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垃圾?垃圾分类也有经济价值!

原标题:你是什么垃圾?垃圾分类也有经济价值!

主持人

商维:兰心社联合创始人

陈婧婧:兰心社联合创始人

嘉宾

林小仙 :小仙炖创始人

桂博文 :小黄狗联合创始人兼CEO

倪 聪:妙健康市场合伙人

高 昂:亿欧大健康总裁

#创业者的B面# 每到岁末年初,都会掀起一阵总结的热潮。谈到#2019做过最有意义的事# 有人说是遇到一群有意思的人,让自己的生活充满趣味;有人说开始了早睡早起,坚持运动打卡,生活变得更健康;你的2019年留下了那些特殊回忆?

健康科技公司@妙健康与@兰心社共同发起了#创业者的B面#饭局,聚焦创业者在创业、职场中面临的各种难题,与同行者围炉夜聊,一起谈谈在创业、职场中面临的各种难题,共同开启一场创业者之间的碰撞之旅。

商维:大家好,欢迎来到由妙健康和PH兰心社联合发起的,创业者走心饭局,创业者的B面。我是主持人商维,也是PH兰心社的联合创始人。这个是我的合伙人小飘。

小飘:大家好,我是小飘。欢迎来到本期节目,创业路上记得关怀自己。

商维:今天我们请到了四位嘉宾,其中有一位是我们的特别来宾,他就是妙健康的市场合伙人倪聪。首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倪聪:大家好,我是妙健康的市场合伙人,我叫倪聪。妙健康是以健康行为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健康科技公司。那在后面我们沟通的聊天的过程中,我会慢慢的在有些地方,把公司具体我们是干什么的告诉大家,那现在我就只是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林小仙:我叫林小仙,是小仙炖的创始人。小仙炖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我们是为了让这种简单方便的滋补方式,然后能够去滋养更多的人。所以我自己是在小仙炖里面是做产品研发,产品生产,以及我们整个供应链的管理和投资。

桂博文:我是小黄狗环保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和CEO,桂博文。我们是一家致力于智能的垃圾分类的回收公司,主营业务是以智能垃圾分类箱切入社区,服务大众用户,通过帮助用户去进行垃圾分类,能够提升我们整个的回收效率。

高昂:谢谢主持人我是高昂,来自亿欧公司,是亿欧公司的合伙人。亿欧是一家科技与产业创新服务平台,我们致力于去推动科技在产业里面创新落地的这样一个,第三方的服务机构。那么我们希望通过借助内容的一个力量,通过我们的知识,去帮助科技在产业里面能够有更快速度的这样一个落地的应用。

实际上我们有一个小小的愿景,就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让科技更普惠。同时,我也是亿欧大健康的总裁,亿欧大健康是属于亿欧的一部分,是专门关注大健康领域的一个独立的子公司。我们除了关注创业者的健康之外,我们也关注整个新的技术与创新,在给大健康产业带来变革的这样的一个角度。谢谢!

商维:其实我也很想听一听你们的创业者的故事,就比如,当初你们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让你们开始了创业这条路,我觉得聪哥你可以先讲一讲,怎么就开始了创业这条路呢?

倪聪:我其实早年是在互联网公司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服务于比如说像搜狐、人人、完美这样的上市公司。那段时间我自己创业,其实做了几个项目,第一个项目其实是跟健康有关系的,但是那个时候在整个健康的数据连接上,没有像在2014年妙健康做的时候这么成熟,做了一年多的时间就放弃了。

第二个,我自己的创业项目是跟别人做的一个创业电商,就是跨境电商。我们专注一个方向,就是介于古董跟旧货之间的,我们定义为老货,就是古董100年以上。但是比如说五六十年代出来的东西,比如说tiffany出来的项链,是奥黛丽赫本用过的,我们想把海外的这些东西弄到国内来卖。后来发现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说在整个产业链上,这个项目是有巨大的资金压力的,所以没有做下去。

后来我自己的创业项目失败的时候,我在考虑,我要重新回归职业经理人这个方向。因为我创业之前,最后服务的是游戏行业,所以有很多游戏公司来找我,然后我拿到两家公司的offer。但我始终觉得是说,如果我重回职业经理人这条道路的时候,还是能跟健康有关系。

所以就机缘巧合的机会,见到了我们的CEO孔总,然后我们聊的还是蛮投缘的,于是我就加入了妙健康。然后加入一年之后,就变成了妙健康的合伙人之一,主要还是负责市场营销这个模块。

林小仙:那经历这个过程中,是什么东西让你还可以继续持续地去追寻你这个创业的这个梦想?是什么让你可以继续坚持这么一条路呢?

