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股权受限问题

原标题:详解股权受限问题

法官说:详解股权受限问题

来源:节选虞政平著《公司法案例教学》第二版 第784-785页

自益权和共益权是股权的重要分类,自益权主要包括投资受益权、剩余财产分配权、新股认购优先权、出资转让杈、股份转让过户申请权、可转换股份转换请求权等股东以从公司获得经济利益为目的的权利共益权主要包括表决权、选任公司董事及管理人员权、代表诉讼提起权、股东大会召集权、提案权、质询权、股东会或董事会议决议撤销诉权、公司重要文件查阅权等股东以参与公司经营为目的的权利。因为自益权更多的是与股东主张个人经济利益相伴生的权利,其投资收益与承担风险之间应保持较好的平衡,故应予以限制。对于未出资股东的共益权应否限制则不应“一刀切”,绝大多数共益权以管理公司为目的,具有公共服务的性质,为了保证公司的正常经营不应加以限制。某些共益权是作为自益权的手段而行使的,特别是共益权中的表决权,不仅会影响股东在公司中的地位,与实际出资比例往往是相关联的,所以对这类权利也应加以限制

我国立法上没有对股权限制问题作出正面规定,《公司法解释(三)》的出台弥补了立法空白,这也证明了公司法相关司法解释以解决司法实践中的实际问题为原则的价值取向。《公司法解释(三)》第16条规定:“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公司根据公司章程或者股东会决议对其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等股东权利作出相应的合理限制,该股东请求认定该限制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一规定实际上明确了两点:(1)限制未出资股东股权的前提是公司章程有此类规定或股东大会就此作出有效决议;(2)被限制的股权主要包括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三种类型。

应该说,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对未出资股东权利问题作出规范是一种进步,但是该解释似乎走得还不够远。前面已论述过未出资股东的股权是应当限制的,而不需要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股东大会的决议等前提条件。只有对未出资股东的股权加以适当限制,才能符合民商法中权利与义务相一致、利益与风险相一致的理论,也才能保障股东之间的公平以及公司的稳定发展。对于受限股权,司法解释列举了三项自益权,且均为与出资密切相关的权利,这点值得肯定。但对于表决权等应否限制,有待于在今后的司法实践中进一步考察。

本案中,A投资公司作为已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要求确认未实际出资的乙公司不享有股东权利,并要求乙公司向甲公司补足出资,承担违约责任。A投资公司作为利益相关人,其诉讼主体资格毋庸置疑。乙公司虽没有按约定履行出资义务,但乙公司受让取得甲医药公司股权,并办理了股东登记,在甲医药公司章程中已载明其股东身份,根据章程的规定以及前述理由,可以认定乙公司享有甲医药公司的股东资格。本案发生在《公司法解释(三)》公布前,争议的焦点在我国现行立法中没有明文规定,法院根据有关法律以及法律的基本原则,作出要求乙公司补足出资,在其补足出资前限制乙公司的表决权、利润分配请求权和新股认购权,并判令乙公司向A投资公司承担违约责任,判决公正,值得肯定。这一裁判也经受住了上诉的考验,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认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