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们面对中年危机,也难力挽狂澜?

原标题:大咖们面对中年危机,也难力挽狂澜?

懂美

欢迎来到2020,第一批90后的30岁 “中年危机”不再是“枸杞”、“保温杯”之类的调侃,而是真真正正提上日程。

好在,“中年危机”这件事,是全世界通用话题。

不管你是名人大咖,还是无名之辈,任谁看到这几个字不得浑身颤一抖。

不过,我辈们好歹有前辈的前车之鉴,可供参考。

但看完后是缓解焦虑,还是自我警戒,各位自行判断。

毕竟,你已经是个要学会自己解决问题的中年“大人”了。

想不开,就可能是大写加粗的“惨”

杜甫( 712-770 )

都知道老干部杜甫很忙,但不是一开始就很忙的,杜甫的前半生,可谓是轻松赢在起跑线上,出身于书香世家,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这个懂得通过笔下 “七龄思即壮,开口咏凤凰”自夸文采的小孩,自是看不上同龄人的幼稚,早熟的杜甫,喜欢和大很多的文人、官员打交道,毕竟杜家少年以后是要去朝廷当大官的!

终于等到玄宗诏天下“通一艺者”到长安应试的机会,杜少毫不犹豫奔赴赶考。

由于权相李林甫怕有识之士向玄宗揭露时弊,便谎称:这届考生不行!”,这场自编自导“野无遗贤”的闹剧,让参加考试的士子全部落选,杜甫的时运不济便是从这时开始了。

“举进士不中第,困长安”,这一困,便是十年的诅咒。

杜甫并没有放弃,正式开始了他的“长安漂生涯”。科举之路行不通,他不得不转走权贵之门,但都无果。

期间奔走献赋,被授予河西尉这种小官,又因不愿任此“不作河西尉,凄凉为折腰”的官职,被贬为任右卫率府兵曹参军。

恍惚间,杜甫已年四十四,为生计无奈接受了这无用之职,而后接到了小儿子饿死的噩耗,接着便逢安史之乱。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自己的凄惨人生,加之国家的破败,杜甫开始走上了“忧国忧民”之路。

安史之乱后,杜甫仍未放弃最后幻想,投奔肃宗,但最终还是和大boss八字不合,贬官收场。

心灰意冷之际,终于离开长安,流落到成都的杜甫,也只能靠朋友接济。

到了秋风暴雨之日,杜甫的茅屋破败,老妻饥儿,彻夜难眠,于是,一首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道尽了这位落魄诗人的中年危机。

中年危机有多可怕,那时的诗圣杜甫,竟被一场暴雨冲垮。

◆李商隐(约813-约858)

作为杜甫的头号粉丝,不知是幸与不幸,李商隐似乎也get到了偶像同款中年危机。

但李商隐的童年就开始惨了,10岁不到,就早早感受到了命运的残酷。

“四海无可归之地,九族无可倚之亲”,父亲早逝,作为长子的李商隐扛起了养活一家人的重担。

终于熬到了24岁拔擢为进士第,本该前途大好的新晋公务员小李,怎知一不小心就陷入了 “党派之争”

还是年轻了啊,政治情商也不太够,遇上了朝中牛党和李党的党派撕逼,还偏偏站错了队,得罪了曾经的贵人令狐一家。

牛党的头头,正是贵人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绚,要知道20岁屡试不第的李商隐,还是靠父子二人的屡次提携,才得中进士。