倪聪:可能跟人生的阶段有关系,就是二十多岁的时候,你可能追求的是说一些更加快速的一些,或者叫更加贴合这个时代的前沿的这种,比如说我那个时候是二十多岁,我可能就看到这个领域最繁荣的这个时候就加入进去了。那等我创业一段时间,为什么会选择健康这个领域?

其实我觉得到了一定的岁数之后,我考虑的是说,我能够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因为健康领域,高昂是知道的,健康领域这些公司,其实变现就是非常慢的,那我就希望是说,我通过加入这种初创的公司,也是希望说在这个领域上,能够去实现一些自己的人生价值,而且职位、待遇,肯定都还很好。

小仙:我们这5年,前3年一直在坚持研发产品,其实我完全不懂做机械设备,做食品生产,一点一点地研究,你剩下的东西就是坚持勇敢地去干。

桂博文:其实我创业是一个蛮顺其自然的过程。我是学计算机,就是信息技术出身的,之前在国外毕业之后,国内的一家跨境电商的公司,刚刚开始做,就把我挖回来了。后来在电商公司做了一年多的时间,我发现,就是,其实电商快速发展,带来了快递行业的高速发展。所以我就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去做。

高昂:我听下来其实挺有感触的,我觉得其实创业者为什么会创业?其实一个是来源于对现状的不满意,一个是来源于对自己的高要求,所以我其实第一次创业就是这样来的。

那我跟聪叔一样,也是之前有过两次不太成功的创业经历,而且很巧的是,我第二次也是跨境电商。我的点还不太一样,因为我是从国内到国外,当时没有选择本专业的工作,去了一家咨询公司。

咨询公司做了几年之后,我发现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太依靠于人的行业,它会变得不可控、不标准化。于是就在这个体系内进行了第一次创业,做到一段时间,因为当时我们服务的企业都是很传统的一些企业,我最主要的出资人,跟我在后面企业发展的方向上面,有了一些比较大的分歧,所以当时也是选择了自己的退出。

退出之后也就发现了跨境电商的这个机会在,而我一直是觉得,在传统咨询圈子里面,它跟互联网和最新的这些创新的东西,是有很大的脱节的,所以我想自己投身到这里面,就选择这领域。但我的角度是从国内到国外,那时候正好刚提一带一路,然后我就把国内比较好的一些东西,转移到相当于中亚那边。

商维:想听听其他的嘉宾,你们的公司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你们是怎么扛过来的?

小仙:在16年底的时候,我们公司那个时候到年底盘点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在的账目上已经在亏损了,然后我们的负债已经有500多万。但是面临着马上就要放假了,我没有任何资金进来,因为那个时候创业三年,我已经把我能抵押的房子,能抵押的车,能贷的信用卡都已经贷完了,打了一圈的电话,我们俩一分钱没借到。

最后就是有一个银行,然后给我们发了一张30多万的信用卡。我拿到30万之后,我们再把我们手上所有信用卡再加起来盘算了一下,最后刷出来50万,然后把原来所有员工的工资结了。

倪聪:雪中送碳不易,锦上添花容易

桂博文:其实不都说嘛,我们曾渴望人生的波澜,到最后发现,其实人生当中最美好的风景,是来自内心的淡定、从容。我觉得创业其实,我不知道对大家的改变,其实人是很骄傲的。但是创业的这些年,让我学得特别的敬畏,但是又让我变得更加的勇敢,就像您刚才说的。

