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的阿登战役初战告捷,敦刻尔克撤退真的即将重演?

原标题:希特勒的阿登战役初战告捷,敦刻尔克撤退真的即将重演?

著:克里斯特·贝里斯特伦

译:姚军

阿登战役的魅力,在于数个“第一”:纳粹德国在西线针对美军发动的第一场也是唯一的一场战略级别的攻势;第一场完全由希特勒策划并主导的战役;盟军自诺曼底登陆后,与德军进行的第一场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大规模战役;美军第一场在隆冬时节参与的大型战役;第一场德军能对西线盟军造成威胁的战役……实事求是地说,阿登地区复杂崎岖的地形并不适合作战,尤其不适合机械化部队作战。因此,守方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能够轻易挫败兵力占优的敌方进攻。然而,恰恰就是在这样的地区,在80 年不到的时间里发生了三场大规模战役,攻方都是德军。

阿登战役的魅力,在于数个“第一”:纳粹德国在西线针对美军发动的第一场也是唯一的一场战略级别的攻势;第一场完全由希特勒策划并主导的战役;盟军自诺曼底登陆后,与德军进行的第一场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大规模战役;美军第一场在隆冬时节参与的大型战役;第一场德军能对西线盟军造成威胁的战役……实事求是地说,阿登地区复杂崎岖的地形并不适合作战,尤其不适合机械化部队作战。因此,守方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能够轻易挫败兵力占优的敌方进攻。然而,恰恰就是在这样的地区,在80 年不到的时间里发生了三场大规模战役,攻方都是德军。

(上图)西行的泥泞道路上,党卫军第501重装甲营的“虎王”坦克经过美国战俘的队列

1944年12月22日晚,德国第2装甲师的先遣支队在比利时小村庄昂日蒙(Hargimont)暂留。热梅普城堡(Château deJemeppe)坐落于从东面延伸到昂日蒙的树林尽头,已经部分荒废,庭院里挤满德军作战车辆。在狭窄的乡间道路、田野上和小村周围的果园,也都到处停满各式德军作战车辆,总数近一千辆。

这就像二战末期的德国陆军车辆展览:“汉诺马格”半履带装甲人员输送车、“美洲狮”八轮装甲车、11吨和18吨级的SdKfz 7/9牵引车、四轮驱动的MAN 4500 4.5吨卡车、稍小一点的欧宝“闪电”卡车、“骡子”半履带卡车、大众小型水陆两栖汽车、各种各样的防空车辆、多型摩托车、缴获的各种美制车辆,以及大量民用车辆。

在村庄四周的山上,有策略地部署着“豹”式坦克、四号坦克以及三号突击炮。在黑暗的村庄里,德军哨兵们游走于停放的车辆中,他们在12月寒冷的夜里瑟瑟发抖。其他人据守着村庄外围的阵地,最不走运的就是那些在四周执行巡逻任务的士兵了。还有一些人在强征来的房屋内酣睡,他们中的很多人如此疲惫,就连德国炮兵对东北方几英里处的马尔什(Marche)发动零星炮击传来的巨响都无法将其惊醒。

德军先遣支队指挥官恩斯特·冯·科亨豪森(Ernst von Cochenhausen)少校等着太阳升起,届时他将继续向预期中的最终目标—默兹河—推进,并渡过该河。44 岁的科亨豪森是参加过1938 年捷克苏台德占领行动的老兵。他在1939 年入侵波兰第四天就受了伤,但是返回前线服役,指挥东线的一个摩托车营。完成团级指挥官训练后,他于1944 年12 月调到第2 装甲师,任第304 装甲掷弹兵团代理团长。在这个职务上,他率领着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科亨豪森”战斗群。该战斗群与装甲侦察营一起组成了第2 装甲师的先遣支队。

在热梅普城堡上方的山顶,两个小时前被德军炮火摧毁的美国军用车辆仍冒着烟。这些车辆属于来自美军两个师(第84 步兵师和第3 装甲师)的联合特遣队,德军12 月22 日晚上击败他们,随之占领了昂日蒙。这是自一周前阿登战役开始以来,德国第2 装甲师和多支美国部队进行的一系列胜利战斗中的最后一次。

从第2装甲师官兵们的角度来说,他们都有理由为该师的战功感到骄傲。该师创立于1935年,当时希特勒恢复了征兵制度,开始重建德国装甲兵。第一任师长正是新德国装甲兵之父海因茨·古德里安。第2装甲师1938年3月参加了向奥地利的进军(德奥合并),并在同年9月《慕尼黑协定》签订后占领了捷克的苏台德地区。二战中,第2装甲师几乎在各个战场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1939年的波兰,1940年的西线,1941年的巴尔干半岛,1941—1944年的东线, 以及最后在西线,包括1944年的诺曼底。

1940 年5 月20日,第2 装甲师迎来了作战生涯中的顶峰,在西线的“闪电战”中,它成为第一支到达英吉利海峡的德国部队。一整个盟国集团军群由此被装入北部的一个巨大的“口袋”中,此战决定了法国的命运。一个月以后,德国的老对手法国被迫在耻辱中投降。然而,在1944 年12 月22 日的寒夜里,第2 装甲师的官兵可能要扪心自问,他们是不是真的又要超越1940 年的成就了。

1944年12月16日德军发动阿登战役后的一周里,第2装甲师已经在路况极差的乡村道路和泥泞的田野上推进了大约60英里(约97千米),挫败了强大的美国陆军实施的所有抵抗。师长迈因拉德·冯·劳赫特(Meinradvon Lauchert)上校在1944年12月22日的报告中写道:“敌军的士气似乎遭到重创。”他继续写道:

“诺维尔(Noville)之战后,我们遇到的都是很容易对付的微弱抵抗,今天在马尔什以南的那次除外。”

