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谜云重重!戈恩开记者会喊冤:有人串谋陷害我

原标题:新闻 | 谜云重重!戈恩开记者会喊冤:有人串谋陷害我

前日产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当地时间1月8日下午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记者会,这是他逃离日本后首次亮相。

2019年最后一天,戈恩上演的一出“金蝉脱壳”让全世界都傻了眼(详情可戳:藏身音乐箱,逃往黎巴嫩,摆脱日方警察......这个日产前CEO上演了一出世纪大逃亡! ,因此,这场记者会也格外受到关注。

戈恩记者会结束后,东京检察院随即发布公告,认为戈恩对日本司法指责属于“单方面的”,且“令人无法接受”。

戈恩:有人故意坏我名声

戈恩在记者会上称:针对自己的财务指控实则是一些人破坏自己名声的举动,强调自己原计划于2018年6月退休,但一些人表示自己仍是联盟掌舵人的最佳人选,正是因为自己选择留下才导致如今的状况出现。此外,戈恩表示自己为一场“影响力战争”的受害者,“人们认为想要摆脱雷诺的影响力就必须摆脱我,如今雷诺在尼桑的事务中已没有任何影响力。”

记者会现场。(视频截图)

他认为:“日产觉得不想让法国人来指手画脚,所以要把我赶走。”

在记者会上,戈恩谴责尼桑与日本检方在逮捕自己一事上串谋,在谈及针对自己的隐瞒7000万欧元收入指控时,戈恩表示此事仅仅是因为这笔收入的发放推迟,“从事情的一开始就存在有罪推定,人们要求我做出证明,但我发现没有人去寻找真相。”在记者会上,戈恩表示曾担心自己死在日本,“我的律师告诉我在审判开始前,我需要在日本停留五年,我觉得我会死在日本,我必须离开日本,我感觉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人质。”

凡尔赛宫豪宴也有隐情?

戈恩还谈及曾备受争议的凡尔赛宫宴会事件。

2019年年初,法国雷诺汽车公司经审查发现,雷诺2016年作出赞助凡尔赛宫决定同一年,后者安排时任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免费使用一处宫殿举办婚宴,场地费用相当于5万欧元。当年,戈恩在凡尔赛宫的大特里亚农宫举行与第二任妻子卡罗尔的婚宴,来自全球的受邀宾客参加,还因其奢华曾一度成为话题。

此外,根据《回声报》的说法,2014年戈恩还曾经在凡尔赛宫举办了一场“庆祝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成立五周年”的盛大的纪念活动,而这一天“恰好”也是他本人60岁的生日。这场纪念晚宴的费用由雷诺—日产BV公司全额支出。

对于“凡尔赛宫宴会事件”,戈恩称:“凡尔赛宫,一些人认为这是我身陷囹圄的原因!人们告诉我:‘你们在凡尔赛宫庆祝联盟(雷诺-日产联盟)15周年,凡尔赛宫是法国最受瞩目的城堡,是法国智慧、开放和全球化的象征,全世界都会去那儿。正是为此我去了那里,并不是因为我想成为路易十四,雷诺和尼桑的高层并未出席是因为这场宴会并非为他们而设,而是为外国合作伙伴。’”此外,戈恩在发布会中否认自己存在滥用信任的做法。

戈恩与妻子戛纳走红毯。(法新社资料图)

“煮熟的鸭子飞了”

在记者会上,戈恩对自己身陷囹圄后雷诺-日产联盟内部出现的变化进行了对比。“很难说这起事件的赢家是谁,2017年,联盟是世界第一汽车集团,我们当时正准备吸纳菲亚特-克莱斯勒,我们当时很清楚前进的方向。现在,联盟不复存在,这三家公司也失去增长之势,创新不复存在,煮熟的鸭子飞了,菲亚特-克莱斯勒没有加入集团而是加入了PSA,不可思议,怎么能错过这样的机会?这是一个由一群无处可去的人组成的联盟的诡计。”

“我爱日本,为何日本待我如恶人”