高昂:就是创业其实最大的价值在于对自己的一个打磨。我其实很羡慕,我羡慕小仙、羡慕Anna,就是你们可以在这个事情上一直坚持下去。

其实我之前两次都是面临你不得不选择去停止,这里面最难的就是你每天都要做很多的选择,这个选择很有可能就是两个反方向的路,但是你还需要在非常短的时间里面去给予自己角色,并且坚持自己的道路去走。

这两次叫停,我自己认为它也是很勇敢的一个行为。因为放弃其实有的时候不比坚持要容易。但是当你去理性去面对这个事情本身,其实说实话,你坚持下去是因为你有这个执着和梦想在,你放弃也是因为心中是有坚持。

所以当我发现这个事情到一个我无法改变的现状的时候,那我及时叫停,我会去进行其他的,或者说为自己的或者去做打算。我感觉你必须是要有一个你的初心,还有说你的情怀所在之处,它才能支撑你继续往下走。

商维:真的特别棒,我觉得听完高总这个故事,放弃不见得比选择坚持更容易,可能是件更难的事情。那聊完高总的故事,我们来听一听聪哥这边,聪哥应该故事也是蛮丰富的。

倪聪:我觉得刚才你说的那个创业选择上,其实我还是说妙健康,在16年第一笔融资到达之前的时候,我们去参加当时的移动健康的大会上,没有一个分类叫健康管理。什么医疗的有,药品的有,帮助医院做信息化的有,没有人在乎健康管理这件事情。

刚开始其实整个管理团队,包括我们其实是老板每半年会拉着核心团队到一个封闭的地方开三天会,去探讨我们这个时候的战略有没有问题,我们坚持的方向有没有问题。所以昂哥知道,在15年、16年的时候,做什么的特别多?做单一病种特别多。

然后无数人都在给我们的团队的人,包括给我们的CEO在说,你要做垂直的行业,你不能做健康管理的大平台,你要做垂直平台,你单一病种啊,什么糖尿病、高血压,这人群现成的嘛。

什么叫健康管理?国内没有人知道,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就在思考,什么叫健康管理?这么多年其实在这个赛道,目前来说,就到我们今天这个体量的话,近十个亿融资的时候,就有人开始抄我们了。

我们面临的问题一开始是孤独,现在我们做舆情监控的时候,又有一篇稿子提到我们了。我打开一看,其实从头到尾跟我们没关系,在说别人的商业模式,跟妙健康怎么这么像,其实他们做的这个地方是这样做的,我们是那么做的,竞争对手就开始出来了。

那其实对于我们来说,老大也说,我们这条路没有选错。而且我们的投资人看得非常清楚,就是说这个赛道,其实是需要这样的公司品牌。开始真的是很孤独,就整个团队都在想,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团队自己也会想说,我们要不要做一个单一病种。因为人在这,研发在这,换一个方向马上就走另外一条路了,慢慢你跑出来了你就发现,一开始孤独是值得的。

桂博文:你们最开始的时候,在定方向的时候,是团队一块定的还是老板定?

倪聪:其实是老板给的方向,但我们每次关起门来,就会去讨论这些事情。我们闭门会也会讨论说,我们要不要换一个方向。就是我们在这条路上会微调,但是其实大的方向是没有变过的,这4到5年的时间里。

因为健康管理在中国来说,其实这个行业很奇怪,就是民间讲按摩的、SPA都叫健康管理,做减肥的叫健康管理。但其实健康管理是分段的一个范畴,整个人他在整个生命周期里面的话,只有三种因素对你的生命是有直接性的影响。

第一个就是基因,第二种叫生活方式,就这人天天熬夜、喝大酒、抽烟,肯定这个人的风险就比别人高。第三个就是医疗条件。基因很多人在做,就医每一个人都有碰到,我们知道有无数个公司在创业的时候,希望去给医院做信息化,也希望去打通医院的信息化,所以我们其实挑了中间的健康管理,就是我能够知道我来改变你的生活习惯,或者我来给你做生活习惯提示。

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案例,日本有保险公司做了一个很小的测试,给他的高净值的保户打电话,打电话会问几个问题,有没有吃早饭,有没有喝大酒。就是生活常识问题,他也不需要你回答,你回答完就记一下,他也不会告诉你什么好什么不好,然后他通过一年的跟踪发现,被打电话的比没有被打电话的健康状态好,这其实是心理暗示。

