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宁可熬夜排队去大医院挂号,也不愿意去小医院看病?

原标题:为什么你宁可熬夜排队去大医院挂号,也不愿意去小医院看病?

我选择医疗事业,部分原因是想追寻死神,抓住它,掀开它神秘的斗篷,与它坚定地四目相对。

本期讲者:高云龙

本期主题:医学影像

全文共 3510 字,阅读需要20 分钟

在中国高速发展的今天,很多行业的供给已经远远大于需求,但只有在两个行业,供给远远小于需求,其中有一个就是医疗。

大医院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它确实在行业里面提供了高水平医疗服务的生产力,所以这是我们基本的认知。那么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缩小大医院和小医院之间的差距呢?

我是高云龙,医疗行业从业者。我想通过一本书来给大家介绍我进入医疗行业的契机,其实这本书还是挺悲伤的故事。

他是一个神经科的医生,美国人,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得了癌症,已经是肺癌的晚期。在长期治疗的过程中,一点一点接触死亡的时候,从一个医生的角度同时又是一个患者的角度,怎么去看待生命这个问题?怎么样去面临生命最后结尾的来临,怎么样去落幕?其实他本科学的是文学艺术,但是后来变成了神经外科的医生。

通过他的笔触,我们可以深深地感觉到,他像外科手术一样,一层一层把他自己内心拨开,把死亡活生生地放在我们面前。

这是他里面的一段文字:

你在死亡中探究生命的意义,你在见证生前呼吸化为死后的空气,新人尚不可知,故旧早已逝去;躯体有尽时,灵魂无绝期。读者啊,趁生之欢愉,快与时间同行,共赴永恒生命!

我相信很多医者都有一个内心的体验,当一次次非常辛苦、麻木的时候,最后固然又用伟大的人性把自己救赎。他像真正亲临战场的战士一样,在一线指挥打仗,亲自跟病魔做斗争,每一次胜利,每一次失败,他们第一个得到消息。

这就是我们伟大的医者

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进入医疗行业的原因。从事了这么长时间医疗,我发现身边有像保罗一样非常伟大的一群人在与病魔进行战斗,于是我用我所学想要进入到医疗行业,去改变这个行业里面现有的一些问题。在我脑子里就有这样一个医学影像的一个蓝图。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什么是医学影像

这是在一百多年来,我们人类最伟大的一个发现之一。为什么?X射线发现以来,我们发现人类第一次在不打开人体的情况下,就能够看到人体内部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

X片、CT和磁共振等等一系列的产品,是人类工程学和物理学等等交织起来的一个非常前沿高科技的产物,它能够指导我们排除一些疾病,确诊一些疾病,包括在整个手术治疗的过程当中,都能够完整监测它的发生和发展,同时,未来也会更多通过医学影像的筛查检验的技术,帮我们做早期的预防。

医学影像现在在中国的发展如何?我们中国的门诊大约是七十五亿次,每年30%左右的增长和需求。随着我们进入了老龄化的社会,有更多的医学影像检查在等待着我们。

但是我们发现现实中存在两个问题。

第一个,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门可罗雀,我们不相信小医院能把我们的病诊断得非常正确。因为诊断学、医学影像诊断它本身是一个非常难的一项技术。

我们发现医生的增长非常缓慢,每年只有4.1%的增长,远远满足不了这么大的医学影像诊断人才的需求。我们才有15万多的影像科医生,中国医者用了世界2%的资源,但是服务了20%的人口,这个是非常伟大的一件事情。

我们是不是能够创造更好的产品去提高他们的效率,去解放他们的生产力呢,这是我们想做的一件事情。

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让人人都享有高水平的医学影像诊断。我们做了一个SARS的服务平台。

打个简单的比方,你们是一家基层的医院,并没有非常高的医学影像诊断能力,你们需要一根网线跟我们的云端大脑相连,我们在大脑上面可以提供来自全国医学影像顶级专家在线远程会诊。

同时我们把所有的数据汇集起来,用于人工智能产品的研发,人工智能产品能够快速帮医生提高诊断效率,快速做疾病的预警,同时形成诊断能力的提升。

打个简单的比方,原来一个医院的医生每天能看100到200个片子,但是我们希望通过整个系统,能够提到每天500乃至1000,甚至未来人工智能,可以达到代替医生的诊断的状态。

