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亲眼见证的英德舰队之间的炮战:炮击斯卡伯勒要塞

原标题:我第一次亲眼见证的英德舰队之间的炮战:炮击斯卡伯勒要塞

乔治·冯·哈瑟中校,德国海军中的炮术专家。他以战列巡洋舰德弗林格号第一枪炮官的身份,参与了 斯卡格拉克战役(德国人对于 日德兰海战的称谓)

乔治·冯·哈瑟中校,德国海军中的炮术专家。他以战列巡洋舰德弗林格号第一枪炮官的身份,参与了 斯卡格拉克战役(德国人对于 日德兰海战的称谓)

1914 年12 月15 日,我第一次亲眼见证了英德舰队之间的交战。当天,我们的战列巡洋舰炮击了一座英国要塞港口斯卡伯勒。当时我正身处一艘战列舰上,只能无奈地对汉堡号巡洋舰在黎明时击沉一艘驱逐舰的战果,表示满意。差不多就在同一时间,我们遇到了在基尔周期间结识的老朋友。尽管基于明显的原因,此事迄今一直未公开。

德国军舰手足无措,只能猜测着,找了两个字母,也用莫尔斯码作为回应。

英国人最后还是识破了我军的身份,立即开火,随后也遭到我军的反击。然而狂暴的大海使得双方的射击完全归于无效。猛烈的海风很快令双方失去了目视接触。

没过多久,沃伦德将军卸任第2战列舰中队指挥官的职务,转而到岸上服役。我不太清楚,这次调职是否与他放跑了我军的轻型巡洋舰有关。而这竟是他唯一的一次赢得胜利的机会。1916年,我从一则英国情报部门的无线电通讯中获悉,沃伦德将军在指挥一个海军基地期间,逝世。

德国战列巡洋舰对英国海岸的下一次炮击行动,是在1916年4月25日。这一次,我身处德国最强大的战列巡洋舰德弗林格号上。作为该舰的第一枪炮官,我的职责就是将大炮对准洛斯托夫特和大雅茅斯的港口。

一旦我军的炮击行动开始,2艘英军的小型巡洋舰就带着大约20艘驱逐舰,从洛斯托夫特港内冲了出来。双方舰队之间的交战很快就开始了。对港口的炮击只能暂停。很快,一艘巡洋舰就被打得起火,另有2艘驱逐舰被击沉。我们本可以轻易地击沉更多的敌舰。然而不幸的是,交战只持续了几分钟就中断了。因为部署在我们南部侧翼的巡洋舰传来报告称,一支强大的敌军舰队正在赶来。但是这份报告很快就被证明是错误的。在我们将要返航之际,还有一架英军飞机赶来助阵。但它遭到了我军高射炮火的猛烈攻击。随后从英国报纸上传来的消息显示,飞行员身受重伤,但还是及时抵达海岸并安全降落。对于这样的战果,我们很难说有多满意。

这种对英国海岸目标的小规模突袭,其意义仅限于增进我们的作战经验。但我永远都会记得我们从黎明时分的蒙蒙灰雾中看到英国海岸线的那一刻。我们还能清楚地辨识出洛斯托夫特和大雅茅斯的港口的细节,看清楚炮弹落下时掀起的火光。在威斯巴登号巡洋舰上服役的高夫·福克,在其日记中记载了此次作战行动。在后来的斯卡格拉克战役中,此人随舰战殁。他的日记后来结集出版。书的名字叫作《北海》。其中关于此次作战行动,他有着诗意般的描述:

“时至中午,我们扬帆待发。全体船员都已获悉,我们即将对英国海岸实施突袭。这是我们迎来的又一个庄严时刻。这是一支威武的舰队,代表了一个世界强国与死神的殊死搏斗。在这场斗争中,我们只是一群诱饵,负责将猎物引出。而真正的猎手则是诸如吕佐、塞德利茨和德弗林格。甚至巨大的灰色鱼雷艇,也只是这些巨舰的猎犬。要当心!约翰牛!要当心!德国人的愤怒与彪悍,都将降临到你们的头上。”

“脚下的战舰在轰鸣。向外眺望,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德国的战舰,如同满腔怒火的猎人与猎犬。在我们的前方,大海似乎变得更蓝,浪涌似乎变得更高,甚至浪花都变得更白。多少波涛被我们抛诸脑后。”

“天色渐晚!我们一头扎进冷酷的黑暗之中。头顶的星光隐约可见。不多久,前方射出了一束探照灯的光芒。驱逐舰几乎难以辨识,但是它们身后留下的白色艉迹出卖了自己。”

“所有的船只都变成了喷发着的火山。一个愤怒的巨人正在发泄它的怒火。所有古老的神祇都前来为我们助阵。这里是诸神的黄昏中的瓦尔哈拉神殿!”

本文摘自《海战事典004:回忆日德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