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墩、徐衢墓及其传说

原标题:乌龟墩、徐衢墓及其传说

徐祥林

第645期

2019年8月16日上午,我与庆峰表兄相约一道,去芜湖县湾沚镇新丰行政村境内乌龟墩探寻徐衢墓。说是湾沚镇境地,其实就是现在花桥镇镇政府西南方向的千米之内。来到花桥镇,表兄找了一位朋友杨先生作向导,带领我们去了目的地。

很遗憾的是,乌龟墩是一座独立于丘陵山冲内,头部、左、右两侧三面环水,形似乌龟的岛形小山头,鳌首朝东北向的施茶湖。因三面环水及四周杂草丛生齐膝盖部位,而未能如愿登上乌龟墩徐衢墓区近距离观察,只得在旁边拍了几张照片,待冬天百草枯萎之季再进入墓区察看。

此行虽然说有遗憾,但是又很幸运。在探寻途中,偶遇芜湖县文物所聘请的乌龟墩文物管理员李明贵老师(徐衢墓地被芜湖县1985年列为保护单位)。经我们自我介绍、说出探访目的后,李老师热情接待了我们,带领我们去了新丰村部观看了不久才被寻找到的徐衢墓碑,并且热心地帮助我们找来了他的学生,一位研究地方史的业余爱好者毕传福先生。

万历庚寅年(1590)十月,八子(按年龄排列):元策、元气、元期、元第、元选、元太、元则、元丰给父亲徐衢立的墓碑。此碑是明朝首辅申时行撰写的。

响午时分,我们在花桥镇上找了一家酒店,弄了几个家常菜,要了点水酒,我们边吃边聊。毕先生把乌龟墩的起源、乌龟墩上塘湖寺(宣城徐氏家谱记载为“檀湖寺”)、徐衢墓相关传说故事,向我们娓娓道来。

首先是关于乌龟墩在地方上的传说。传说乌龟墩是天庭中太上老君门下一练丹小仙的化身。据说小仙偷吃了太上老君灵丹被发现,老君一怒之下将他打入凡间,在打入凡间之前太山老君准许小仙提出一个自己的要求。小仙说:打入凡间是我罪有应得,我唯一的请求就是,既然要把我打入凡间,只要让我在凡间做个最长寿者就行。

凡间最长寿的是龟,太山老君满足了小仙的要求,在夜间一掌将小仙打入凡间古丹阳湖西向的山冲里(就是现在芜湖县湾沚镇新丰村境内)。由于天黑,小仙落入凡间地面后才看清楚,离湖水还有段距离,心想龟咋能离开水呢?这会被渴死的。他就使劲往湖中爬去,然而爬了一点距离后再也爬不动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爬不到湖水中去呢?他抬头一看,北斗星座尾部正顶着他的头顶而前行不了,心想我命该如此了,只好停留在介于湖水、丘陵山冲之间,趴在浅水的湖滩边,不能施展才能,万分痛苦,遂自语道:我虽为千年龟,却永远不能得志,生不如死。

他这话后来被天庭知道了,天庭传旨,要在乌龟墩周围造七七四十九座桥,帮助他为繁荣凡间做好事,以展示他的才能。然而,负责传送天庭口旨的是一只喜鹊。这只喜鹊飞到乌龟墩转了几圈后,只遇到了一位失聪的老人,它告诉老人,要在乌龟周围造七七四十九座桥。由于老人失聪,将“桥”说成“窑“,在凡间传播。后来乌龟墩周围真的出现了很多手工窑厂。

传说故事是假,可乌龟墩周边分布很多窑厂是真。这个谜是在1985年安徽省春季文物普查中发现东门渡群窑(宣州窑)时被解开的。

东门渡地区含有丰富的陶土和燃料,濒临古丹阳湖,处于连接长江和太湖的古中江水道上,水运条件十分便利,构成了宣州窑形成发展的必备条件。据史料记载(实物样本),东门渡窑厂产生于唐朝中后期,繁荣于宋代。

