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创业者们留下了哪些特殊回忆?

原标题:2019年 创业者们留下了哪些特殊回忆?

主持人

商维:兰心社联合创始人

陈婧婧:兰心社联合创始人

嘉宾

林小仙 :小仙炖创始人

桂博文 :小黄狗联合创始人兼CEO

倪 聪:妙健康市场合伙人

高 昂:亿欧大健康总裁

因为坚持跑步太难,办了两年期健康卡也只去过两次;因为控制不住吃夜宵,减肥的Flag立了又倒……有人说,一个人越自律,越成功,但许多人往往是大张旗鼓的开始,又黯然草率的离场。而自律的人,看起来形单影只,一个人默默坚持,可能短期内看不到结果,但却以此为享受人生的一种方式。

健康科技公司@妙健康与@兰心社共同发起了#创业者的B面#饭局,聚焦创业者在创业、职场中面临的各种难题,与同行者围炉夜聊,一起谈谈在创业、职场中面临的各种难题,共同开启一场创业者之间的碰撞之旅。

商维:刚才聊了很多关于回收的趣事。我想聊一聊,大家都是创业者,那创业当中我们遇到就是金钱与灵魂这样的选择,不得不做的事情,你是怎么选择的?这是一个很纠结的问题。

桂博文:我觉得如果想找金钱不要做创业这件事情,至少我本人这个样子,如果说真的是想快速赚钱的话可能不会走创业的这条路线,那真的更多是情怀上的东西。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跟你一起,可能刚刚开始创业的小伙伴,随着你公司的发展、大家的提升,不管你怎么去跟他解释,或者怎么样去引导他,他还是没有办法改变。

这个过程当中你不得不减少他的工作量,或者改变一下他的工作内容,这个时候就产生了信任危机,他就会怀疑你已经不信任他了,这种过程其实是非常痛苦的,反正我是遇到过。

倪聪:其实我们CEO一直在跟我们团队说的一句话,是说,你如果成为了合伙人,你是不需要认同感,不需要掌声的,你只需要跟着这个公司,有些人是这样,你鼓励他他才好好干活。如果你是合伙人,那你要学会主动工作,你是需要在一个没有掌声,没有认同,没有帮助,这种各种没有的情况下,你还能依旧奔着目标往前,你才有资格当一个合伙人。

桂博文:因为我每一天会写日记,发给我的核心管理层人员,然后让他们了解我今天做了什么事情,然后公司的方向是什么。昨天我最后的结尾就写了,跟你这大概类似的内容。就是我说,其实需要鼓励才能前进的人顶多算个灯泡,是没有办法发光的。只有自己有原动力,在没有任何鼓励,没有任何掌声,只有困难的前提下还能前进的人才是核心骨干。

林小仙:我们认为应该抓这三把手,第一把手我们叫战略,第二把手叫组织,就是支撑战略发展的整个一系列的人力架构,它里面还包括了企业文化、使命、愿景。我觉得企业的第三把手叫财务,财务我们也称资源。

我觉得这三个事情如果创业公司能够越早的清晰的认知到,并能够找到一些方法去把它稳步架构好,我觉得即使现在业务短期不突破,未来它也一定会有突破能力。

高昂:关于灵魂跟金钱这件事,其实说实话,我们不是一家纯粹的媒体,但是有媒体属性,其实我每天都在面临选择,每天我们手里有很多的素材和信息。我如果想挣钱其实很容易,当然我本身又是管商务的,所以我对这个问题比较有发言权。

我到底要怎么去挣钱?当我们每天陷入纠结的时候,就像狼来了,这次到底能不能行,很多人打问号。我要不要all in这块,因为实际上你作为前瞻性去关注最创新、最前沿的这样的一个机构,你必须得瞄准最准确的东西。

所以在这些过程里面,我们也发现其实真正能够提供给企业的价值就在于帮助他们更好得去做选择。我们的信息,我们的资源,我们对行业的认知是非常非常有价值的,那实际上我们能帮他做更多的东西,就是在帮助他们做更准确的选择,为他的战略进行服务,这样我们的价值其实也得到了提升。

而当我把注意力从不在原有事情上挣钱上进行纠结的时候,所谓灵魂与金钱的拷问,对我来讲也就不存在了。

商维:回到刚才那个问题,我想知道在经济与灵魂的选择上,妙健康还有小仙,你们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这样一些纠结的时刻?