但鬼使神差的,小李竟和贵人的死对头李党王茂元私交甚好,最后还结了亲。

从此,”牛党叛徒”李商隐背上了“忘恩负义”的罪名,任职宰相后的令狐绚更是将他的仕途之路封死。

牛党不屑,李党不信,尴尬的小李屡遭排挤,在夹缝中艰难求生。

李商隐的中年时代随着唐朝势局(党派之争、宦官专权、农民起义)的动乱一起来临,为了生计,只能不断接受奔波于各地的幕僚工作,心力交瘁、早生华发。

45岁结束幕僚生涯,带着年幼的儿女回到长安,但长安城的繁华和高生活成本让他无所适从,生活潦倒不说,而后还遭遇了母亲、妻子双亡。

心灰意冷的李商隐最终返回郑州老家,贫病交加的他,不久便凄凉离世。

恰逢时代拐点的“中年”李商隐, 自身的坎坷撞上李唐王朝的“中年危机”,惨淡飘零的种种,构成他作品的主旋律。

他的儿子在父亲的遗物中,发现了李商隐最后一首无题诗。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而这首著名的《锦瑟》,成了李商隐直面自己“中年危机”的最后感慨。

一条道走到黑,也可能迎来光明

画风一转,我们来到“逆风翻盘”组。

在还没成为捷克斯洛伐克国宝级画家、新艺术运动先锋的穆夏,在35岁之前,还是个深陷“中年危机”的“失意职场人”,求职之路可谓艰辛。

为了谋生,接下了大量为书籍和杂志绘制插图的廉价工作,一度需要借钱度日,最惨的时候连医药费都付不起。

整整水逆了三十几年,“中年社畜”穆夏终于在35岁那年,一场平淡无奇的加班中迎来了大爆发。

恰逢圣诞,海报设计大咖们都放假了,小透明插画师穆夏临危受命,接下当时 Top级女演员伯恩哈特的新年歌舞剧《Gismonda》海报设计工作,海报招贴一经亮相,便成了轰动一时的爆款。

《Gismonda》海报

穆夏一战成名,不仅签了6年合约成为伯恩哈特的御用设计师,不少金主爸爸更是慕名而来,纷纷寻求合作。

虽是天选之人,但毕竟是穆夏的坚持,才终于没有枉费了自己的才华,迎来了 “中年”的春天!

扼住命运喉咙的第一人“乐圣”贝多芬,你们可能不知道他的全名路德维希·凡·贝多芬,可我想说,他是真的很不凡啊!

视音乐为生命的贝多芬,在中年迎来了人生最大的酷刑—耳聋,因此一度想到自杀,但依靠“为艺术和未完成的职责而活着”的强大信仰,他开始了漫长的与天斗,为了演奏,为了谱曲,不得不用牙咬住一支小木杆,一端插在钢琴箱内,以此感知音响。

贝多芬的中年,可谓是一部现实的“命运抗争史”,甚至,他的大多数音乐作品都是在耳聋后创作。

在31-40岁间,他创作出了 8首交响曲、25首钢琴奏鸣曲,包括我们熟知的 第五“命运”交响曲和“月光”钢琴奏鸣曲。

到49岁耳聋极度严重的情况下,又把全部的感悟化作了《第九交响曲》等作品,完成了又一次的音乐奇迹。

他的耳朵聋了,无异于他的音乐世界黑了, 但心明亮,依旧可以找到光明的方向。

另辟蹊径,往往不失为好办法

不过,这种“一黑到底”的路子难道就适合所有人?

万一黑着黑着就没路了呢?上哪寻找光明?

明末清初的才子李渔,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24岁参加童子试,考取秀才名噪一时,被认为是天才,试卷甚至被奉为教科书,但他的巅峰也就到此为止了。

29岁乡试,没考上;33岁再考,又失利。谁料这一次的考试,竟是明王朝举行的最后一次。

想到再也无法光宗耀祖,自己又年近中年,李渔不禁两眼一黑,完了,所谓的“中年危机”就这么恍恍惚惚地来了!

不过好在他是个理智派,纠结一阵后,很快便接受了现实,再怎么说,还是要活下去啊!

