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梵高、达芬奇…你错的太离谱,真相颠覆了你的认知

原标题:关于梵高、达芬奇…你错的太离谱,真相颠覆了你的认知

懂美

我们在欣赏名画作品时,常常会想当然地调动之前接触到的“背景知识”进行理解。

然而,这些固有认知在很多情况下是错误的。我们所认为的图像含义未必是作者的真实意图,艺术家的风格也未必是唯一固定的。

01

梵高画的居然是“圣经”?

Cafe Terrace At Night,Vincent Van Gogh

《夜色咖啡厅》是梵高一幅著名的油画作品。

然而与我们通常的理解不同,它不仅仅一幅是描绘普通夜色街景的风景画,而很可能是一幅具有宗教象征意味的作品。 许多专家推测,该作品实际上梵高对达芬奇《最后的晚餐》的视觉再现。由于牧师之子梵高是一位虔诚的宗教人士,因此相信他会将某些宗教意象纳入艺术作品并不牵强。

The Last Supper ,Leonardo da Vinci

《夜色咖啡厅》描绘了一个咖啡馆的简单场景,里面坐着12个人,其中一个阴影人物从视线中滑了出来。站立的中心人物衣着白色,其他人则衣着红色或黑色。据推测白衣人物代表耶稣,阴影人物代表犹大。该理论得到了许多学者的支持,虽然尚未得到证实。

02

拿破仑骑的其实是“驴”?

Napoleon Crossing the Saint Bernard Pass in the Alps,Jacques-Louis David,1801-1805

19世纪初,法国画家雅克-路易·大卫受委托创作出系列油画作品《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表现出拿破仑大帝越过大圣伯纳德山口时的理想化情景。

画中的拿破仑骑在直立的烈马背上,身上的披风随风飘动。他神情坚定勇敢,右手指向山峰顶端,极具英雄主义气势。

Napoleon Crossing the Alps ,Paul Delaroche,1848

然而,这副肖像画其实只是象征性的理想表现,与现实的状况相差甚远。实际上,当时拿破仑骑的并不是马,而是驴。

因为要穿越雪山,驴的抗寒性和持久力都比马强。

在保罗·德拉罗什的画作中,拿破仑衣衫不整,他没有披红色斗篷,而是穿了一件皱巴巴的灰色风衣。这位伟人左手置于鞍座,右手习惯性地插在胸前衣服里(拿破仑患有胃病,因此常用手按着胃部)。三角帽确实戴着一顶,但却耷拉着,显得萎靡不振。

比照“摆拍”和“偷拍”两个版本,我们发现大卫的拿破仑有着古希腊雕像般的凛然,而德拉罗什的拿破仑则有一种旁人轻易便能洞见的疲惫和憔悴。

当然,无论是不是被神化,都无损我们对拿破仑的历史评判。一个显得有些萎靡的伟人,会因其真实而更有感染力。一幅作品的力量,也并不总是源自其器宇轩昂的表象。

03

秋千背后还有“性”隐喻?

The Swing,Jean-Honore Fragonard

这幅著名的洛可可式油画,被称为“秋千上的快乐”,无疑是一个热闹而愉悦的形象。它甚至成功地短暂出现在了迪士尼的《冰雪奇缘》中。

但是,弗拉戈纳德的这副作品其实具有比迪士尼更为成熟的含义——这幅精美的艺术品是关于性的。

这幅画描绘了一个年轻女子在浪漫的花园里荡秋千,享受着年轻恋人的陪伴。图像上就会挤满玫瑰花丛,在洛可可艺术中,玫瑰花丛是女性性行为的经典象征。

而且,年轻的情人把帽子伸进了灌木丛。 在那时,画家经常用男人的帽子来掩盖勃起。因此,灌木丛中的帽子是一个漂亮的低调双关语。另一个线索是女人的鞋子,在她的摇摆动作中被扔掉了。裸露的脚踝与性欲之间也具有传统的,长期的联系。

The Love Letter,François Boucher

尽管《秋千》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但我们还是希望有人在我们开始在儿童电影中播放该故事之前,已经教过我们背后的故事。

04

达利创作灵感来源是奶酪?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Salvador Dali

《记忆的永恒》,俗称“融化时钟”,是我们都知道的超现实主义绘画作品。

它的受欢迎程度如此之大,以至在卡通片《辛普森一家》中露面。

虽然达利的作品广受欢迎,但在这幅画作刚刚被发现的1932年甚至是现在,它一直都受到许多艺术评论家甚至是普通观众的误解。

许多人认为,画中柔软的怀表代表了我们的观念以及时间和空间的流动性和延展性。这种解释导致人们相信达利对相对论具有爱因斯坦水平的理解。

然而,当达利本人被问及为什么选择这样表现著名的钟表时,这位画家回答说,他受到了“卡门培尔奶酪在阳光下融化”形象的启发。

这确实不是我们所期望的,但仍然非常符合达利的风格。

05

达芬奇:飞行器?你想多了 ?

