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真的会炸伊朗文化遗产?

原标题:特朗普真的会炸伊朗文化遗产?

懂美

8000万可以做什么?刺杀一个特朗普够不够?

小印在微博上看到一个网友的评论,发自内心的感慨,秀儿本秀了

从1月4日特朗普推特发表关于打击“对伊朗文化而言很重要”的目标言论到1月7日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说:“根据各种法律,我们应当非常谨慎对待他们的文化遗产。如果法律规定是这样,那么我会接受。”

至此,特朗普攻打伊朗文化遗产的事件,可能算是画上一个句号。

可特朗普这种 挑起战局还扬言要炸人家文化遗产的行为着实令全世界愤怒。

大家都知道, 伊朗的前身是波斯帝国, 作为一个文明古国,背后蕴藏着丰富的文化遗产。

在波斯文化的全盛时期,波斯更是形成了自己的 文化圈对世界的文明进程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我们来看一下中世纪时波斯文化圈(伊朗文化圈,大伊朗文化圈)的范围。

这是伊朗文化圈长期影响辐射的地区。

波斯具有优良地理位置,自古以来在东西方文化交流中都起着桥梁作用。波斯商人的足迹遍及亚、非、欧,他们不仅从事大量的贸易活动 ,也是不同文明的传播者。

波斯艺术的历史可追溯到8000年以前。波斯绘画(细密画)在世界享有盛名,至今仍经久不衰。而在古城、古建筑方面,撒马尔罕、布哈拉、马什哈德、亚兹德、伊斯法罕等都体现波斯文化特征。

目前为止,伊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上共拥有 22处文化遗产和2项自然遗产,在数量上位居世界第10位,与美国并列。同时, 伊朗也是拥有世界文化遗产最多的中东家。

如果特朗普这个疯子真的要炸文化遗产,最可能炸的会是哪个?

伊朗最重要的考古遗址

波斯波利斯

Persepolis

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 也曾是波斯帝国的首都,可以说代表着伊朗曾经的辉煌。

它由“万王之王”大流士一世于公元前520年开始建造,用于接受万国朝拜。整个工程 历经三代帝王历时70年才完成。

不过,在建成的200多年后,马其顿君王亚历山大挥师东进灭亡波斯,一把火结束了这座宫城的辉煌。如今,已剩下断壁残垣。

即使如此,从遗址中,我们依稀能窥见当时宫殿的气派和壮观。

世界第二大广场

伊斯法罕王侯广场

Meidan Emam, Esfahan

伊斯法罕王侯广场通常被用于阅兵、庆典、观赏马球、行刑等。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王侯广场改名为伊玛目广场,伊玛目为伊斯兰圣人之意。

伊斯法罕王侯广场是 仅次于北京天安门的世界第二大广场

伊斯法罕王侯广场上最值得瞩目的是皇家清真寺,它的建筑设计,以及镶嵌的 大量风格图案达到了传统的清真寺建筑艺术的一个巅峰, 是典型伊斯兰风格的宏伟建筑

全球最大的土坯建筑群

巴姆城及其文化景观

Bam and its Cultural Landscape

这里是伊朗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大约形成于6000年前,曾是“丝绸之路”和“香料之路”的必经之地。

巴姆古城曾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土结构建筑,历史可追溯到2500年以前,估计建于萨珊王朝之前。

根据资料显示, 由于古堡所在的环境非常干旱,只有黄土,寻不到石头,因此巴姆堡才被建成土坯结构。

西亚第一个多文化帝国的首都

帕萨尔加德

Pasargadae

帕萨尔加德这个名称是从希腊语而来。 直到大流士一世计划在波斯波利斯建都前, 帕萨尔加德一直是阿契美尼德帝国的首都。

阿契美尼德帝国被认为是 第一个尊重其子民文化多样性的帝国,帕萨尔加德因此成为了 西亚第一个多文化帝国的首都

阿契美尼德的建筑反映出其对不同文化的融汇贯通。帕萨尔加德的宫殿、花园和居鲁士的陵墓都反映了皇家艺术和建筑的特色,以及波斯人的文明。

帕萨尔加德遗址也包括已知早的四重花园设计。

泰姬陵的先驱

苏丹尼叶城

Soltaniyeh

苏丹尼叶城是伊卡哈尼德王朝的首都, 是波斯建筑成就的良好典范,还是伊斯兰建筑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纪念碑。

它是伊朗现存的最早双层圆屋顶建筑,陵墓的内部装饰也很出色,波普等学者形容这座陵墓为“泰姬陵的先驱”。

此陵墓号称 世界上最古老的双层圆顶,最难得的是它内部仍然 完好地保存着马赛克、彩陶、壁画,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亚美尼亚人的唯一遗迹