林小仙:钱能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是基础生活问题,它绝对不是精神问题。但是我也很重视钱,因为我认为钱能帮我解决很多东西,它算是我人生中一种资源吧。

所以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我不太有纠结,但是我一直思考的都是一个事,就是我们公司有一条价值观叫以客户为核心,第二条价值观叫以结果为导向。

我举个今天刚刚发生的例子,整个北京国庆节禁空,不允许发快递。但我的用户每天都是准时去收我的快递,收我们的产品,那怎么办呢?那谁能飞我就用谁,但是这个时候我每一单快递成本增加了5块到10块,那我要不要?短期几天我就付出更高的成本,但是我又要满足客户的需求和体验,钱就变成没那么重要了。

但是只要这件事情是对客户体验,对客户的利益相关的,我哪怕损失点利益。所以我更偏向于价值在金钱前面,可能价值对于我来说,灵魂对于我来说可能会更重要。

商维:听一听聪哥,你如何是在金钱和灵魂之间做抉择?或者说什么事上你不得不为的这样一个很艰难的时刻?

倪聪:其实就我个人而言,其实我一开始做介绍的时候已经说了,我回游戏行业待遇会比当时加入妙健康是高一倍不止,其实在这种程度的话,你的生活收入能够养得自己的时候,你会选择更加有意思的领域,它能满足我基础要求的时候,在这个选择上面我会更倾向于选择我喜欢做的这个事情,或者我认为说它是更有意义的这个事情,因为毕竟到了这样的人生阶段。

那于公司而言,原来我们看着那么孤单的那条赛道,你坚持下去的时候,你不知道对错。我们老板就是游戏出身,到现在为止已经五年过去。他说如果他当时选择去了一家游戏公司,因为他原来也是在游戏公司当过CEO的,他说他当时选择游戏这个行业,可能都做了两款游戏,早都变现。

他其实已经财务自由,他之前是待过一家上市公司,因为游戏会比健康产业简单得多。你把产品打造好,把渠道搞定,那这个产品上市,剩下就交给市场就可以。

包括健康管理这个领域的话,其实大家都在摸路子,因为健康领域,没有一家快速上来快速变现,就是当时没有,现在也没有。所以当时能进到这个领域里,做这样的一个项目,其实我们初创人还有很多的都是留在公司,那其实大家都是在灵魂跟金钱做了选择。

商维:这真的是一个很有情怀的公司了。咱们聊完刚才关于选择的问题,其实我也想问一问说,大家都创业这么多年了,你觉得创业给你的生活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变化?你的家人支持你吗?

其实市场上可能也提过,并不鼓励夫妻一起创业,但是他们用他们的事例证明了他们这样做是OK的,所以我想听您分享一下你们俩怎么来分配?

林小仙:我跟大家说,夫妻创业对于早期项目来说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就是创业和结婚其实是一样的,为什么是一样的呢?结婚也是相当于找一个和你未来一起走下去的合伙人,来经营这个家庭。其实事业在早期,要找到很好的合伙人我觉得要凭运气,你可能在经过漫长的多少年,你可能都找不到那个合适的人,我就一直找不到人,我已经把我身边的人扒拉个边,然后发现也没人能做我的CEO。

小飘:为什么你想要别人去做你的CEO呢?

林小仙:是这样子的,就是一开始我觉得就是自己最擅长的是敏锐发现机会的这些能力,这是我比较擅长的,然后还有很多事情我觉得可能是我不太擅长的。

我从大学毕业开始就想创业,一直创到工作大概八年以后,然后才真正开始走向创业这条道路。其实创业的心跟种子是一直都有的,只是到了我认为时机人脉资源刚刚合适的时候,我就可以开始干了。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要找一个懂品牌、懂市场、懂运营、懂电商,就一切啥都懂的人,因为这些都是我不懂的,我只懂得是产品。

那我怎么办呢?所以我就让他帮我找人,因为他也觉得这是一个机会,然后我们俩又盘算了一圈,最后发现这个事情可干,我也会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有分歧,所以决定他加入的第一天的晚上,就在停车场把车门一关我们就约法三章。

第一章叫做我选了他,我就要绝对百分之百信任他,决策权要在他手上,所以最后我做了董事长。

第二个就是无论遇到多大的事情永远都不能说分手两个字,我说如果创业我们未来赚了再多的钱,如果没有我们两个人,我觉得那些财富对于我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第三个就是我跟他说的很重要一件事,我们要明确我们做这件事的意义是什么。同频、包容,我觉得包容这件事情,是必须要具备的一个素质。

商维:那我来问问,第二个我们的女性嘉宾,安娜,你这边你是什么一个情况?