在发言尾声,戈恩表示此次事件为政治事件,强调自己离开日本是为寻求正义而并非逃跑,“只有正义才能让我恢复名誉。”此外,戈恩在发言中再度表达自己对日本以及日本民众的热爱,“我爱日本民众,在我获得保释期间,我在日本单独出行,每个人都很热情地接待我。2011年日本海啸发生后,我第一个返回日本并第一个返回福岛工厂,我孤身付险并致电供应商告诉他们我们将重建,我的子女在日本读书,我爱日本,但为什么日本待我如恶人一般?我对此完全不懂也不想懂。”

戈恩日本辩护团队拒绝交出电脑

目前,戈恩的日本辩护团队拒绝持有搜查令的东京检方进入他们的办公室,阻止了检方没收戈恩保释期间使用的一台电脑。

戈恩的律师引用了日本《刑事诉讼法》第105条,该条例允许律师、医生和其他人拒绝当局没收载有包含其专业职责机密资料的物品。

正是戈恩的日本辩护团队为其争取到了保释,前提是接受摄像头监控和限制互联网使用等严格条件。戈恩的保释曾遭到了日本检方的反对,他们警告称,戈恩可能会试图逃离日本。而戈恩律师则指控日本司法机关侵犯人权。

戈恩妻子:丈夫逃得好!

卡洛琳认为,戈恩逃亡是个好决定:“对他的审判被无限期推迟,并且他失去了人道自由。戈恩无意认罪。在日本法律体系中,如果不拒绝认罪,99.4%的被告会被定罪。此外,预判并不会在正式判刑中被扣除。”“现在,我丈夫可以解释、自我辩护,他的话为人所听,这才是正常的。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讲话。”

“他会解释、澄清事实。我从未怀疑过我的丈夫,他是工业阴谋的受害者,是雷诺和尼桑战役的牺牲品”,卡洛琳不忘感谢祖国:“黎巴嫩人民是伟大的,他们没有抛弃同胞。”卡洛琳没有指责法国。她说,法国对其国民没有引渡审判(法国经济与财政部国务秘书2日确认,戈恩如果入境法国,“将不会被引渡到日本”),不排除戈恩有一天会回去,但短期内没有机会。

戈恩与妻子卡洛琳。(法新社资料图)

戈恩纳税地不在法国

戈恩的潜逃行动令法国政坛陷入尴尬境地。戈恩的妻子卡罗尔曾在一个月前透露,她的丈夫想要在法国接受审判。而在法国总统马克龙试图巩固雷诺-日产联盟的档口,戈恩的到来将会让法日关系复杂化。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戈恩并不向法国缴税,而是荷兰的缴税居民。

不过,在戈恩“大逃亡”后,法国经济事务国务秘书Agnès Pannier-Runacher表示,如果戈恩返回法国,法国政府将不会对他进行引渡。

黎巴嫩人对戈恩看法陷入分裂

在黎巴嫩,当局确认戈恩是通过合法途径进入该国的。法新社记者说,戈恩的新邻居们对他的到来感到高兴。“我们非常尊重他。他是黎巴嫩人成功的典范。”戈恩的别墅邻居说。而另外一个商人也强调:“当一个人接管一家负债累累的企业,拯救它并让其继续获利,并且让这家公司成为全球最重要的企业之一时,日本不能这样对待他。

黎巴嫩电视主持人、戈恩的朋友里卡多•卡拉姆(Ricardo Karam)也在推特上为戈恩的逃亡欢呼,并表示:“欢迎来到自由与人权(的世界)。

即使如此,法国《回声报》指出,黎巴嫩人对戈恩潜逃的看法其实并不一致。

自10月17日以来,黎巴嫩被一场史无前例的抗议活动笼罩,在这场抗议中,人们谴责腐败、谴责唯利是图的行为和政治阶层的无能。对于戈恩的到来,支持抗议的人也并没有忘记“调侃”一番。

黎巴嫩电影导演卢西安•布尔吉利(Lucien Bourjeily)嘲笑戈恩对日本司法体系的批评,他在推特上表示:“他是为了黎巴嫩司法系统的舒适和‘高效’而来,而这个体系从未让政治家因腐败而入狱,即使是每年挪用数十亿美元的公共资金。

欧洲时报/ 马行健、来米、夏莹编译报道

编辑:小米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