他跟你说完,你就想睡的太晚了要改一下,你后面这一个月调整一下。但是随着事情越来越多,你可能又忙起来了,生活又不规律了。没关系,第二个电话又来了,我们是把这套逻辑放到我们健康管理里了。

这个其实是把我们一些有趣的健康的小知识变成了漫画的形式放到这个书里面。而且我们会有一些比较有趣的方式,来介绍我们内容,介绍雾霾对于肺的影响,其实到后面的时候,为了让这个书有意思,我们就画了用肺的形状画了一个迷宫。然后你深吸一口气拿个笔,你就走出来了。如果这口气呼完了之后,你发现走不出来只有两个问题,要么是肺有问题,要么是脑子有问题。这样的方式,让健康的知识变得更有意思。

商维:看到你刚才说的漫画,其实我们更多的是触发到C端用户感受,就是能指导他的日常生活。但其实我们知道,现在妙健康最有名的地方在于,很多企业都知道它。比如企业的HR或者与健康相关的薪酬福利相关的这些部门,都会来妙健康。

倪聪:其实我们主营业主是To B的,创业的时候首先第一条是,我们坚持健康管理这个方向。第二件事情是,我们找付费方。因为健康管理这个领域谁来花钱呢?谁来买单?

有4种用户群体,其实应该有5种。第一种是很自律的人,他自己就在意自己的健康,这种人比较少,那我们所说的常规的四种用户,一个高净值用户,他真的很有钱,他会有一个团队,甚至他有一些很高端的、专门做高端服务的人会来服务他,他有这个意识,他甚至有可能有家庭医生。

然后剩下的三个都是机构性质的,第一个是政府,在2030这个纲要出来之后就会发现,政府是希望从解决大家看病的问题慢慢转变成,解决大家不生病的问题,就少生病的问题,因为医保的压力会非常的大,现在在往健康管理上转,这个其实对于我们公司是有巨大的优势。

第二个付费方保险公司,我一直在调侃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是除了你的家人以外是最不希望你生病的。你生病他要赔钱,所以他是最不希望你生病。

第三种企业,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包括国家有倡议,企业要为员工的健康来服务。我们在帮助城市做健康城市,包括健康苏州,包括健康杭州,其实我们一直在跟阿里一起帮助政府做一些基础的服务。

我的资方里面有两家保险公司,阳光跟太平洋保险,这是国内比较好的两个保险公司。然后企业方,我们服务过万科,我们服务过很多这种大型的企业,我们会用一套系统来帮助他管理员工健康,给大家风险提示这样的方式。其实我们第一是坚持了方向,第二我们很幸运,我们找到了付费方。

商维 :其实所有的不管是做2B也好2C也好,产品的用户体验是最关键的。那我觉得你可以讲讲,你们现在主要在怎么做?怎么让你的2C用户更喜欢用你们的产品,去进行这样一个垃圾的回收?

桂博文:其实做垃圾分类这件事情我们发现一个问题,并不是广大的居民他不想去做垃圾分类,而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去做垃圾分类,他们不懂。在前期很多人做了垃圾分类之后,最后的清运又是所有的东西分在一起去清运,让这些居民们觉得做无用功。

其实我们刚开始切入市场是非常简单的,我们在社区里面摆放自己的智能垃圾分类箱,用户直接投递可回收物品的是可以变现的,而且它是自动分类的,因为我们后台有大数据平台,在满箱的时候会有提示,那么看到满箱的时候就会有清运人员及时去清运。

在大数据里面我们发现其实30多岁的人是最多的。而且我们发现一件事情就是小手牵大手是最有用的推广方式,就是你会发现孩子们对于垃圾分类这件事情的热情是非常高的。我们大概去年一年时间一共面对了20万的学生做了垃圾分类的教育,这是公益性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在全国33个城市接近一万个社区,服务了大概2000多万的用户。