桂博文:我和我老公也是双创家庭,但是我们没有一起做事业,就是他创他的业,我创我的业。我老公做的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我们两个就没什么共同的朋友,我们认识的时候,真的就是两个朋友圈没有共同好友,所以大家在认知上,其实是有非常多不一样的地方。

我记得我们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有特别大的冲突,我就觉得天下没有比他和我更三观不合的人。真的就觉得这个感情是不可能走向下一步的,但是也很神奇,他经常会指出我身上的缺点,然后我又觉得他指的挺对的。我们两个真的就是经过了那段时间的磨合,到现在基本上是非常默契的,而且互相会非常理解。就是因为有很多的不一样,才能更好的互补。

高昂:我的这个情况也比较特殊,因为我跟我老婆认识很早,我们是大学同学,所以其实在学校还没创业的时候,就已经在一起了。这一路走来,支持肯定得支持,没有家庭支持,创业是不可能持续的。

这里面就有一个最大的关键点,我觉得就是两个字“信任”,相互的信任。我觉得信任其实比理解要高一点,就是在理解的基础上,我们很多事情没有时间去解释。

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很久了,在这样的默契和信任的基础上,大家对很多东西做好了预先的设定。比如这种情况下就是什么样,如果这种情况下面是什么样。大家基于这样的约定,也让我们在一些事情上面,会有一些比较好的认知和信任,大家在做起事情来就会比较地顺畅吧。

其实除了职业上的目标之外,我们也会给自己设定生活状态中的一些目标。那这些目标共同实现,大家共同往这个方向上去走的这个过程中,其实也是会相互拉近一些距离的,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儿。

同时我们也把这件事情用在对于下一代的教育上面。我闺女马上5岁了,她很懂事,现在可以像成年人一样去进行交流。我觉得这种家庭的交互,对我们而言,反而让我在享受到了高质量的职业上面的追求的同时,也让我享受到了高质量的家庭生活,我觉得还是一个挺理想的状态吧。

商维:对,听听这位男士。

倪聪:你这个是校园恋情,我跟我老婆是相亲认识的。我觉得我们两个是相互支持,她更多是在时间上支持我,那我更多的是在情感上支持她。我们其实也算是双创家庭,但是她的那个创业是维持家里面有个小公司,专门做口腔器具代理,她办展会的时候,我有的时候是要跟去。就是这次她办展会的时候,就是我抱着孩子在展会边上开一间房,在那逗孩子玩儿,等她展会完了之后来这看孩子,喂奶什么的。

家庭这个事情,支持不支持,看人对不对。你这个人,他在某种意义上,符合你的价值观,那你们两个在很多事情沟通上,就会很有默契。

桂博文:我之前的一个朋友也是创业者,其实他的朋友圈的签名就是“任何成就都离不开家人的牺牲和奉献”,我觉得这个其实是特别对的。

商维:我还想问问大家每一天,你们的时间节奏是怎么安排的?尤其是在创业之后,你们的健康会受到影响吗?

桂博文:我是天生底子就很好,身体一直很好,我觉得创业是一个非常拼体力的事情,这是确实了。但是我今年明显地感觉,就是体能不足,气短。还有一方面,就是我觉得集中注意力的能力也在下降。所以我今年开始有意地去锻炼一下身体,去做一些能够让自己稍微静心一些的事情,它能够更好地去修身养性。

林小仙:我觉得我也是,第一属于底子比较厚,第二,我觉得我比一般人,可能稍微要在意识上要更强一些。我觉得健康主要是分成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叫心理健康,第二个层面是身体健康,我会把心理健康放在首要的位置。

我的性格在九型人格里面,七型特别多,我七型叫享乐主义。享乐主义在哪里呢?就是如果某件事情,现在让我觉得特别不舒服,那我认为这件事情,我首先要调整,就是什么事情我都想得开。

所以这些年我为什么会一直创业,我也一直挺健康的,第一个是吃,第二个就是自我疏导的能力是很强的,我还不光疏导自己,我还疏导别人。所以我老公跟我在一起,刚开始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是一个偏内的人,他说他这辈子如果没有遇到我或者我这个类型的人,他可能这辈子会过得很艰苦。

倪聪:我其实特别感谢我的老板,孔老板的工作的时间跟我是高度吻合的,他从来不加班,但凡早上有急事儿找他,就堵他开门,你要8点半之前到公司,在他办公室门口,一会儿8点半就看到他拎着包就进来了。下班7点准时消失,找都找不着。他晚上7点之后,要么见投资人,要么见合作伙伴,他会把这部分时间安排好,他不会在公司里跟你死磕,磕到十一二点。再加上我原来是学体育出身的,生活的习惯基本上是晚上10点睡觉,早上五六点醒,我不赖床我直接就起来了。

商维:所以你会有健康困惑吗?