这是第2装甲师与其美国对手交战中的一系列压倒性胜利所致。

(上图)1944年12月,当第106步兵师的美国士兵们进入“幽灵战线”上的阵地时,他们并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一切始于1944年12月16日凌晨,当时,从该师专门挑选的突击队悄悄地渡过德国的界河—乌尔河(Our),在夜色和浓雾的掩护下小心翼翼地穿过对岸山区中的美军阵地。与此同时,来自其他15个师的数万名德军士兵同样静静地进入了阿登前线沿线的预定进攻出发阵地。美国军队毫无准备,此次攻击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很快,第2装甲师的装甲兵在卢森堡境内3英里的马尔纳赫(Marnach)小村通过了匆忙架起的桥梁,粉碎了美军派来对抗的第一支装甲部队。

第2装甲师的下一个任务是控制距离出发点7英里(约11.3千米),位于克莱沃(Clervaux)的克莱韦(River Clerve)河渡口,这在攻击的第二天达成。在一场坦克战中,美军损失了60辆坦克,而第2装甲师的损失不超过4辆坦克。来自美军第28步兵师的一个团试图阻击德军,遭到全歼,团长赫利·富勒(Hurley Fuller)上校和许多美军士兵被俘。

48小时内,刚刚取得胜利、原本信心满满的美国陆军在西线遭到全面失败,士气迅速低沉,士兵们向西逃窜。看上去不可战胜的德军装甲纵队随后穷追,最靠前的就是迈因拉德·冯·劳赫特的第2装甲师。

攻势的第三天,第9装甲师将预备队前移,试图阻止第2装甲师。这场决战的最终结果是美军几乎被全歼。其余美国装甲部队丢下45辆燃烧的“谢尔曼”坦克仓皇后撤,美国第2坦克营营长也在阵亡者之列。当天晚上,第2装甲师已经抵达距离出发点4英里的地方,到此时为止,它所遭受的损失可以忽略不计。

美军此时调动了第三个师—巴顿第3集团军中的第10装甲师—攻击第2装甲师的南翼。但在两天的激烈坦克战中,美军的该师也被迫看着自己的数十辆坦克被击毁。最后的决战发生在巴斯托涅(Bastogne)西北的小村落诺维尔。第2装甲师在诺维尔继续取得胜利,打垮了美国第10装甲师的另一支特遣队之后,它已经可以从北发起进攻,占领巴斯托涅这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城镇。但是德军指挥官对劳赫特的部队另有计划:它将组成闪击战的先遣支队,在西方40英里(约64千米)外的默兹河上建立桥头堡。1944年12月20日的德军报告称:“敌人正在向西逃窜。”

12月22日下午,美军在昂日蒙的行动似乎是阻止德军推进的最后一次尝试。最终,美国第3装甲师和第84步兵师被迫撤退。

从英军和美军的缝隙中将他们分割开来,然后又是一次敦刻尔克!

——阿道夫·希特勒1944年9月16日于“狼穴”

此时,德国第2装甲师不仅看起来完全没有对手,其左翼还有由声名显赫的弗里茨·拜尔莱因(FritzBayerlein)中将率领的德国装甲教导师。右侧则是著名的德国第116“灰猎犬”装甲师,该师和第2装甲师一样如压路机般急进, 沿途碾碎所有抵抗的美军。这个装甲师也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推进了60英里。稍微向东一些,有两个装甲师已经开来—党卫军第2“帝国”装甲师和党卫军第9“霍恩施陶芬”装甲师,伴随的还有一个步兵师。攻势开始时,这些德军共计有四百多辆可用坦克,其中近2/3是五号“豹”式坦克,远优于西方盟国所能调集的任何一种坦克。

科亨豪森在昂日蒙等待的太阳升起时,第2装甲师将沿最短的路径越过高原地带上冰封的田野,开向迪南(Dinant)的默兹河桥梁。确实,到达那个位置所需的距离只有25英里(约40千米),而且驻扎在昂日蒙与迪南之间的盟军力量薄弱,所以德军预计在次日(12月23日)就能到达目的地,师长冯·劳赫特1944年12月22日晚信心满满地向军部报告:

“我们的主力将继续推进……我们将占领塞勒(Celles)、孔茹(Conjoux) 地区,准备在昂斯雷姆(Anseremme,迪南正南方)渡过默兹河。”

(上图)1944年12月,美国第195野战炮兵营的炮手们正在准备一门203毫米(8英寸) M115榴弹炮。

1940 年5 月,第2 装甲师曾在法国城市色当快速渡过默兹河,在破坏盟军西线防御战略上发挥重要作用。此战打通了向英吉利海峡迅速推进的道路,英国远征军被从敦刻尔克赶下海。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年半,该师似乎又要创造类似的功绩。只要这个装甲师渡过默兹河,就可能迫使河后面的盟军全面撤退,否则其部队就有被切断的危险。这反过来可能造成一种局势:参加阿登战役的两个德国装甲集团军—第5 装甲集团军和党卫军第6 装甲集团军—将成功地实现其目标,推进到安特卫普港。到时,英国—加拿大第21 集团军群(包括美国第1和第9集团军)将被从北面切断。考虑到整体形势,德军如能取得这样的胜利,就连1940年5月和6月在西线的大胜都要黯然失色。

1944年12月22日晚,英国第3皇家坦克团奉命准备从迪南撤往默兹河以西3英里的圣热拉尔。德军装甲兵面前的道路似乎已经打通。在战争的第六个年头,盟军于诺曼底成功登陆并解放法国半年之后,究竟有没有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那是全世界都要问的问题。

本文摘自《阿登战役1944—1945:希特勒的冬季攻势》 : 全2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