Project for flapping-wing machine,Leonardo Da Vinci, 1452-1519

现在我们看到的许多材料都说莱奥纳多·达芬奇企图在手稿中计划制作一架“飞行器”(flying machine)。 然而我们若翻阅一下他的笔记,却找不到这种说法的痕迹。达芬奇想要制作的是一只“会飞的鸟”。

在这位大师关于那只鸟能飞的语言中,他流露出得意洋洋的语气。其实,这位伟大的艺术家只是一位幻梦的创造者,而并非科学的预言家。正如当达芬奇住在梵蒂冈时与一位制镜人发生口角,他便给驯养的一只蜥蜴贴上翅膀和一撮小胡子,做成一条“龙”的样子来吓唬来访客人。

06

是反叛?其实是对传统致敬

Luncheon On The Grass,Edouard Manet,1863

如今的普遍观念认为:“尽管未被大众接受,女性裸体在古典艺术中越来越普遍,并逐渐成为艺术家控诉社会不公、摆脱传统束缚、追求人性平等与女性解放的象征。”马奈的这幅《草地上的午餐》便是这种观念的典型代表。

然而,在西方古典绘画中,这种两名男子和裸体女子一起野餐的场景其实十分常见。比如文艺复兴时期,乔尔乔内或提香的作品《田园音乐会》。此外,《草地午餐会》的构图完全模仿了《巴黎审判》中希腊神话的一幕,右下角三个人物的姿势(两个河神和一个水仙女)。

可见,马奈的这副作品在很大程度上是对古典艺术作品的致敬,并且体现了作者迎合学院派传统规则的愿望。然而当这件作品被提交给1863年巴黎沙龙评审团时,却立即引起了广泛的笑声和批评。马奈本人也感到自己的作品被完全误解了。

Giorgione and/or Titian, The Pastoral Concert,1509

Marcantonio Raimondi, “The Judgment of Paris” , ca.1510–20

07

明明画的魔鬼,你们却说是农民?

“让-弗朗索瓦·米勒,19世纪法国以表现农民题材著称的现实主义画家、巴比松派画家。以乡村风俗画中感人的人性在画坛闻名。”

——来自百度百科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The Sower, Jean-François Millet,1850

Preparing the Soil

Parable of the Tares

The Devil Sowing,Millet, 1848-1852

T·J·克拉克便认为这个“播种者”并不是在田里种下麦子的农夫,而是那个洒下稗子,象征恶魔的仇敌。罗伯特·L·赫伯特认为这件作品的起因是非常个人的因素:都市生活及米勒主动与家庭的隔绝造成了他内心的自责。

08

是同情还是怀旧?

The Gleaners ,Millet,1857

“整个画面安静而又庄重,牧歌式地传达了米勒对农民艰难生活的深刻同情和米勒对农村生活的挚爱。”

——来自百度百科

划重点---其实这幅画与农民艰难生活并无关系。这个场景来自西方艺术中常见主题——《圣经》里“路得和博阿斯”的故事。

(犹大伯利恒灾荒时,路德到远亲博阿斯的土地上拾穗,遇到博阿斯。博阿斯说“女儿啊,不要在别人田里拾取麦穗,也不要离开这里,要常与我使女们在一处”,路得说“我的主啊,愿在你眼前蒙恩,我虽然不及你一个使女,你还用慈爱的话安慰我的心”。最终,路得与博阿斯成婚,并得到了神的宽恕。)

Ruth and Boaz: Summer,Nicholas Poussin,1660-1664

The Recall of the Gleaners,Jules Breton, 1859

该主题的选择很大程度上来自艺术史的传统,其意义可能为对伟大作品的致敬、对宗教的虔诚、抑或是单纯的季节表现,但绝非是表现现实劳动人民。

此外,《拾穗者》中平原上的收割场面和无数巨大的草垛有别于当时法国农村现代化的生产方式。当时的巴比松并不是一个古典的田园牧歌之地,而是法国现代化的阵痛之地。

在工业革命的黄金时期,小农经济向农业资本主义转变,距米勒居所不远便有一个工业化的大型农场。罗伯特 L. 赫伯特认为,米勒对田园风光的描绘体现了他对城市工业变迁的恐惧,对过去美好家园的怀旧之情。

The Lint Weeders,Émile Claus, 1887

09

表现“农民苦难”的库尔贝?

The Stonebreakers,Gustave Courbet, 1849

The Grain Sifters,Gustave Courbet, 1854

“居斯塔夫·库尔贝, 法国画家,现实主义美术的代表。代表作《奥尔南午饭后的休息》、《采石工人》,采用纪念碑式的构图,描绘平民的日常生活,表现了人民的苦难,虽受到保守势力的猛烈攻击,却获得社会舆论的广泛支持。”

——来自百度百科

然而,这些看法限制了我们对于一位画家的全面认知,其实库尔贝还画了其他风格的作品。

比如,这种:

The Young Ladies on the Banks of the Seine,Courbet,1856

还有这种……

The Bathers,Courbet,1853

这些画作的年代相差并不远,因此它们并不是不同风格的演变,而是同一时期画家的表现。由此可见,我们印象中那个天真地描绘现实农民辛勤劳作的画家,其实并不存在。

10

要砍死孩子的残忍老母亲?

Nature Forging A Baby,From Le Roman De La Rose

这幅画很少被人知道,它来自纪尧姆·德·洛里斯(Guillaume de Lorris)和让·德·米恩(Jean de Meun)的一本13世纪的手稿。

这幅画清楚地显示了一个女人用锤子敲打一个看上去像死人的婴儿。但是,正如标题所暗示的那样, 这名女子实际上是在通过用锤子和铁砧创造孩子来履行自己的职责。的确,中世纪手稿的许多插图就是这样奇怪。

这些神奇而有趣的误解虽然在某种程度上遗憾地错过了画家的真实构思,但也创造出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很多时候,观众会不由自主地专注于作品的某一方面,或认为艺术品具有比图像表面更深层次的意义,尤其是在不熟悉创作背景的情况下。

当在这些误解被逐层揭露的同时,不禁也引起我们对于图像心理学以及人类视觉理解习惯的思考。

参考文献:

盛葳:《历史的错位 让-弗朗索瓦·米勒研究》,天津 :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年

【英】贡布里希:《艺术与错觉:图画再现的心理学研究》,杨成凯等译,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2年

https://listverse.com/2018/07/01/10-widely-misinterpreted-artwork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