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学生都记得,几十年了还记得。”

原标题:“但是学生都记得,几十年了还记得。”

《吴雅楠董事长接受新华网专访》

赞助两年了,感谢真融宝

“我是泉州人,老家在南安,我读的师范,泉州幼儿师范学校。以前是中专,现在是大学,叫泉州师范学院。我1962年毕业,那时候中专上四年,前三年读幼师,第四年进修小学教育。当时服从分配,个人没得选择,一毕业就分配走了,我去了南平。在建瓯实验小学,教了17年书,教语文,做班主任。我爱人是南航毕业的,南京航空学院,现在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1969毕业,分配到了河南洛阳,在研究院工作,后来调到建瓯来了,我们在建瓯结的婚成的家。他也是泉州人,我们一直想回来,1979年华侨大学复办,终于找着机会了。全家一起回来的,他在华侨大学当老师,搞行政。我回来继续当老师,还做过幼儿园园长,又干了17年,1996年退的休。退休二十多年了,我就住这对面,天天来走一圈——哎哟,可不就是真的!你看阿姨多大?虚岁82了!我儿子都五十多了,我儿子都快退休了!

(人在福建,泉州)

“前几年我还回过南平,学生对我非常热情,我也没跟他们说我要去,他们自己就打听到了,非要去接我,我说不用接,可是一出火车站就被他们接走了。我当过他们的班主任,他们对我的印象很深。我教他们时他们都还是孩子,中间有四十多年没见面了,他们也都五十多岁了,很多我都认不到了,但是他们都认得我,见了面还叫我‘黄老师!黄老师!’他们有的当了银行行长,有的当工商局局长,还有什么外贸长,不过大部分经商。他们把我们送到酒店,第二天又接到乡下去玩。很多事我都不记得了,他们还记得:他们小时候穷苦,有些学生是单亲,有爸爸,没妈妈,上学穿的衣服脏得不得了。南平冬天冷,中午有太阳,我就让他把衣服脱下来,刷一刷晒一晒,再穿回去不就舒服点?本身我们也有孩子,做这点事情都没什么,但是学生都记得,几十年了还记得。

(人在福建,泉州)

“当老师挺好的,我们全家都是老师,我叔叔、我哥哥、我二姐都是老师,我也当了一辈子老师。我爱人南航毕业以后,先是搞研究,后来在华侨大学搞行政,也从事教育了。我儿子1967年出生,他学习很好,考上了厦门大学。1988年工作,也是在华侨大学,工商管理系。他后来又考研究生,还去过清华大学,他读的书多,他是华侨大学的教授了。我儿媳妇也是老师,在华侨大学附小。我女儿1971年出生,初中毕业时保送高中,五中,省重点。正好那年改制,初中毕业就能考师范,我问她你要不要考?华大附小,就在咱们家门口,你毕业也当老师,就在家门口工作。我女儿也读了师范,她是优秀毕业生,毕业进了泉州师范附小,18岁就当老师了,当时她还没身份证呢。她工作上也很上进,又是进修又是考试,现在已经是八级教师了,相当于大学的副教授呢!

(人在福建,泉州)

福州的故事讲完了,

接下来该讲泉州、厦门了。

“人在福建”好不好看?

欢迎多提宝贵意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