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校一篇论文竟然署了13人,谈谈学术挂名乱象

原标题:某高校一篇论文竟然署了13人,谈谈学术挂名乱象

来源 | 募格课堂整理自中国青年报

编辑 | 学术君

一、那些被要求挂名的经历:

上海某高校的一位老师,日前无奈拉黑了一位同行。因为这位同行在某个微信群里主动加了微信后,就三番五次要求和这位老师谈谈,想在这位老师即将出版的一本书上挂名。被拒绝后,这个人竟然到老师朋友圈发帖下面留言骂人。

这位老师遇到的情况不是个别的。另一位高校教师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挂名者提出的条件是每年用这位老师的教材,一年100多本。只是不如上海老师遇到的挂名者“执着”,被拒绝后就不再要求了。

2019年岁末,“水木社区”论坛上一位老师愤怒地发帖:“某个单位‘青千’(即“青年千人计划”——记者注)想造假,让我们团队给他一个国家级教学成果。他根本就没有参与过,甚至没上过课。我说你这是典型的造假,出了事我们都遭殃。他说出事他担着。我说你可担不起,然后他就开始威胁我。”

图源:水木社区截图

二、此现象已是屡见不鲜:记者就这一现象分别询问过北京、天津、陕西、山东等省市多位理工科不同专业的高校教师,其中不少也遇到过类似情况。

有挂名者提要求比较委婉,有的人则非常直接,提出的交换条件有相互署名,也有直接提出给钱的,还有的条件是共同开展已经申请到的课题,这样的课题一般是横向课题。

学术论文、专利、科研成果、专著挂名现象一直都存在,一些作者并未对某一学术成果有什么贡献而署名就叫“挂名”。

有人专门归纳过,买卖型挂名,支付一定费用;沾光型挂名,就是希望借名人效应或者权威效应,主动挂上知名专家或者行政领导,以便能尽快刊发;也有转嫁型挂名,知道某个结论存在不合学术规范或者存在故意造假行为,挂上他人名字,以规避风险……

图源:千库网

十多年前,记者调查过一起湖北某高校科研成果造假事件,一篇论文13人署名,其中有与论文所涉专业毫不沾边的学校行政人员。

中科院的一位研究员最近作为评委参加计算机领域的一个内部评奖,发现一篇论文有3个共同作者,还有3位共同通讯作者,而这篇论文并不是高难度的。

在学术论文中,署名共同第一作者是允许存在的,但前提是贡献相同。不过这个标准很难衡量,也容易滋生学术腐败。

因此有些学校和机构有明确的规定,论文或者科研成果可以有共同第一作者,但有几个共同第一作者,在统计的时候,这篇论文的分值就是几分之一。对共同通讯作者也有相应的限制。这些规定可以有效地杜绝相互署名、挂名,限制在职称评定、考核中人为增加的论文权重。

三、不当署名=学术不端:2019年7月1日,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学术出版规范——期刊学术不端行为界定》正式实施,“不当署名”正式被列入学术不端行为。

2019年6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提出,“按照对科研成果的创造性贡献大小据实署名和排序,反对无实质学术贡献者‘挂名’,导师、科研项目负责人不得在成果署名、知识产权归属等方面侵占学生、团队成员的合法权益。”

2018年4月14日,中科院科研道德委员会发布《关于在学术论文署名中常见问题或错误的诚信提醒》,对“论文署名不完整或者夹带署名”“ 论文署名排序不当”“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数量过多”等10种学术论文当前署名中的常见问题和错误进行了一一列举。

四、为何“挂名”现象如此频发?挂名本不光彩,有意挂名者一定是遮遮掩掩,但现在有的人公开提出交换条件,这种“胆量”着实让人惊诧。

某出版社的编辑向记者介绍了最近几年他接触到的要求挂名怪象。提出挂名的人大多是要评职称、要申评各种“帽子”,但自己没有时间或者水平确实达不到出版专著的要求,就想到与出版社沟通,用“短平快”的方式获得一本学术专著。

这些专著大都是普通高校、高职院校各个专业的基础教材,比如各种编程语言、大学计算机基础、会计学基础、管理学原理、各类经济学基础等。这些教材知识点差不多,每所学校选用的不同,因此有各种版本。

图源:千库网还有一类受“挂名者”欢迎的,就是各种有“名头”的教材,比如省部级规划教材、精品教材,因为有些高校评职称或者推荐评优、申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等,要求老师有相应级别的获奖教材。

图书“双胞胎”也就应运而生。有些教材或者科普类的图书,同一出版社出版的两本书内容几乎是一样的,但是作者不同。

据出版行业业内人士介绍,这是出版业的一个“潜规则”。一般是出版社把版权买断,或者干脆就是出版社的编辑自己攒出来的书稿。

1

出版社拿着初稿或成稿,主动联系学校,看哪所学校有较大用量,就会署上这个学校老师的名字,甚至会出现前面提到的“一女两嫁”,同一书稿出现两个作者不同的版本。这种情况,高校不用出任何费用,而且还能拿到稿费,但是后面几年,这所学校的学生就会使用这本书。

总之,学校考核的指挥棒指向哪里,就会有聪明人打向哪里;“帽子”只要存在,就有人会在帽子下变出戏法。其实,2018年11月,教育部办公厅曾发出通知,决定在高校开展“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清理。目的在于深化高校体制改革,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影响。

仔细分析,这5项中论文还是关键,有了论文、专著,就有了申请“帽子”、职称、奖项的资格。因此,目前在各高校中,如果论文、奖项还是重要的教师评价指标,有人要求在他人的文章、专著上挂名也就不稀奇了。

五、曾经还出现过特殊案例:

原作者“被挂名”的情况:抄袭他人文章,还将原作者列为二作

11月6日,《人文地理》杂志微信公众号“人文地理期刊”发布撤稿声明称:本刊接举报,2019年34卷第5期1-8页文章“领域化与网络化:地方的多重张力——人文地理学中‘地方’概念的再探讨”(作者刘彬,王志弘)存在学术不端行为。

经查,系刘彬剽窃了王志弘发表于《城市与设计学报》2015年第7期的“领域化与网络化的多重张力——‘地方’概念的再探讨”一文,并未经其本人同意,将王志弘列为第二作者,属于严重的学术不端。

这位作者幻想着利用台湾省论文数据库与大陆论文数据库相对独立的漏洞,钻个空子,但他的投机取巧最终也无所遁形。

图源:人文地理期刊

同期,「人文地理期刊」公众号还发布了刘彬签名的道歉信。

图源:人文地理期刊

总 结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科技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赵延东认为,在学术成果上署名,既是署名者对成果贡献的标志,也是共同体承认署名者学术优先权的基础。

学术共同体评价学者的标准,就是其署名成果的数量和质量。如果学术成果的署名不能反映研究者的真实贡献,学术共同体就失去了准确评价学者水平的标准,学界的激励机制就会“失灵”。由此可能导致一系列恶果,包括败坏学术风气、降低学术资源配置效率等。

正因为这样,“在不属于自己的研究成果上挂名”一向被认为是违反学术诚信规范的不端行为。

本文来源:募格课堂整理自中国青年报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