大作为,但把保安这个工作做好,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我服务做得好,业主对我也好,常给我递烟,我说:‘你抽你们的好烟,我抽这个就行了。’他们说:‘你抽啊,给你你就抽。’业主还常送我东西,那不八月十五有个业主就送了我一盒月饼,说他们家吃不完,非要给我吃。我说我一个保安,服务好业主是应该的。他说我感觉你这个人好,就要送给你吃。还有个女业主,每天接送两个宝宝上下学,每次骑电动车走到小区门口,我都会主动给她按开门。别人一般会说谢谢,或者点头微笑一下,她不,不看我也不说谢谢。那天她突然过来了,拿了一盒福鼎白茶,非要送给我喝。我说这怎么好意思呢?她说:‘我们家很多茶,你拿去喝了吧。我带小孩开门不方便,谢谢你常为我开门。’刚开始我不敢收,害怕犯错误,后来我专门问了领导,我们队长说:‘没事,业主对你好,说明你做得好,这是你应得的。’”

“我1965年的,读完初中就不上了,16岁开始挣工分,在村里果园干活,一百多亩的大果园,给苹果、梨树锄草施肥。那天我在看果园,她进来就去摘苹果吃,我说你干什么的?她也不理我,摘了苹果就走。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心说这姑娘真漂亮啊!后来她也来果园干活了,她那个漂亮劲儿,两条粗粗的大辫子,垂下来到屁股那儿,看着真迷人!我心想这么漂亮的姑娘,要是能讨来做媳妇该多好!总这么看着也不是办法,得想办法跟她搭上话,我一打听,才知道她的背景:她也是我们村的,她哥是我们村的村支书,她爹是我们果园林业队的队长。她在别的学校上学,所以我一直不认识她。那时她也刚不上学,她跟我同岁,虽然不一个姓,但论辈分我还要叫她姑。跟她家相比我家条件太差了,差好几个档次呢,辈分也在那儿搁着,她爹脾气又那么暴,要讨她做老婆,这怎么可能呢?

“我跟小伙伴们说:‘这姑娘我真看上了,要讨她做老婆就好了!’小伙伴们开玩笑说:‘你跟她发生关系不就成了?’我就常找机会跟她说话,说点俏皮话逗她,慢慢地终于能说上话了。我就开始往这方面靠,等时机成熟了直接跟她说:‘你长得真漂亮,咱俩能不能结婚?’她说‘那肯定不行’,直接就拒绝我了。可能她也觉得我们家庭条件相差太大,辈分也在这儿搁着呢,在当时这就算两座大山了,她爹怎么也不会同意的。她还说她有对象了,我说那我也要跟你谈。后来我手就开始不老实了,时不时摸她一下,摸她敏感部位,摸完就赶快跑。‘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她18岁那年就这样,变得特别特别漂亮。小伙伴们就撺掇我:‘你先把她干了,她肯定死心塌地跟着你。’我摸她摸得更大胆了,她也挺喜欢的,我们俩打得火热,18岁那年就在果园里发生关系了。

“过了三个月吧,她说她怀孕了,我说:‘那怎么办呢?我带你出去吧!’她哥嫂知道了,她嫂子说:‘你们结了婚我们也不认,不会跟你走这门亲。’她爹也知道了,别看她爹脾气暴,知道后没吵没闹,没吭声就把她送到外地她二姐家,她二姐又带她去医院做人流了。后来她又回果园干活了,她爹和她哥吩咐人看着我,不让我们在一起。两年后我20了,她哥是村支书嘛,就把我撵出去当兵了,我们就被‘棒打鸳鸯’拆开了。我在外当兵三年,她家没少给她介绍对象,还介绍过部队一个高大威猛帅气的排长,可条件再好她也看不上。他们以为她碰到好的就会变心,但她一直放不下我。他们以为我出去三年我们就断了,但我们怎么会说断就断呢?我当兵就在潍坊,离家也就250里地,我一年回来两趟,每次回来就为见她。每次就约在果园里见面,果园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1987年我退伍回到了村里,这时全村人都在帮我说话,凡是能跟她爹说上话的,都让他别管了,但她爹就是拗,死活也不松口。后来她爹终于发话了,说让他家拿六千块钱彩礼吧。那时工人月工资也才几十块钱,我家肯定拿不出这六千块钱啊!没办法我就跟家人去看顶神,顶神的看了以后说能成,但要在当年腊月十八结婚。当时都快农历十一月了,离腊月十八只剩一个半月多点,我说:‘这不太可能吧?关键是我家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啊,顶多能拿出来三千块钱,可这也才一半啊!’顶神的说:‘不用拿六千,拿四千就行,再借点就够了。’本来我几度想放弃,这一下又燃起了希望,家人一面凑钱,我一面去帮媒人家干活,请媒人多帮我跑跑腿。农历十一月底,她爹终于松口了,他以为我家四千也出不起,谁知道我家已经凑齐了。不管你信不信,腊月十八那天成的婚。

“我们俩同岁,23岁结的婚,现在虚岁55,过了32年了。在一起生活得久了,免不了磕磕碰碰的,我们也没少拌嘴,难听的话也说过。我一直让着她,都老夫老妻了,互相还知冷知热的,我已经挺满意了。不过我老婆不满意,她说我就是个普通人,跟我过大半辈子了,也从没大富大贵过。但我儿子挺争气的,上学时成绩很好,常被评为三好学生,老师也都很喜欢他。初中物理课老师不在,老师安排他代课,他都能上台去讲的。我们莱西两所重点高中:一中和四中,都争着要他。一中的主任还说了:‘只要你报我们一中,高中三年学费全免。’我家是种菜的,他高中省下的学费,我就买了辆三轮摩托车,种菜拉菜轻松多了。我儿子高考考了627分,往年清华北大要六百七八十分,他就没敢报,报了厦门大学。结果那年报清华的人少,清华录取线才608,他要是报清华,还真就考上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