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L选手身价冬窗普涨3倍 军备竞赛竟然有价无市?

原标题:LPL选手身价冬窗普涨3倍 军备竞赛竟然有价无市?

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LPL新一年的比赛就将开打,17支电竞战队的军备竞赛也已落下帷幕。除了冠军成员、全明星选手的jackylove与iG的合约到期还未公布去向之外,其余的均已尘埃落定。

不过,回顾过去的这一个多月,让各大俱乐部始料未及的是,这次冬窗转会市场上,选手行情普遍看涨。

“涨幅基本上是上一年的3-4倍,尤其是全明星级别的选手。”一位俱乐部战队经理如此告诉我。

有这样的感受并非一家。多个俱乐部的战队经理告诉我,在这个转会期,对于LPL选手的争夺非常激烈,他们不得不开出数倍于往年的价格,来争取心仪的选手。例如在德玛西亚杯上发挥不错的打野选手XLB,RNG以高价从PDD手中买走。后者还在直播中直言,卖掉这名一场LPL都没有打过的选手,他让RNG“放了血了”。

可即使向心仪选手报出溢价数倍的价格,大多数的俱乐部战队经理还是往往不能如愿。对于合约在手的明星选手,大多数俱乐部都选择了拒绝报价,一门心思地要留住这些选手。

这也导致,最终转会市场上真正成交的寥寥。重量级选手,以参加2019年海南全明星赛正赛的十名选手为例,除了RNG的karsa转会到了TES,以及还未确定公布去向的jackylove之外,其余选手都没有发生转会。

而在另一边,迟迟未能决定去向jackylove也一直被各大战队所垂涎。“的确有很多战队对jackylove有意。”一位俱乐部的战队经理告诉我说,“甚至有队伍开出的年薪数字到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地步。”

▲全明星选手jackylove还未公布自己新赛季的去向。

类似的情况在LCK赛区也发生了。

另一位俱乐部高层告诉我说,早在S赛结束前,他们就与韩国某支战队达成了初步一致,将引进对方阵中的几位实力不俗的选手,转会费也已初步谈妥。可是当转会窗正式开启后,对方却突然改了口风,提出的转会费一下就翻了5倍,他们不得不就此作罢。

总体而言,此番转会市场选手身价飙升,优秀的全明星选手成了有价无市的稀缺标的。

从经济学理论角度,在一段稳定的供需关系中出现大幅价格变动,自然是因为需求量变大。换句话说,想要在这个转会期增强实力,以求在2020年取得更好成绩的俱乐部变多了,这些都推动了选手身价上涨。

上述俱乐部战队经理和我就这一现象做了简单分析。他透露称,如今在选手身家预算变高的俱乐部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种原本就以“土豪俱乐部”而闻名,向来不吝啬转会费,例如RNG;第二种是这两年新进入英雄联盟电竞生态体系的资本,在逐渐熟悉这门生意的玩法后,开始逐步加大投入,例如LNG;第三种就是原本实力不俗,在获得S赛名额的边缘,此番下定决心要冲击S赛的,例如SN。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显然是由于后两种买家变多而导致选手身价飙升。相区别于过去富二代唱主角,如今电竞俱乐部背后都有实力强劲的大公司和资本来支撑,他们的投入也相对会更有持续性。

而至于原因也不难分析,大概集中在三个方面:

第一,LPL赛区整体成绩变好提升了投资人信心。在过去两年,LPL赛区连续拿下了两届S赛的冠军,还夺得了一次MSI的冠军,这让更多在国内的电竞投资者,尤其是英雄联盟战队的投资者,开始相信这是个中国人可以夺冠的游戏。所以相比于过去,他们对于买选手的预算变高了,也愿意提高明星选手的薪资。

第二,对于LPL的优秀选手,尤其是明星选手,他们的商业价值也越来越被认可。在前两天结束的微博之夜年度人物投票中,RNG的选手Uzi(简自豪)如今仍遥遥领先王一博和肖战高居第一,而同为英雄联盟选手的the shy(姜承禄)和clearlove(明凯)也分别名列第4和第6位。

如此巨大流量的背后,证明了电竞选手大有可以挖掘的商业价值。同时,随着电竞商业化的加速,大部分的电竞俱乐部对于如何挖掘电竞明星选手背后的商业价值也逐渐掌握了一定的套路和玩法。例如新加入LPL的eStar,他们在KPL上就有过类似的运营积累,从明星选手诺言和猫神身上获得了不小的商业收益。

▲三名LPL选手分别杀入微博之夜年度人物榜前八。

第三,2020年的S赛将在中国举办。目睹过2017年在中国举办的S7的盛况,各大俱乐部都相信,如果能在2020年本土作战的S10上取得好成绩,那么就能获得相当丰厚的回报,毕竟S赛还是个国际舞台,这点能大幅吸引品牌主的目光。

综合这三点,再加上如今市面上优秀的电竞选手其实也不多,所以各大俱乐部展开军备竞赛,也就不奇怪了。

其实在传统体育领域,类似的现象也出现过,就好比早些年的中国足球市场。当恒大一掷千金地投资足球,连续拿下两个亚冠冠军后,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吸引了大批量的资本进入,且大多资金实力雄厚。伴随着他们在球员市场上的竞价和争夺,中国球员的身价也水涨船高。

虽说这样的现象帮助中国足球在市场上得到了多方位的支持,足球产业连续几年的发展势头都不错,展现出足够的活力。但这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助长了泡沫的滋生,从而影响了中超俱乐部和联赛生态的可持续发展。所以在过了几年后的今天,足协不得不出台限薪令来限制球员的薪资。

从中超的前车之鉴来看,球员薪资的大幅提升带来的负面效应主要有三点。

· 其一,是加剧联赛的马太效应,即导致贫富的两极分化,进而使得联赛成绩的两极分化,强者愈强,弱者愈弱,使得联赛陷入竞争的停滞;

· 其二,是使俱乐部陷入了长期亏损的泥潭,一边是高居不下的球员薪资成本,另一边是始终低空盘旋的营收,即使是拿了八座中超冠军的恒大,亏损也非常严重,这显然不是良性的;

· 其三,是助长了中国球员的惰性,出国留洋的动力减弱,毕竟出国后不可能获取同等收入。同时,也削弱了他们在国家队的进取心和投入度,以免受伤影响在俱乐部的表现。

▲2016年底以首度破亿身价加入恒大的张成林,两个赛季仅登场17次,加盟后更是无缘国家队。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LPL尚不用担心会产生第三点副作用,毕竟两个世界冠军证明了LPL的选手在国际舞台上的竞争力,本土选手和海外选手之间的差距也远不如足球那么夸张。

但是前两点,却是LPL方面需要注意去避免的。在成熟的传统体育联盟,无论是在NBA还是欧洲的足球联赛,分别有工资帽体系和财政公平法案,来限制俱乐部在球员薪资成本上的投入,目的都是为了避免这两种现象的发生。

作为LPL赛事的运营方,腾竞自然也想到了这些。在2019年12月林松接受采访时,就针对这一问题做了相关表态,称考虑会在2020年出台一些政策来规范市场行为。

而在今年,我们就暂且拭目以待,这些在这个冬天花了大价钱的俱乐部,有多少能最终如愿的吧。(文/懒熊体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