由于窑厂的存在,烧制产品必备的窑洞垄埂及长年累月产品用料的土壤减少形成的洼地,窑群之间人为地形成了九个山冲,遇到夏季雨水多发山洪时,人若站在乌龟墩对面向乌龟墩方向看去,从九个不同方向的山冲高处冲出的洪水向九条龙一样,直接游向乌龟墩,其场景让人叹为观止,故被民间传说成“九龙戏龟”。

乌龟墩是个“风水宝地”,还有一个传说。传说南朝定都南京,梁武帝萧衍十分信仰佛教,一生中多次舍身出家,几次入寺做和尚,还精心研究佛教理论。他派风水师在国内寻找风水宝地建寺院。乌龟墩寺院的建造即是其中之一,现名为塘湖寺,相邻有禅院,香火十分旺盛。

然而对塘湖寺毁于哪个朝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这又有个徐元太葬父相关的传说。

徐衢(1501—1570),字登之,号谰溪,行一,治《易》由增监任江西浮梁县主簿。以二子元气贵封承德郎加赠通奉大夫。以六子元太贵加赠通议大夫、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

徐衢卒于隆庆四年,享年七十。他的二子元气、六子元太皆精通《周易》,当年安排船只从宣城顺流而下,沿水阳江为父亲选中了乌龟墩墓地,由此而出现了地方版徐元太葬父毁寺的不实传说。

传说徐元太在葬父时是大官,他在父亲未安葬之前到了塘湖寺,在和寺院主持商议,要求主持将寺院迁移,又要求主持引领他去寺院地下室看看。

主持手执香油灯,引领着徐元太向地下室走去,入梯下行途中,徐元太脚踩到了主持的袈裟,主持身体一歪,手中的香油灯的香油泼到徐元太长袍上,徐元太即随手一抹长袍上的香油道:“油我没你。”这时主持赶紧回身准备取毛巾帮徐元太将长袍上的香油抹干净,徐元太急忙向主持摆手道“罢了、罢了”。这两句话一说出就麻烦了,徐元太随从错误地领会了主人言行,将“油我没你”理解为“有我没你”;将“罢了、罢了”理解成“耙了、耙了”,接下来随从们将庙拆迁,对不愿走的和尚用土埋到颈部,用耙田的耙齿从人头上耙过。

上面的传说让人看上去是一桩惨案,其实是一个子虚乌有的传说,笔者为尊重地方这一民间传说而进行了述说。下面笔者从国史、家谱中来印证其事是个伪传说。

一是国史中记载徐元太一生受父亲影响极深,刚直不阿、宽以待人,痛恨玩权、腐败者,因此两次得罪权臣张居正。

二是从家谱中能看出,徐衢逝时:二子元气46岁(38岁中进士),当时任刑部员外郎(正六品);六子元太34岁(30岁中进士),当时任浙江江山县令(七品)。仅任职六、七品官的兄弟俩是无能力来要求迁移寺院、解散和尚的(地方官也不会答应其要求)。

三是根据现存古碑立碑时间,徐衢逝后二十年时,由元气、元太等兄弟立碑,此时元太官至兵部尚书,元气官至通政使,才能被列为大官行列,才具有权势,但是总不能为立块碑而发生上述惨案吧?这肯定不符合常理。

那么塘湖氏是怎么被毁灭了?据民间另一版本传说,很可能因战乱、温疫聚集多人引起火灾而遭毁灭。乌龟墩前面是施茶湖,所连接的小圩堤都是近代围垦的,当时是连片湖滩,水运十分发达,人们为避战乱或求神治病,风涌而至聚集寺院,加上寺院香火旺盛,火烛防不胜防,因火灾将寺院毁灭可能性极大,此种说法也属情理之中。

去花桥镇探寻徐衢公之墓,虽然因未进入乌龟墩近距离观察略感遗憾,但是在李明贵老师、毕传福先生的热情接待,详细介绍相关传说后,又确实让我收获满满,点滴的遗憾之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在此,我对李老师、毕先生表示深深地感谢!

制作:童达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