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文娟:我付出,我快乐 (班主任个案总结)

原标题:蒋文娟:我付出,我快乐 (班主任个案总结)

案例背景

小张,男。内心敏感、多疑,缺乏安全感。父母常常争吵甚至打架。都说童年是天堂,但张某某的童年是在父母的吵架声中长大的。父母离婚后,张某某被判给了爸爸,爸爸常常为了很小的事情打他,才两年级的他就经常独自跑到妈妈的工作单位找妈妈。到四年级时,他就发展到找不到妈妈就不回家,而宁愿在路上逛一夜,最后被警察、治安人员送回家,回家后还是免不了爸爸的一顿打。到后来,他开始逃学逃课,就是到了学校,上课的效率也是很差,导致成绩一落千丈,中考失利。

进入职校后对于小张而言,职校的学习生活对他依然不能适应,面对语数外文化基础课,小张存在着严重的抵触情绪,在班级里和同学们很难和睦相处。有时候几个同学一起说话,张某某同学就认为大家是在讨论他;他本身的文化基础课基础薄弱,导致成绩不理想,在班级有自卑想象;他因为从小在爸爸的挨打下长大,导致非常敏感,紧张情绪也比较明显。为了缓解他紧张的情绪,带他参与了几次学校“爱心社团”的活动。想借助于学校爱心社团的力量感染他,从而让他跟随社团学长学姐们,通过整理学校废品资源,学习付出、奉献、合作。

目标思路

心理学家莫顿伊奇告诉我们,负面的“镜像知觉”(mirror-image perceptions)在很多地方都成了通往理解与和平的障碍。这种心理现象是无与伦比的,因为这种影响的特点就是:它们可以自我证实(self-confirming),也就是说当A认为B对他存在坏印象时,那么A就会以充满敌意的方式对待B,那么A的期望就得到了证实,因此一个恶性循环开始了。这种心理在小张身上非常明显,想要改变不能靠说教,不能靠讲理,可以用实际行动来引导他,用活动来温暖他。

分析了小张的情况:家庭原因:张某某生活在单亲家庭中,和自己的父亲从小就没有感情基础,而且爸爸教育方式的粗暴,使张某某对父亲充满了害怕、疏远,并形成了偏执的性格倾向,总觉得别人在针对他,都是别人的错,他自己什么错也没有。学校原因:张某某在初中学校与同学关系相处不和睦,同学们都嘲笑他为“逃学大王”等,老师也经常因为他没完成作业、成绩不及格等原因批评他,他觉得初中的老师和同学很针对他,在初中几乎没有好朋友。

接下来取得家长的信任和配合,争取家长的理解和支持。建立和谐的亲情关系,努力创设良好的环境,来巩固教育调适的成效。其次是发掘他身上的闪光点及时肯定与鼓励,创造条件让他在爱心社团活动中发挥一定的作用,在情感教育、激励教育的基础上实施成功教育,帮助他提高自信心,重塑美好的心灵。最后再是生活上关心他,行为上矫治他,学习上辅导他,在取得他信任的基础上改变他的认知结构,采用耐心转化和严格要求相结合的原则,从而达到内化,最后做到自律的目标。

过程方法

一、用温暖的活动感染他

爱心社团成员来自我们三个年级,主要承担了学校废旧物品的回收工作,爱心社团同学们每周四中午就会活跃在学校的各个班级、办公室,整理废纸箱、饮料瓶、用过的本子、废旧的试卷等等。一切可以回收再利用的资源都是他们的“宝贝”。

这一天,20多位同学怀着激动的心情,身着整齐的绿色背心来来到教学楼111教室门口,进行我们本学期第一次实践。这一次,我把张某某同学一起带过来参与,这个社团的活动完全由同学们自愿加入、跟随学长学姐一起劳作,然后再决定是否加入社团活动。这次的活动和以往一样,同学们把校园内班级内不和谐的所在--——废纸、塑料瓶、塑料袋、牛奶盒……垃圾花样层出不穷。看见张某某同学一边整理着空瓶子,吐槽着瓶子的脏、臭、恶心;一边嘴里在嘀咕着自己曾经偶尔有过的随手乱扔空瓶子的行为,趁着火候进行了思想的交流,告诉他正在用实际行动帮助他人,帮助班级,帮助学校。事后在班级进行了公开表扬张某某同学肯付出、愿奉献,能合作的品德。此后的几次劳作后,采用“沟通”、“融洽”法多次与其家长取得联系,激起父亲正确教育孩子的热情,帮助家长树立起教育孩子的信心,让家长感到学校、老师、同学们都愿意帮助他的孩子,也让家长与学校共同担负起教育孩子的责任,指导家长共同做好转变工作。这真是生动的自我教育。

