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动风云八百年,扒一扒白莲教那些事

原标题:搅动风云八百年,扒一扒白莲教那些事

白莲教是推翻元朝、建立明朝的主力军,因此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深深懂得白莲教威力的可怕,一上台便严厉禁绝。然而,白莲教活动并未因朝廷的禁断而消迹。有的活动已爆发为武装的对抗,朝廷虽然严加镇压,仍是此起彼伏,未能平息。这是因为经过元末农民大起义后,白莲教不仅经历了战斗的锻炼,而且更加普及和深入民间。它已在全国的许多城镇和村落,有了自己大大小小的据点,时隐时现,各个据点可以联结成线,然后扩大为面,失败时又可化面为点,可进可退,可整可零, 可以在一个地方生根结果,也可以转移他方插柳成荫。整个明清时期白莲教的活动整体情况就是如此。

这对朝廷来说当然是极大的隐患和威胁,实际上明亡的序幕和清衰微的转折, 正是由规模浩大的徐鸿儒起义和川楚白莲教起义所触发的。而造成明廷悲剧最有影响的人,恰恰是明朝的创建者朱元璋。他借助于奉弥勒的红巾队伍取得了天下,同时他也造就和丰富了红巾队伍中的宗教分子,使他们有了更多的斗争和推翻现有统治的经验、退却和隐匿的经验以及联络群众使自己生存壮大的经验。当朱元璋决心禁绝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比以前大为丰满和成熟了。朱元璋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封建专制帝国,而他们却为自己的徒孙们留下了一条在专制帝国中生存发展、捣乱反叛的道路。

明清两代与白莲教有关系的大大小小的武装暴动仅见诸官方文书中的便有数百起之多,几乎年年都有,范围之广,遍及整个中原, 深入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和漠北边境的蒙古族地区。

唐赛儿像

明初最大规模的白莲教起义是著名的唐赛儿起义。唐赛儿是山东蒲台县人,林三之妻。林死后据说唐偶得一石匣,内有宝剑兵书,唐研习后通晓法术兵法,以传白莲教为名,集合民众数千,于永乐十八年二月(1420 年)起事,兵力达到数万人。永乐帝调动大军,才镇压下去,但在数万大军围剿之下,唐赛儿居然逃脱,令朱棣大为震怒。因为谣传唐赛儿出家为尼,躲入寺院,明朝廷在北京、山东等地的寺院里搜捕尼姑数万人之多,最后也没能擒获唐赛儿,白莲教在民间的潜势力之强大可见一斑。

嘉靖年间,轰动朝野的“李福达案”便是白莲教势力所一手策划。李福达,又名李午、张寅,祖辈是世代传教的白莲教世家。他宣扬“弥勒佛空降,当主世界”, 在正德初年曾因参加王良、李越的白莲教,戍山丹卫和山海卫。后逃还,改名为“午”(一作伍),为清军御史查获,再戍山丹卫。复又逃居洛川,利用弥勒教聚众数千人, 欲图起事。因事暴露,其首领邵进禄等人被杀,李福达因先回家得免,更名张寅。以黄白之术得信于武定候郭勋,输粟捐官为太原卫指挥。山西巡按御史马录以张寅即是弘治时逃脱的李福达奏报朝廷,并弹劾郭勋庇奸乱法。都察院查实,诏郭勋对状,言官也交章上疏劾郭勋,三法司及文武大臣拟定其罪。郭勋因在议礼中支持张璁、桂萼,张、桂遂上疏说郭勋因议礼而犯众怒。世宗大怒,遂命张璁掌都察院,桂萼掌刑部, 主持三法司会审,张、桂一反前狱,定张寅不是李福达,并诬马录等因恨郭勋而构成冤狱,并上书列开诸臣罪名。嘉靖六年八月,遂罢谪刑部尚书颜颐寿等四十六人,张寅还职。世宗以张、桂平反有功,赐二品服俸,给三代诰命,并编《钦明大狱录》, 颁示天下。嘉靖时,四川白莲教首蔡伯贯起义,蔡伯贯的师父名李同,是李福达的孙子,李大礼之子。李氏家族的宗教活动,自成化年间李福达的祖父开始,至此已延续五代,近百年之久。

到了天启二年(1622 年),一次规模巨大的白莲教起义爆发了,即山东徐鸿儒领导的大起义,这是明末农民大起义的序幕。徐鸿儒是河北蓟州闻香教主王森的徒弟。王森于滦州石佛口传教,自称得妖狐异香,故倡闻香教。万历二十三年(1595 年),曾因传播“邪教”罪被捕,用贿得释, 入京师。在北京他广交外戚宦官,继续行教。只因他的徒弟李国用用符咒召鬼,另立教派,和王森一派发生矛盾争执,终于事发。四十二年(1614 年)王森再次被捕,五年后死于狱中。王森死后,他的儿子王好贤和徒弟徐鸿儒、于弘志继续传教,信徒益多。天启二年(1622 年),王好贤与徐鸿儒相约是年中秋共同起兵,因计划泄露,徐鸿儒只好将计划提前,于五月起兵,自号“中兴福烈帝”,称“大乘兴胜元年”,以红巾为识。从五月至六月,相继攻陷郓城、邹县、滕县、巨野、峄县等地,十一月失败。于弘志于六月据武邑白家屯,将取景州,接应徐鸿儒,但举事七日即失败。徐鸿儒等人在山东经营二十年,徒众不下二百万人,起义规模巨大,朝廷为之震动,称此为“二百六十年来未有之大变”。

