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帮扶,乘专班千里之外劝返辍学生

原标题:真情帮扶,乘专班千里之外劝返辍学生

2019年12月8日,阳光明媚,但在海拔2300米高的昭通市永善县茂林中学,依然感觉到寒冷。猛然抬头,天蓝得像被水洗过一样,可在我们的心里,总压着一块重重的石头,因为我们的几个辍学生还远在千里之外,让我们寝食难安。

我们知道,仅仅靠电话、QQ、微信是劝返不回来的,这样的劝返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时间久了,学生和家长一接到我们的电话都挂了,躲我们就像是躲瘟疫一样。

在茂林镇党委政府杨主席和司法所田所长的带领下,我们一行四人共花费八天时间前往浙江、杭州、嘉兴、上海、江苏、曲靖等城市,劝返了七位辍学生。

下午2点,我们迎着冬日暖阳,从茂林出发,凌晨两点过,我们乘专班顺利到达杭州,第二天,我们继续赶路,一路上,我们没有说笑,也没有心情欣赏沿途美丽的风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肩上的担子的重量。晚上9点过,我们到达江苏省丹阳市,我们劝返的第一目标是胡许正宾和许正伟两兄弟,但没有他们家的详细地址,我们电话联系辍学生许正宾和许正伟的父母,那边的电话很残忍,直到我的手机电池都打干了,还是那句“你拨打的电话无人应答,请稍后再拨”的冷冰冰的话语,失落感一浪高过一浪。我们想方设法又从村上联系到许正宾的电话号码,当他把电话接起的那一瞬间,我们觉得有希望了,但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当我说完我是茂林中学的老师时,他瞬间把电话挂断,再次拨打过去时,发现我已进入黑名单,我们又轮流着打,结果,四个人的电话通通进入黑名单。我们又问了周围的很多人,都说不知道。平时多么坚强的我,鼻子陡然一阵酸,但我没有哭,虽然失落,但我想,办法都会有的。杨主席高兴的说,我们来扮演一次快递员的角色吧!我很迟钝,没有反应过来。马上行动,我们新买了一个当地的电话,装作快递员,喊他取包裹,但是具体地址不详细,喊他把详细地址说一下,也许他看到是当地的手机号码,就放下了防备,终于被我们套出了详细地址,从丹阳市,我们一路乘坐高铁,乘客车颠簸五六个小时到达界牌镇滨江物流公司,当我们说明来意时,物流公司里的工作人员和周围的人,把我们团团围住,对我们非常怀疑,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就像是看大熊猫一样,瞬间感觉这样的情节似乎只有电视剧里才看得到,怎么就发生在我们身上呢?无论我们怎样解释,他们都把我们当骗子看,无耐之时,司法所田所长亮出司法证,他们才让我们到他们的办公室坐下。这时,我们可以慢慢的来跟他们解读我们的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此刻,能有一个凳子坐一下,觉得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软磨硬泡的缠了两三个小时,他们的父母才同意让孩子们跟我们走。

第三天一早,迎着冬日暖阳,我们兵分两路。我和田所长把许正宾和许正伟及他们的母亲送到上海浦东机场,田所长开始感叹,他说他很久前就想去上海,看一下上海的外滩,但没想到,此刻内心却如此平静,以这样的方式到了上海,却没有心情欣赏这一路的风景。我知道,这是我们肩上的担子太重。把他们送上飞机,又马不停蹄的往常州市赶,杨主席和李廷会直接赶往常州市武进区,对肖凡义和王开仙进行劝返。肖凡义的父母非常配合,我们对他们解读了相关政策后,就同意让孩子跟我们走。随后我们又去到范开仙上班的超市,我们等了四个多小时,她才来上班,经过一天的软磨硬泡,终于也同意了,就在她同意的瞬间,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福感瞬间涌上心头。“乐极生悲”用在这里不知道恰当否?难道我的腿伤发作了?感觉在隐隐作痛,慢慢的,疼痛越来越厉害,天啊!好像以前从未这样疼过,这种钻心的痛让我无法行走,流落他乡又遇此事,该怎么办?此刻的我,好恨我自己,恨我自己不争气,无耐之时,杨主席只有背着我满大街的寻找医院。哎!怎么找个医院就那么难呢?在杨主席背上的我,听到杨主席气喘吁吁的声音,实在是过意不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私立医院,医生让我住院。“天啊!哪有时间来住院?开点止痛药给我吧!”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医生只好给我开了止痛药,我加了量的服了止痛药,强迫我的腿停止疼痛。由于太过疲惫,服了止痛药后,我就沉沉的睡去。

日历翻12月14日,我就勉强可以垫着脚走路。我们又开始了对浙江省宁波市慈溪镇王本会的劝返工作,因为这种时候,不能因为我的腿痛而停下我们劝返的脚步。

我们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王本会家租住的房子,可王本会不愿意见我们,得知我们是去劝她回来读书时,她就躲在她的小房间里,我们跟了进去。天啊!多么清纯漂亮的一个女孩子,高挑的身材,恰到好处,不胖也不瘦,真让我羡慕。眼睛不算大,有点眯着,也许是经常玩手机的缘故,虽然对我们不理不睬,但从她眼里,依然可以看到希望,这样如花般的姑娘,怎么就辍学了呢?此刻我想,我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这个姑娘回去多学知识,让知识把这个姑娘装扮得更加美丽。房间很窄,还有他的两个哥哥也在这个房间里玩游戏,她就坐在两床之间的过道上,我勉强坐在床边,她打着手机游戏,我找话题跟她交谈,可她根本不愿意理我们,似乎我们的谈话非常影响她打游戏。我从口袋里掏出口香糖,随手递给她一片,此刻她看了我一眼,我们的目光恰好碰在一起,此刻她好像发现了我眼里的真诚,便把口香糖塞在嘴里嚼了起来,我问一个问题,她还是答一个问题。当问到她为什么不读书时,似乎也戳到了她的痛点。开始侃侃而谈,控制不住的说下去,她说:“从小,我脾气暴躁,成绩不怎么好,在学校里随时会跟别人打架,我爸爸随时骂我,骂得我就像不是他亲生的似的,我也对我爸爸承诺过,以后不再打架了,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总给父亲惹麻烦,后来,我爸爸直接不信任我了,现在我们经常都吵架”,说到这里,她似乎有些哽咽,从她的眼里,我看到了些许忧伤,我小心的安慰着她,慢慢的,她把我当成了她倾诉的对象,当成了一个可以无话不说的大姐姐,我也耐心的听她倾诉。我给她讲了许多人生道理和相关政策,她终于答应和我们返校就读。一路上,我们也是无话不谈。

最后一站,我们到达昆明,在官渡区民警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陈明万的父母,在我们苦口婆心的劝说下,陈明万父母同意陈明万返校就读,第二天一早就给远在浙江温州的陈明万订了飞机票飞回昆明,随我们返回永善。

我们此行劝返了七个辍学生,有六个就读于普职融合班,有一个同学就读于茂林镇新林小学六年级。愿他们在求学的道路上,收获知识,收获快乐。

劝返路上,尽管一路艰辛,但是,只要能让孩子们在知识的道路上不掉队,当他们迷路时,我们能为他们点亮一盏心灯,当他们走在岔路口时,我们能为他们指引方向,那么,我们就是幸福的。

作者:耿东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