我们发现,医生把精力放到更重要的一些地方,而不是一些基础的决策建模等事情上面,最后再通过这样智能的反馈来实现我们解决整个医学影像领域里面最难的诊断的核心问题。

我们发现更多医生、更多医院的加入,更多的数据、更多的节点、更多的人工智能产品都会让这个车轮快速地跑起来。

毫无疑问,中国在这个领域里面已经是全世界前列的国家和技术能力水平。因为我们目前对行业有更多的应用和认知,同时我们也帮政府解决了大量的问题,我们承担了更多的社会责任,做了很多区域的易染体的项目,来帮助这个区域提高整个医学影像能力。

这是我在世界经济论坛的时候,在瑞士达沃斯、日内瓦参加了行业会议,全球的青年汇聚一堂,我们分享了中国创新创业的一些局势。

我发现在人类的历史进程当中,我们其实要把自己的目标放得更高远一点,就是我们的未来到底要做一些什么?我们来是不是要通过医疗行业的创新,去改变人类这个行业里的疾病诊断的能力,让医疗有一天变得更加美好。

我们知道,医疗是一个严谨的行业,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创业项目。因为它涉及到人命,涉及到我们每一个医生的诊断和对患者的服务,它受到最高的行业监管。我们任何一个产品的推出都需要去做伦理,做临床,做所有的这一系列的准备才能够上市。

所以我们称医疗是一个灰头发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创业的艰辛是其他行业的很多倍。所以我们一直在讲,没有一个伟大的信念支持这个行业里的创新创业者,那这个事情是很难做的。

在这个领域坚持了十年,我们认为自己也做出了一点点的成绩,看到了灿烂的春天,可以说,中国在医学科技领域里面的创业,目前是行业十年最好的时候,在未来的发展也是非常看好的。

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在2018年的时候参观了我们在整个宁夏医联体的样板案例。在这上面克强总理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说:“你们做了一件事,目前让数据多跑路,让患者少跑路。”

即使在最基层,老百姓也能通过我们整个影像诊断的网络,去享受到跟三甲医院同质化的医学影像诊断,它的意义在于什么?做分级诊疗做了这么多年,我们第一步要把病看懂,我们到底是得了什么样的疾病,然后再考虑到下一步治疗的问题。

所以我们认为,无论去年李克强总理参观完之后,出台了一系列的互联网+医疗的措施,还是目前国家出台的一系列互联网+医疗信息化的支持、人工智能的支持等等产业的政策,我都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首先,我们未来是一个无法描绘高度的这么一个智能化医疗的时代,所以我们在动力上面的阻碍已经没有了。

这个是我们做的产品的一点点展示。

在患者C端,我们未来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自己医学影像的图像,把它保存起来,甚至直接一键发给在影像学里面的顶级专家去做诊断。

所以第一步从患者的角度来讲,能够合法地拥有自己的数字影像、完整的原始数据,所有的数据全部都可以自己来保存,同时未来应用于科技研发,甚至到终极,我们是不是可以用它来作用于疾病的预测?

对于医院来讲,不再需要大量的科研平台,不再需要大量地购买软件信息化的服务,可以直接通过一根网线,用云端大脑就可以管理整个的影像科,连接上下级的医院。

对于地方政府来讲,全国是不是有这么一个平台,可以在我同质化水平的监控下面去完成所有医学影像的诊断。即使在一个偏远落后的地区,即使在一个三级医院,他们都是一样的能力水平,从而也不需要再重复性进行拍片,让患者减少经济的负担,同时减少国家医保的支出。

所以从综合的维度来讲,未来是医学影像植入高度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时代,希望这是我们接近最终的目标。

最后我再以保罗的一句话来结束我今天的演讲。

我选择医疗事业,部分原因是想追寻死神,抓住它,掀开它神秘的斗篷,与它坚定地四目相对。

我以为在生与死的空间中,我一定能找到一个舞台,不仅能凭怜悯和同情来采取行动,自身还能够得到升华,尽可能地远离所谓的物质追求,远离那些自我微不足道的小事,直达生命的核心,直面生与死的决择与挣扎,在那里,一定能找到某种超然卓越的存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