白莲教在明清两代屡禁不绝,屡败屡战,势力不断积聚壮大,终于在嘉庆元年爆发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白莲教起义。历时九年多的战斗中,占据或攻破州县达二百零四个,抗击了清政府从十六个省征调来的十余万军队和数十万乡勇,歼灭了大量清军,击毙副将以下将弁四百余名,提督、总兵等一﹑二品大员二十余名,清政府耗费军费二亿两,相当于四年的财政收入。由此成为清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接下来的两件事情,则令清廷感到了白莲教所带来的恐怖。

清嘉庆八年(1803 年)闰二月二十日,嘉庆帝从圆明园启銮返回紫禁城皇宫。按照惯例,嘉庆帝带领朝中重臣、御前侍卫自圆明园上马车驾,入神武门后换乘御轿进宫。因近日清军镇压白莲教的战争取得了胜利,平定教乱,嘉庆帝一连数日带领群臣在圆明园欢歌宴饮,吟诗作赋,几天前还亲往东陵谒拜乾隆父皇。此时嘉庆帝在返回皇宫的路上还满心欢喜,陶醉在连日的喜庆之中。就在嘉庆帝换轿欲进入神武门内的顺贞门时,忽从神武门内西厢房南墙后冲出一条大汉(名叫“成德”),手持短刀直奔御轿而来。在场的众多护军、侍卫一时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懵,一个个呆若木鸡,不知所措。轿旁的御前大臣定亲王绵恩还算清醒,意识到情况不妙,忙迎上前去阻挡大汉,固伦额附拉旺多尔济、乾清门侍卫丹巴多尔济等几人也随即冲上前去与大汉搏斗。嘉庆帝被这突发事件吓得魂飞魄散,慌忙逃入了顺贞门内,先前的喜庆之情霎时间烟消云散。大汉见嘉庆帝逃走,手挥短刀左扎右刺,一心追杀皇上。经过一番激烈搏斗,几人将大汉团团围住,终将大汉擒住,侍卫丹巴多尔济被刺伤三处,定亲王绵恩的袍袖也在拼杀中被刺破。

白莲教经书之一

这件事的内幕和背景,由于成德本人坚不吐供,始终未能搞清,看来像是一件个人因遭遇悲惨而愤慨失望所激起的偶然行动。直到嘉庆十八年(1813 年)天理教林清在北京举事失败以后,才得知原来成德也是当时活跃于京畿一带的天理教的一分子。他曾于刺杀皇帝之前和豫王府的包衣庄头祝现去过林清同党山东金乡崔世俊家。祝现是林清党中一个重要人物。

嘉庆十八年的白莲教支派天理教起义更被视作清廷的奇耻大辱,“汉唐宋明未有之事”。这次起事的可怕之处不在于规模有多大,而在于发生在皇宫大内,且有宗室子弟参加。事先,天理会首领林清组成一支一百四十人攻打皇宫的小队,进京与皇宫中的天理会教徒太监刘得财等六人会商,联络正蓝旗豫亲王府的包衣陈爽、祝现,正黄旗汉军独石口都司曹纶及其子曹福昌,宗室子弟海康、庆遥等八旗会众参加,分头接应。

九月十四日,林清率队攻打皇宫,命小队潜入京城,分散于饭铺、酒楼等处。十五日,或头裹白布,身藏小刀;或扮作卖柿子的小贩,在柿筐中藏刀,分东西两路进入内城。东队由陈爽、刘呈祥带队,太监刘得财、刘金领入东华门;西路由陈文奎、刘永泰带队,太监张泰、高广福领入西华门。太监王福禄、阎进喜等专为内应。东队接近东华门,被护军察觉,闭门拒守,起义军小队进入宫门者只有五六人。西队七十多人进入西华门后,击毙护军,冲入尚衣监水颖馆,攻打隆宗门,被清护卫军击败,向南撤退,在宫城树起“大明天顺”“顺天保明”的白旗。皇次子绵宁、总管太监常永贵指挥侍卫、太监进行镇压,仪亲王永璇、成亲王永璇、庄亲王绵课等率领健锐营、火器营官兵千余人从神武门进宫。起义军小队激战一昼夜,至十六日午, 战死三十余人,被俘四十余人,攻打皇宫的战斗遭到失败。

自古以来,能在朝廷尚掌控政局,没有出现割据混战、天下大乱的情况下,兵临皇宫乃至迫使身为皇子的绵宁(即后来的道光帝)亲自手持火枪上阵抵御,而且起事者中有朝廷宦官、宗室子弟参加,可谓空间绝后的奇观。

天理教失败之后,白莲教继续在直隶、山东、河南、山西等地传播。由于“白莲教” 三字已经成为莫大的忌讳,所以他们都是以八卦教、红阳教、荣华教等名义在民间秘密传播。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八卦教,曾在临清发动起义的清水教和上文提到的天理教便是它的分支。清廷据此对八卦教采取了严厉的镇压政策,为首者则一律处死。在这种高压政策下,八卦教徒便用传习拳术来隐蔽自己,出现过“拳会”“红拳会”“义和拳会”等名义,这便是义和团的前身。义和团的“扶清灭洋”固然是在民族危机空前严重的情况下的一种“以德报怨”, 但仍旧未能挽救清王朝的衰落趋势,反而给清帝国带来了八国联军的侵略、耻辱的辛丑条约,十年后终归覆灭。白莲教反抗元朝,造就了明朝,又被明朝恩将仇报。此后它一直立志于反抗清朝,最后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加速了清朝的覆灭,白莲教与元、明、清三朝之间的恩怨纠葛也一并了结。

本文节选自《秘密战3000年》(三册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