二、用实际的行动引导他

张某某在班级学习成绩不理想,上课纪律也不太好,可是我发现每周四中午,都会准时出现在底楼111教室门口,都会依约和大家一起将班级资源统一集中,再将班级资源进行清洗、踩扁和分类,在劳作的过程中张某某满头大汗,但还是干劲很足。慢慢地,他身上的问题逐渐显现出来了,发现爱心社团里有部分同学都很排斥他。他很愿意管人,虽然都管得在理,但同学都不服他管,对他很是不屑。我就向其他同学了解情况,同学们七嘴八舌,“他要我们整理地快一点,他自己却慢慢地来”、“别人说他两句,告诉他怎么分类更快,在他眼里好像针对他一样,像装了定时炸弹,一下子就爆发”……老师们也发现,张某某对批评特别敏感,一句话可能让他暴跳如雷,甚至会和老师顶撞。于是借机和张某某进行了沟通,考虑他敏感的内心,谈话的方式尽量让他认同,告诉他:人们往往会对喜欢他们的人有好感,你的态度传递给其他同学的信息是对他们的厌烦和不耐烦,让他们觉得你不喜欢他们,这伤害了他们的自尊,引起了他们情感上对你的反感。而你用高于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其他同学,这进一步加深了他们对你的反感,觉得你针对他们,为了自我保护,他们反过来也会用你对他们的标准来要求你,并用“放大镜”来观察你的一言一行,甚至跟你作对。他们的做法使你原本就存在的“他们都在针对我”的观念进一步坚固,这样你的人际关系就进入恶性循环中,是吗?张某某沉默了,用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我。之后在爱心社团的活动一如既往的坚持着,把这种行动带进班级,把班级的卫生工作提升了,把个人的情绪缓解了,至少能在班级和同学们正常相处了。

三、用活动的力量提升他

张某某同学在爱心社团中依然坚持着,每周四中午他都会准时参加劳作,用他的话来说:"校园里见得最多的垃圾,就是同学们喝剩下的各种饮料瓶和易拉罐、还有纸箱书本等纸质废品。我和大家一起在做的就是在别人眼里是垃圾,在我们眼里却是一份爱心的资源,进行回收清洗整理,换成一角一元,把这些日积月累的心意捐到慈善机构,奉献出大家的爱心,然后我也很快乐。"当听到张某某同学告诉我这些话的时候,除了惊喜更多的感动,通过一次次的劳作,他能找到自信、快乐,从而能改变他,引导他往更好的方向努力。

根据张某某同学的表现及时给予肯定,并且和他进行了谈话,缓缓说道:"你年幼时,为了保护自己不得不寻找各种理由来逃避挨打,就象刺猬一样一有风吹草动就竖起自己的刺。但现在,你渐渐长大了,逐渐有了是非观,不能再用小时候的方式对待现实的问题了,你现在面对的也不再是你的爸爸,即使有什么错误,你承认了就是个好孩子,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否则老师和同学会误以为你不坦诚,不诚实的,明白吗?在爱心社团里,同学们渐渐都接受了你,每一次的劳作都会交给你任务,就是对你的认可,对吗?"张某某又一次用力点了点头。

成效展望

张某某积极参加所在街道社区服务,还积极参加社区党员服务中心公益劳动,在帮助他人的同时,张某某同学感言:“我真幸福啊!”也更加珍惜和感恩父母、老师、同学对自己的关爱。

通过参加这些志愿者活动,张某某同学学习了新的技能,提高了动手能力和与人交往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了解到社会上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学会用真诚和爱心为他人带来温暖、关爱和帮助。

通过张某某这个学生2年的学习生活,我深深感到家长真的得在教育孩子问题上谨慎再谨慎,在教育时,尽可能地避免负面行为,更多地鼓励,积极地评价,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长处和优点,培养自信心,给他更多的关注和期望。

粗暴的教育方式导致的直接结果是张某某的逃夜,所幸他还没有遇上坏人和结识坏朋友,但更深远的影响将是性格上的缺陷,这将给他的一生烙下阴影,也幸好张某某同学的心理在不断健全,性格还未完全定型,在适当而正确的引导下他的可塑性还是很大的,期望着他生活中多一点快乐,找回失落的童年。

作者:上海市振华外经职业技术学校 蒋文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