他铁了心要和过去的自己say goodbye,先从改名开始, 把原来不食人间烟火的李仙侣改成了十分接地气的“李渔”,重头之心可见坚决。

改名后的李渔“不走正道”,选择了被时人视为“贱业”的“卖文字”之路,终归是才华无限的,创作力也是无敌。

李渔不仅写下了《笠翁十种曲》、《无声戏》、《十二楼》等五百多万字,还批阅《三国志》,改定《金瓶梅》,倡编《芥子园画谱》……成了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卖赋糊口”的作家。

李渔这人有才有趣,喜欢研究生活之乐,所著 《闲情偶寄》一书颇受欢迎,在当时还掀起了一阵生活艺术。

如果活在今日,开个公众号的李渔,只怕早就在自媒体界封神,分分钟实现财务自由。

虽然时代不同,但可喜的是,聪明的李渔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不惧眼光,另辟蹊径,转而实现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柳永( 约984-约1053 )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中年男子柳永的画风清奇,在40岁愤而离开京师的途中,发出了这声著名的感叹。

这一年,他第四次参加科举,还是以失败告终,职场失意不说,连多年的恋情也宣告分手。

你以为他会被彻底击垮,不,他还有千千万万愿意以身相许的女粉丝在为他打call。

神奇如 “花花公子”柳永,虽然已是中年潦倒男,奈何命犯桃花,女人缘颇盛,处处有红颜知己相助。

作为大宋流行音乐第一词作家,不可否认柳永才华横溢,无奈考运不济,索性放弃仕途追求,沉溺烟花巷陌,都市繁华,眠花宿柳,以 “白衣卿相”自诩,靠填词为生,自带吸粉体质,圈粉无数。

但柳永骨子里还是忘不了功名, 50岁时终于及第,但很快转官落魄,又开始沉溺于尘世繁华之中。

传闻,柳永死时一贫如洗,无亲人祭奠,但仍有歌伎念他的才和情,凑钱替其安葬,每年清明节,还相约赴其坟地祭扫,并相沿成习,称之 “吊柳七”或“吊柳会”

你不得不服:这该死的魅力啊!

抓住“机”遇,顺势转型

有些人靠魅力玄学保全余生,但有些人只想做实力派。

◆莎士比亚(1564-1616)

青年时期的快乐莎翁相信人文主义思想可以实现,早期剧本主要以喜剧和历史剧为主,风格明朗,充满乐观主义。

随着英国农村“圈地运动”的加速进行,社会矛盾深化,政治经济形势日益恶化,莎士比亚深感人文主义理想与现实矛盾的加剧,莎翁的中年,开始进行深度思考。

作为一个有追求的戏剧家,31岁之后,他不满足于写喜剧,开始转型悲剧,创作风格也从明快乐观变为阴郁悲愤,其所写的悲剧也不是重在歌颂人文主义理想,而是重在揭露批判社会的种种罪恶和黑暗。

36岁写出 《哈姆雷特》,41岁创作出 《奥赛罗》《李尔王》《麦克白》

之后,他创新戏剧模式,在43岁时完成了完全以诗化语言呈现的剧作 《安东尼与克里奥佩特拉》

乍一看,你可能感觉不出莎士比亚的“中年危机”,也许,他只是把危机转为了“新机”,也谓艺术的新生。

中年危机,会死吗?

年轻人容易想不开

但中年人会选择贪生怕死地活着

中年危机不会死,但,活不好(不是在开车)

中年危机的杀伤力,在于无形之中

公元201年,微博热搜头条

#中年男子深夜一顿爆哭#

40岁的中年男子刘某

只因上厕所时看见自己大腿上松弛的肥肉

心态彻底崩了,竟“哇”地一声就哭了

“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

没错,这位男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刘备

他哭的是肉体不再鲜嫩吗?

恐怕是中年的壮志未酬吧!

诚然,不管危与不危,危机它就在那里

不以你的害怕为转移

但如果想在“中年”来临之际

依然保持最后一丝体面

那么,奉劝各位一句:

现在可就得努力了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