伊朗的亚美尼亚修道院

Armenian Monastic Ensembles of Iran

在伊朗这个伊斯兰国度,这些别具风格的修道院是不可错过的重要景点,可以看到亚美尼亚文化与拜占庭、波斯等其他文化、宗教大规模交流的影子

修道院建筑群体现了亚美尼亚建筑和装饰传统的普遍价值,见证了与其他区域文化,特别是与拜占庭、东正教和波斯文化之间非常重要的相互交流。

亚美尼亚修道院群 是亚美尼亚人留下的唯一遗迹表明波斯和亚美尼亚文化和文明有着很深的联系。

中世纪伊斯兰建筑元素的大集合

阿尔达比勒市的谢赫萨菲·丁圣殿

与哈内加建筑群

Sheikh Safi al-din Khānegāh

and Shrine Ensemble in Ardabil

这是伊斯兰教苏菲派的精神休憩之所, 建于16世纪初至18世纪后期,采用伊朗传统的建筑形式

在这一保存完好的遗址中,我们可以看到精巧的建筑外观与丰富内部装饰,以及一批出色的古董收藏。

这一建筑群作为中世纪伊斯兰建筑元素的 大集合,是当今非常罕见的。

波斯文明的突出代表

波斯园林

The Persian Garden

波斯园林,是分布在伊朗的9个省份的9座园林,分别由帕萨尔加德花园、天堂花园、四十柱宫花园、菲恩花园、阿巴斯-阿巴德花园、王子花园、杜拉塔阿巴德花园、帕赫鲁普尔花园以及阿克巴里耶花园共同组成。

它们既体现了波斯园林设计原则,又展现了波斯园林为适应各种气候条件而发展出来的多样风格。从波斯园林身上我们可以体会到艺术与实用的完美融合。

波斯园林的 主要设计理念突出了对伊甸园及琐罗亚斯德教四大元素——天空、水、大地、植物的象征意象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楼台、亭榭、墙垣以及精密的水流灌溉系统是园林的重要特征。

世界最高的砖塔

贡巴德·卡武斯高塔

Gonbad-e Qābus

贡巴德·卡武斯高塔是一座巨大的 砖制陵墓高塔全是世界最高的砖塔,也是伊朗 最精致的古迹之一,已有1000年历史。

这座高塔是 柔然古城唯一的遗迹,见证了中亚游牧民族和古代伊朗的文化交流。

在塔的底部,刻有库法体的阿拉伯语铭文。铭文显示:“这个纪念塔是在卡武斯命令下为其建造的,建于太阴历397年,太阳历375年。”

神奇的是贡巴德·卡武斯高塔有一些奇异的声学特性。塔内会有回声传回到你耳朵时你会听到声音变得奇怪,像是旁边上的隐形人发出的声音。有机会去可以试试。

伊朗最大、最富历史内涵的清真寺复合体

伊斯法罕聚礼清真寺

Masjed-e Jāmé of Isfahan

伊斯法罕聚礼清真寺包括 四座不同时代的宗教建筑,拥有华丽的 马赛克装饰

进入清真寺会感到一份很不同的气氛,这里吸引人注意的不仅有 色彩耀目的马赛克装饰,还有 朴实的土砖装饰,墙上仍雕满各式各样的 伊斯兰花纹图案。可以说是艺术的集大成者。

清真寺的另一特别之处是它的圆拱顶内厅和柱廊大厅,不过想要进去参观的话需要由看守人打开房门后才能入内参观。

伊朗迄今为止最早的城市

被焚之城

Shahr-i Sokhta

“被焚之城”,也译作焚毁之城,或简称为焚城。不过这座城市的历史名称无从考证,因曾两次毁于火灾而得名“被焚之城”。

根据遗址规模和考古发现,被焚之城被认为是伊朗迄今为止最早的城市, 与苏美尔文明属同一时期。

被焚之城有大量深埋于地下的物品被挖掘出土,由于气候干燥,这些文物一直保存完好,使得这片区域成为 研究公元前三千年社会群体的最理想之地。

当小印给大家介绍这些文化遗产的时候,有几个字眼会频繁出现:“最大”、“最古老”、“最高”、“罕见”、“唯一”。

这些字眼无一不说明这些文化遗产的 独特性与不可替代性,它们见证了人类的历史长 河。

“站在遗址和废墟上,人们可以意识到,无论人类的文化和精神强大到什么程度,时间和自然的力量终究是不可抗拒的。”

——齐美尔

虽然这次事件看似是一场虚惊,但回顾21世纪,多少珍贵的历史遗迹因为战火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2001年,阿富汗武装派别塔利班不顾联合国和世界各国的强烈反对,摧毁了世界文化遗产、希腊式佛教艺术的经典作品——巴米扬大佛;

2003年,在萨达姆·侯赛因政权被推翻后不久,伊拉克国家博物馆遭到洗劫,流失文物多达1.5万件;

2012年,利比亚教派战争中,苏菲教派的沙阿卜清真寺内外约50座苏菲派墓地被破坏,利比亚苏菲派学者阿卜杜拉·沙阿卜的陵墓也在其中;

2013年,埃及马拉维国家博物馆惨遭暴民打砸抢,超过千件文物丢失;

2014年,联合国发布报告称,自2011年爆发冲突后,叙利亚境内至少290处文化遗产被损毁或被盗;

2016年,沙特-阿联酋联军轰炸了也门的历史名城考卡班。联盟空军还对历史名城萨达内的伊玛目哈迪清真寺发动了袭击……

数据来源于澎湃新闻

战火下的它们令人唏嘘,我们总将会消失,仅留下的文化遗产请不要用炮弹去摧毁它。

不过特朗普为什么要抓着文化遗产不放呢?知乎网友@马赛克有个精彩回答,小印和大家分享一下。

inker们,你们怎么看。

*图片来源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