其实我们发现随着垃圾分类概念的普及,用户做垃圾分类的精准度也在明显的提升。但是也确实发现了不同城市的人的素质是不一样的。

当然现在直接立法强行执行的只有上海,但杭州前段时间也出了一个非常严格的法律法规,但是每个地区还不太一样。你们知道上海的垃圾分类是分哪四类吧,所以每一个地方不一样,还有的三四线城市现在是三分类。

所以呢其实全国的进度是不一样的,也都在探索,你说什么才是真正完善的垃圾分类的商业模式,我觉得现在很难去讲,它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一定要有企业去做这方面的探索。

倪聪:我在来妙健康之前其实跟创投圈的人聊过,因为可回收它是有经济利益的,餐余的垃圾其实更多的是社会贡献,但是人日常垃圾、餐余的垃圾会多于可回收。那这样其实对于你的这个公司来说的话,你的投入其实是比你变现的那一部分多,这个是我的一个困扰。

因为我之前跟人聊过,他们说垃圾分类太难做了,因为那些不能回收的东西占了大多数,然后你能回收的东西其实是一小部分,然后能回收的东西有无数人在回收,有专门收手机的轮不到你,有专门收电器的也轮不到你,就收点纸壳子或者类似这样的东西,还得跟卖破烂的去抢,就是这个困扰。

桂博文:是这样,我们会把它分为两个体系,可回收类型的就是有经济价值的,这是可回收体系,其他没有这种直接能够在物体上实现经济价值的,那就是不可回收的体系。

其实我们在社区里面也会交物业费,物业费里面其实是有垃圾分类这一部分的,而这一部分物业是要给到垃圾处理的公司的。包括一些地方政府也会去街道,也会去做这种厨余的招投标的项目,厨余是这样子,但是可回收就是纯市场化的一种行为,而且可回收也不单单仅仅是C端用户这一块,因为B端用户可回收物品是非常多的,

倪聪:之前日本做音乐节,音乐节完了之后,散场三个小时,瓶子倒哪,瓶盖是一个,瓶贴是一个,瓶子是一个。

商维:之前上学的时候我的电池都是,学校里会有一个电池回收的小桶,每个宿舍都会有。后来我毕业之后我自己住,发现我们小区里并没有找到电池回收的桶。

后来我攒了两年,电池在我们家放了两年,不知道扔哪,两年之后就跟我同学聊起,我说真的好烦,我说电池不知道扔哪。我同学说,他在清华读研究生,给了他了,然后下次聚会的时候,我给我清华的同学一大包的电池,我说你帮我扔掉。然后后来我听说这些电池好像没有那么大危害了可以扔垃圾筒了。所以你发现真的不是每个小区都有电池的小桶让你去回收它。

倪聪:现在国人环保意识其实是跟教育水平有关的。有的时候我去超市买东西不用塑料袋,我是能少用就少用,但是我每次去买有机猪肉的时候,那个肉贩子都会特别热情的说我再给你套个袋子,他觉得是福利,我说不用,我真的不用,然后他就特别迷茫的说还有人不占这种便宜。我真的不需要它那个塑料袋。

桂博文:其实塑料有很多是可降解的,也并不是说所有的塑料都是坏的,不过塑料种类太多了。这个行业之所以之前进步比较的缓慢,是因为这些人他更多只注重眼前的利益。

其实我刚开始做这个行业的时候,创业从0开始的时候是跟我的合伙人一起,我们就在废品站,我在废品站的窗口收了大概快两个月的废品,然后你会发现当时第一感觉就是所有的人都非常纯朴,就是会觉得非常的实在。但是你会发现这些实在的人都有非常多的小聪明,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怎么去教育他们,怎么去引导他们,或者怎么让他们相信你,其实是一个非常难的过程。

因为之前做电商,就发现产生了特别多的包装废弃物,我就觉得这事要有人来做。我们国家的快递所带来的包装废弃物已经是其他所有发达国家的总和还要多。

倪聪:其实很简单,你看双十一每年的数量增长,你就想着它增长数量后面都是多少个垃圾。 所以我现在买什么电商就给我里面加一个小的东西,我也不用,它也是塑料制品,这个东西其实是没有用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