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庆余年帮澹泊书局卖书,让范闲签名王启年画图,借长公主的猫?

原标题:在庆余年帮澹泊书局卖书,让范闲签名王启年画图,借长公主的猫?

庆余年的澹泊书局,是范闲和范思辙兄弟俩的产业,虽然看起来只是个小产业,其实结合庆余年的背景来看,它可以算是一家综合出版机构,从签约作者到书刊印制直到现场售卖,提供一条龙服务。

我们以澹泊书局举例,随便闲扯几句,如何在庆余年里搞好出版。

首先,得发掘一个作者,并且督促他坚持写作。

范闲的作品传播是无心插柳的那种,靠着他卓越的记忆力复刻红楼,本来是手抄本,私下流行。结果传着传着出现了大量盗版,这个流行趋势被范思辙发现了商机,就要求开书局合作赚钱,算是正式签约下作者。说起来,小范少爷确实很有眼光,盗版虽然不值得提倡,但某种程度上确实证明了作品够火。

签下作者只是个开始,紧接着要督促作者写作,直到作品终稿,再来下一本。督促写作具体方法无外乎软磨硬泡,具体怎么说得根据作者实际情况发挥。

好作者当然是这样的,自觉自愿抓紧一切时间写稿:

不过,通常,这都是别人家的作者……

大多数作者的日常都是……我不想写,我写不出来。所以,只要有角色在写稿,催稿就在各种影视剧作品里都常见。

范思辙主要是靠着仓鼠脸笑着催更。

一次不行就多催几次:

任何时刻任何场景不忘催更,就连范闲出使北齐也没有放过,小范少爷确实一直心系出版事业。

为了让作者写得更快,可以提供思路给作者,范思辙按照流行趋势和读者喜好提出了建议,要求多写情情爱爱,大户人家小姐们都可爱看了……

一个好的作者,没准就能养活一家出版机构,小范少爷年纪轻轻,这个道理倒是看得很透。不过为了更好地发展,其实他应该再多开发几个作者。

当然在庆余年的背景下,薅亲哥羊毛最为适宜,那就只能多给他出几本了,除了连载中的红楼,还可以有醉酒写诗相关诗集。

接下来,等有了稿子得搞搞装帧设计。

整部庆余年出现的红楼,只有一个版本,就是粉色线装本,可能是只做了一本道具。王启年倒腾盗版被范闲发现的时候就是这个款式……

二皇子羊驼小可爱看的也是这种款式,他说他读了好几遍。

封面特写镜头是这样的,脏粉色线装本。如果实在在装帧上没法改进,就只能出精校本了。

在庆余年的故事里,版权意识还比较淡薄,庆国和北齐时有交战,版权贸易基本无从谈起,跨国传播的细节没有更多展示。北齐重文,对比之下范闲另一本书名叫诗神,庄墨韩老爷子给做了个注释版,封面配色好了些。

再之后,照理说备好了纸就可以进入批量制作贩售阶段。结合实际情况,庆国还有一个专门管理部门,就是宣九负责的鉴查院八处。八处是否负责图书选题申报剧版并没有相关情节展示,小说里有提及,剧版有一个情节说范闲挪用了一批书局的纸制作传单大量散发。宣九靠着现场望闻问切迅速查 明纸张 质地, 鉴查院 中年颜值担当现场吃纸给你看……

接着根据用量直接判断到是澹泊书院的大量便宜纸,这样看起码纸张情况鉴查院是很了解的。

到了宣传营销的环节,古典图书装帧没有腰封设计,没办法把宣传语直接大字写在上面,主要还是靠硬核口碑。这其中包括大V读者的评价,在第一季庆余年里出现的知名读者,包括手不释卷的二皇子,还有北齐小皇帝战豆豆,她也曾经亲自催更。

还有书评人代表的评价也很重要,这个代表主要是文坛大家庄墨韩,常年搞图书批注。庄大师一度为了搭救弟弟诬陷范闲抄袭,结果现场收获诗歌三百首,直接吐血……后来庄大师反而一身轻松,兢兢业业给范闲写了注释版。

关于给作者范闲卖书,其实有个特殊的卖点,他字写得难看,难看得很有辨识度。

是有口皆碑的那种难看:

这样反而可以做特定的签名版,还很难仿制……

如果需要给书配图,那么应该首选王启年来画插画。

范闲和王启年俩人,可以合称诗画双绝……

老王的插画,简洁又抽象,辨识度也是非常高的。

现代图书行业基本已经制作销售分离,但在庆余年的环境里,澹泊书局还有销售业务。范思辙初做生意,对成本控制还是非常在行的。

为了压缩印制成本,他大量批发了便宜纸。书局人手直接从府里搬来,连工资都省了。

开书局还不忘名人效应,一度想求妃子们题字,可惜范闲入宫之旅还挺忙活,大概是没人来得及写。结合剧情看,庆余年后续权谋斗争激烈,万一题词的人糊了,还挺不吉利的。

范思辙开店思路绝大多数非常靠谱,只有起名这点有些bug,他一度提议叫“大利书局”。其实,爱书的人普遍对盈利看得比较淡漠,真的叫大利书局这么直白,很多文艺青年还没准真的就不来了。

真的想吸引文艺青年,养只猫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长公主那只就很不错嘛。

怎么在庆余年的环境搞出版,我们就先说到这。新的一年,预祝各位小伙伴,追剧快乐的同时还是要多读几本书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