倪聪:我其实会有的,我的健康困惑基本上是心理出状况,就是我焦虑的时候。我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是咽炎引起的耳鼻喉全部有问题,然后我咽炎引起整个听力都下降了,因为它和耳鼻喉都连着。后来回来第一个项目停掉之后,我的症状就慢慢好了。

高昂:我先说时间吧,因为我出差比较多,如果是在家里的话,基本上早晨我起床的时间,就是我女儿起床的时间。晚上如果没有特别的应酬,我会赶在女儿睡觉之前到家,这个时候她会做选择,今天晚上是妈妈哄睡还是爸爸哄睡。如果选择了是妈妈,那我就可以出去跑步,或者是去做健身,如果说她选择的是爸爸,那我就好好地陪她。

我跟我老婆两个人,在我们很年轻的时候,都有过很严重的疾病,所以导致我们很早就很注意这件事情,跑步是一个,我会在公司内部组一支篮球队,因为我很喜欢跟同事的交流,甚至我们也会组织跟外部的一些比赛,把它变成一个可以跟爱好、体育锻炼、员工的互动、同事之间的交流,甚至是跟企业之间的这种交互结合在一起的这样的一个事情。

当我重新面对这个事情,开始锻炼让自己身体状况变好了,那我就已经不再去想疾病的这个事情了,因为我发现那个东西确实就不归你管,所以也就逐渐能看开一些东西了。

倪聪:因为我其实是生活在一个特别自律的状态下,很多人都说“你这样子不累吗?你放弃掉很多享乐的机会”。我曾经跟人说过,我坚持健身,我吃我固定吃的东西,我早睡早起,你的夜晚多么美好跟我没关系。我觉得自律就是我享受人生、面对生活的一种方式,我们用这种心态面对未来就可以了。

桂博文:我觉得就是不要轻易创业,更多是对年轻人说的,不要轻易创业。但是如果你真的有一件事情,是你特别想去做,并且愿意为之付出青春的,那就不要犹豫,先做起来再说。

高昂:其实我也是泼冷水的,就是建议大家不要轻易创业。两个原因,第一个,创业真的是会上瘾的,是一条不归路,它会让你对这件事情上瘾。第二个,理性来看,就是创业者整体的素质、水平、门槛,在不断地提升,就是原本它会是一个万众创业,但目前来讲,我们觉得它其实是精英创业的一个趋势。如果你有特别想实现的理想,那先做起来,但不一定是以创业的这种形式,因为实现理想的方式有很多。还是建议年轻人,就是如果面对创业与否的选择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吧。

倪聪:我很认同他们的说法,我觉得其实还有一点,就是你要看你的能量密度,就是你的能量密度适合不适合创业,反正我的创业经历给我的结论,我是没有办法做一把手的人,看清自己其实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可以当联合创始人,但是我绝对成不了创始人。

其实给每个年轻人的建议也是这样的,学会自我审视,而且走出校门那一刻,很多时候你的创业激情,会大于你的创业能力。所以一定要搞清楚,你主导创业这件事情,是你有这个能力做这件事情,还是说激情让你蒙蔽了双眼,所以一定要审视,你到底是能力优先,还是激情优先

包括我在管理层会上说,我能清楚地看到我的长板,也能看到我的短板,面对短板我就规避。为什么?因为这个团队里面有去做这部分的人,我能把自己的长板变得更长,这就是我人生的意义,而不是说我要变成一个桶,我只要让那个长板足够长,来补我团队这个桶。现在都不是孤岛了,都是团队,要相信团队。

商维:今天特别高兴能请大家到我们的现场来录《创业者的B面》,年终的时候每个人都在进行自我的总结和反思,希望我们今天的谈话,能给大家带来一些新的启发,希望我们的观众朋友们2020年一个完美的开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