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2019:配送协议无温度,骑手安全缺保障,平台该反思啥?

原标题:外卖2019:配送协议无温度,骑手安全缺保障,平台该反思啥?

文/李俊慧 校对/陈莉

“没有什么比生命的失去更令人痛心”。

看上去虽只有短短14个字,但充满温度和温情,读起来令人为之动容。

2019年12月23日,就身着美团外卖服装的男子在店铺内持刀伤人一事,美团外卖对外发布的声明中使用了这个表述。

2019年12月22日14时许,武汉洪山区一商场内,身穿美团外卖服装的男子在店铺内持刀伤人。

随后,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通报称,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系外卖配送员,与商场员工发生口角后将其刺伤,受伤男子已无生命体征。

2019年12月23日,美团外卖发表声明称,事件起因于该配送员到超市取货品时,因取货问题与店员发生口角最终酿成悲剧。正在配合警方调查真相。

而在该声明中,美团外卖还进一步表态称,我们责无旁贷,将承担责任、查找问题、全力改进。

如今,距离意外事件发生已经过去半个月,事情的真相有待有关部门最终查实。

虽然,这次发生意外的外卖员身着的是美团外卖衣服,但是,如果不将其中的症结破解,谁也不能避免下次身着饿了么或其他外卖平台的外卖配送员,也会上演类似事件。

那么,在外卖配送服务中,当用户、骑手或商家等发生意外时,外卖平台到底有没有责任?又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复杂外卖服务:用户、商家、平台和骑手,多重权利义务交织

“动动手指,外卖到家”,对点外卖的用户来说,感觉叫外卖既简单又方便。

但是,从法律角度梳理的话,外卖服务其实一个复杂的、多主体权利义务交织的法律关系综合体。

不论是美团外卖,还是饿了么外卖,目前的外卖服务都涉及四大主体,包括外卖平台、用户、商家和骑手。

其中,由于外卖平台业务范畴不同,平台与用户之间的法律关系所指向服务也各有不同。

比如,美团外卖的用户,点击“骑单车”时,就与平台建立起了单车租赁服务。

平台与商家之间的基础法律关系是简单的,就是商家入驻平台,平台给商家提供展示、推广、交易撮合和代收款结算服务等。

相对而言,以骑手为主要参与主体的外卖配送服务,所涉法律关系或商业模式最为复杂。

模式一:外卖配送可以看做是骑手与用户发生的个人间的劳务或委托关系,用户付费请骑手帮忙取餐、送餐;

模式二:外卖配送也可以看做是骑手与商家之间的劳务或用工关系,由商家雇佣骑手给指定用户送餐;

模式三:骑手或骑手所在单位接受外卖平台委托,代为给平台上的外卖订单提供配送服务。

简单说,外卖配送的责任主体和经营主体是外卖平台,具体实施主体是骑手或骑手所在单位。

从实践来看,包括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外卖等在内的主要外卖平台采用的是“模式三”。

平台将外卖配送服务当作一种资源或商机,采用加盟或服务外包的模式将外卖配送服务交由骑手或骑手所在的单位负责。

比如,很多外卖配送服务公司与饿了么签订的是《“饿了么配送”加盟合作协议》,另有一些外卖配送服务公司与美团外卖签订的是《配送服务协议》。

外卖人员安全:骑手与平台并无直接劳动关系,平台似乎可免责

“其他参与者”,这是美团点评在招股说明书中,对外卖骑手与平台之间关系的描述。

2018年9月20日,美团点评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全球“外卖第一股”。

美团点评此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4季度,我们的日均活跃配送骑手数量约53.1万人。”

对于潜在经营风险,尤其是与骑手相关的风险,美团点评的招股说明书是如此描述的:如果我们网络上的其他参与者(如配送骑手或司机)没有遵守适用的规则及法规,或因其造成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我们亦可能承担责任

事实上,从外卖配送服务来看,当前包括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外卖在内的各大外卖平台,它们与骑手之间并非直接的雇佣关系或劳动合同关系。

简单说,虽然外卖骑手们身着统一的“美团外卖”或“饿了么外卖”服装,但是,他们并不属于饿了么外卖或美团外卖的正式员工。

而在身着美团外卖服装的男子在店铺内持刀伤人一事后,尽管这些骑手并非美团点评的员工,但美团外卖也及时对外予以发声,其背后原因也就不难理解了。

但问题是,不论是外卖骑手,在送餐途中遭遇意外,还是取餐或送餐中,致用户或商家利益受损,外卖平台到底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呢?

按照《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

简单说,骑手在送餐过程中,不论是对用户,还是对商家,发生的侵权行为,有可能是由他自己或他所在单位负责,而似乎与外卖平台没有任何关系。

但按照《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群体缺乏保障:确认劳动关系、医疗费赔偿成为外卖骑手常见纠纷

2019年11月21日,美团点评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美团点评当季总收入为275亿元,同比去年实现了44.1%的增长。

其中,餐饮外卖交易额当季达到1119亿元,同比去年实现了40%的增长,餐饮外卖业务收入为156亿元,同比去年实现了39.4%。

可以看到,餐饮外卖业务收入占到了美团点评收入的56.7%。

相信类似饿了么外卖等其他主要外卖平台的收入贡献占比也大抵如此。

因此,美团点评虽然提供“吃喝玩乐购”全链条式生活消费服务,但是,外卖业务堪称它最大的“现金奶牛”业务。

而外卖业务收入的来源,应该主要包括两块,面向商家收取的服务费和面向收取的配送费。其中,配送费需要和配送服务公司或骑手们实现分成。

通过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外卖配送”,可找到1400余件相关生效判决,所涉案件主要为外卖骑手群体与配送公司有关确认劳动关系、劳动争议、保险纠纷、工伤认定和机动车责任事故纠纷等等。

简单说,外卖骑手群体在劳动地位确立、第三方保险救济和送餐途中交通安全保障等方面存在众多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美团外卖或饿了么外卖作为第三人或共同被告参与了案件,但在这些案件中,外卖平台很少被判承担连带责任或补偿责任。

而这正是需要进一步探讨的焦点所在,外卖配送的主体责任到底应该视为配送公司,还是外卖平台,外卖骑手与外卖平台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完全无关,还是应该认定属于“劳务派遣”?

按照《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劳务派遣期间,被派遣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派遣的用工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劳务派遣单位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简单说,如果认定外卖骑手与外卖平台属于劳务派遣关系的话,一旦在外卖配送途中发生事故,不论是外卖骑手,还是其他受伤群众,责任主体就应该由外卖平台承担。

美团外卖发布的《城市新青年: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显示,2018年超过270万骑手在美团外卖获得收入。

而饿了么蜂鸟配送发布的《2018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显示,蜂鸟配送注册骑手超300万人。

因此,如何让数百万外卖骑手群体更体面、更安全或更有保障的送餐,不仅需要美团外卖、饿了么外卖等外卖平台深入反思,也需要引发社会各界长期关注和理性讨论,以期促进涉外卖骑手群体保护法律完善和救济机制健全。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长期关注、及等相关政策、法律及监管问题。邮箱:lijunhui0602#163.com,微信号:lijunhui0602,微信公号:lijunhui050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