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关键时刻,优客工场、省广集团疑似“数据打架”,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标题:IPO关键时刻,优客工场、省广集团疑似“数据打架”,到底发生了什么?

“懦夫从不启程,弱者死于路中,只剩我们前行,一步都不能停”。

这是优客创始人毛大庆翻译的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的自传《鞋狗》中,一句经典语录。

现如今,这句话正在变成现实。

2019年,是共享办公行业的寒冬。这一年,“共享办公鼻祖”WeWork先后经历上市折戟和估值腰斩,WeWork估值从年初的470亿美元跌至70亿美元。

WeWork的上市失败和估值滑铁卢,把整个共享办公行业带入低潮。在这样背景下,代表中国共享办公行业市场信心的优客工场站了出来。

2019年年底,优客工场向纽交所提交了IPO申请。

作为中国共享办公行业的独角兽,优客工场拥有着行业内最高估值和最大市场份额,规模效应和头部优势明显。

看到这样数据,不禁让人发问,在行业寒冬大背景下,优客工场到底是逆市成长的一枝独秀,还是另有隐情?

数据不会说谎,我们能从优客工场招股说明书中找到答案。

在优客工场的招股书中,优客工场的收入包括三个来源,分别是会员服务、市场和品牌服务、其他服务。

下面两张图表,第一张是优客工场净收入的原文图表,第二张是据其数据制作的可视化视图。

优客工场招股说明书净收入截图

优客工场营收结构对比图

在2019年三季度以前,优客工场的主要业务还是依靠“会费”,到2019年三季度时,优客工场的营销服务收入开始占据“半壁江山”,其中,8.75亿元的净收入中,依靠会员的收入为4.20亿元,依靠营销的收入为4.03亿元。

所谓会员服务,是优客工场向入驻的企业收取一定费用后,为其提供一定的资源和服务,包括租金以及其他增值服务。

而营销服务收入主要来自其数字整合营销服务的子公司省广众烁。

优客工场的营销服务,是如何做到在短时间内迅速爆发的?

在优客工场招股说明书的风险提示中,可以找到答案:

优客工场招股说明书给出的解释

(优客工场营销和品牌服务净收入,主要来自于“省广众烁”提供的集成品牌服务和在线定向营销服务。)

在不考虑中美会计准则差异的前提下(影响并不大),可以把省广众烁带来的营业收入,直接当做优客工场的营业收入。

省广众烁是优客工场在2018年12月从省广集团收购过来的一数字营销服务供应商,优客工场对省广众烁持股比例达51%,省广集团持股30%。

优客工场通过子公司控股省广众烁,来源:企查查

省广集团对省广众烁的持股比例降至30%,来源:省广集团2018年财报

按理来说,这两家的交易,不过是一正常的股权交易,没啥值得大肆渲染的地方。

不过,随着两家公司财报先后公布,发现事情并没这么简单。

根据优客工场的招股说明书,省广众烁在2019年前三季度为优客工场带来了超4亿的营收该项营收占优客工场总营收的46.1%。

优客工场招股说明书中营销和品牌服务占净收入比重

我们再来看下省广集团这边公布的数据。

省广集团虽未公布2019年三季度关于控股股东的经营情况,但在2019年半年报中公布了相关数据,2019年省广众烁的半年度营业收入为1.76亿元。

省广众烁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来源:省广集团半年度财报

也就是说,省广众烁在2019年7、8、9月这三个月的时间内创造出了2.26亿的营业收入,7-9月3个月的业绩,是其上半年收入的1.28倍。

省广众烁过往的业绩,也会出现这样的突然大爆发吗?

我们不妨来看看省广集团的数据。

省广集团的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省广众烁的营收为2200多万,净利润亏损20多万。2017年的年报数据显示,省广众烁营收为6800多万,净利润为1000万出头。

省广众烁2018上半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情况,A为营业收入,B为净利润,单位:元,来源:省广集团2018上半年财报

省广众烁2017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情况,A为营业收入,B为净利润,单位:元,来源:省广集团2017年财报

省广集团是广东省国资委控股的广告传媒公司。

截至2019年三季度,省广集团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80亿,其中省广众烁对省广集团业绩的影响微乎其微。

针对三季度的业绩“爆发式”增长, 省广集团的相关人士表示,省广集团目前暂不掌握省广众烁的最新业绩情况,故对此事无法做出回应。

优客工场的相关人士也表示,目前优客工场正处于上市缄默期,暂不能做出任何回应。

钉着中国共享办公行业最大独角兽的光环,优客工场此前已经历数轮融资,根据投资界数据显示,优客工场从2015年以来,前后总共参与14轮融资,投资方阵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中投汉富、创新工场等诸多国内顶级投资机构。

根据第三方估值情况,到2019年9月份,优客工场的普通股公允值约为45.9元/股。优客工场累计发行了1.31亿股普通股,按此计算,优客工场整体市场估值约为60亿元,约合8.6亿美元。

在全球行业龙头WeWork,2019年上半年收入约15亿美元,估值从年初的470亿美元跌至70亿美元后,覆巢之下,优客工场如果要维持乃至不断推高自身的估值,客观上需要更多的营收支持。

2019年,优客工场频频收购营销推广相关的公司。除了收购省广众烁外,还先后收购了新疆新优众营销有限公司(占股100%)和厚璞睿丰(北京)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占股51%)。

媒体36氪援引业内人士观点称,优客工场花费高额成本收购广告公司,并依赖它们带来高净收入,但这部分净收入并非公司原有业务所带来的,水份颇大,相当于是在“买流水”。

此外,优客工场的现金储备也有可能使其有快速冲击上市的动机。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优客工场总计有2340万美元的现金和等价物,以及1100万美元的短期投资。优客工场能够使用的现金储备仅有3440万美元。

而在2019年的前9个月中,优客工场的运营花费了3240万美元。

© THE END

本文由严肃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lstt2017

/

文 | 富姐 ♀

联系作者:xsbxms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