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旅游攻略:汉口江滩的灯光秀,百年网红老建筑旁的美味甲鱼

原标题:武汉旅游攻略:汉口江滩的灯光秀,百年网红老建筑旁的美味甲鱼

天气转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氤氲,我害怕人情冷暖,害怕每个人变得口不对心,就像这郁郁葱葱的潮湿,冷的人张不开神。于是便邀上几个好友,逛逛汉口。

上了大学,突然觉得一切都远了,曾经的朋友天南海北,无话不谈直到无话可说,生活际遇大不相同的我们,在面对美的欣赏,心态大概也不同了。江城,这个在填报志愿时拼命想要逃开的地方,却在我与之邂逅四年后缠绕住了我,像是作茧自缚,我爱上了这里。

几个朋友从外地赶来,他们亦是风尘仆仆,照例,我推荐了一些老地方,那些具有人情味儿的老街老巷,远比家喻户晓的光谷、楚河汉街一流令人心动,。穿梭在这里,我从未觉得乏味,反而是同景不同情。

汉口是值得一逛的,却不仅限于江汉路,这里的老故事太多了,大概几天几夜也讲不完,我们也只能窥得其中的一角。我们沿着几条街,而我充分发挥我文科生的优势,给他们讲讲历史故事,辛亥革命是一个烟头引发的惨案,蔡锷将军是如何护国护法,众人哈哈大笑,笑历史,也笑我们的过去。

特别值得讲的其实是平和打包厂,这个原本是20世纪在英租界的一家打包棉花的工厂,现在却改成了一个著名的地标式建筑,走进大门,依稀还能看见房间众多的“车间”,在追求新奇的今天,我反倒是越来越追求老样子带来的感动,我和朋友们路过高耸的棉花运送滑梯、厚重的工厂大门、燕尾式的钢梁,也看到了具备现代特色的玻璃地板、后现代的工艺品,这不就是传统与时代交融的武汉带来的感觉吗?

走走逛逛天色将暮未暮,晚饭时间到。我寻思着商圈虽多,但若是烤肉火锅之流未免落了俗套,于是便来到之前本地朋友推荐的一家甲鱼店,几位同学远道而来,正好大补一下。

这家店名叫“元银状元甲”,店铺不大,但是一进门暖暖的灯光驱散了门外刺骨的冷。让朋友们就坐,我作为东道主来点菜,我有心玩个花样,跟店主说了朋友们的口味要求和价位需要后,玩一场“勇气局”,结合他们店的特色给我随意上菜。

由于这次新颖的吃法,在和朋友聊天之余,我又多了些期待和忐忑。害怕店主安排的菜只能勉强入口,又期待会不会有什么意外之喜。

第一个上来的就是两个大锅,甲鱼两吃,一锅炖羊肉,一锅烧鮰鱼肚,都是冬日里的补足之物。羊肉口口汤汁饱满,肉不柴,但又不像有些商家为了追求滑嫩的口感而一味地“做作”,甲鱼就更不用说,裙边饱满,爽滑浓郁。听说这也是家老店了,口碑很不错。我闺蜜就连连称好:“别的不说,就凭这份量足就能给满分,更何况味道还很不错。”

鮰鱼肚不会有一点腥,反而吸收了酱汁越发鲜美。我是不爱鱼肚的,觉得太肥,这家鮰鱼肚却做得很好,不肥不腻,满满的胶原蛋白,我笑称“喂进嘴的是肉,吞下去就变成了养肤神器”。

今天来的很巧,老板加了一个只有冬季才特有的甲鱼蛋,一只甲鱼都很补,何况一堆小甲鱼?我忍不住吃了很多,朋友们都笑骂我是“真香怪“,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还有些小菜,臭豆腐、香煎鲫鱼、红糖糍粑等都可不提,唯独一道凉菜真的惊喜。这道菜是我的一位“吃货大佬“朋友强烈安利的,说是要来这家店一定要点,别看他只要十块钱,样子也不起眼,却和甲鱼是绝配。本来我也不知道这个菜叫什么,只觉得味道爽口特意去问了问,原来是芥兰。

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没有吃过,但是初见印象很好。大肉大荤吃多了难免觉得味道重,怕腻,爽口小凉菜则刚好解腻。口感有点像黄瓜,但比黄瓜味道还要清新淡雅,就像一款森林味道的香水,能够让人瞬间平静。

吃完饭天已经完全黑了,正好可以去江滩看看灯光秀。热闹过后,大家似乎也有点沉寂,默默无闻地走着。不知是谁突然一笑,大家也跟着笑起来。原来历尽千帆,大家归来仍是少年。

作者:周伶俐

图片:舒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