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第二手准备?日产加快研究与雷诺分道扬镳的方法 | 中国汽车报

原标题:做好第二手准备?日产加快研究与雷诺分道扬镳的方法 | 中国汽车报

卡洛斯•戈恩的倒台,让雷诺-日产联盟内部隐藏多年的矛盾和不满一朝爆发,也让日产深入考虑与雷诺“拆伙”。

英国《金融时报》、彭博社、路透社等外媒日前援引多位知情人士的话称,日产已秘密加快了应急计划,筹谋与雷诺分道扬镳。这些计划包括在车辆工程和制造方面与雷诺彻底分裂,以及对日产董事会进行改组等。不过,鉴于雷诺是日产的最大股东,且雷诺一直在推动修复联盟关系,目前尚不清楚分拆的可行性有多大。

工程技术共享、多劳却未多得 埋下隐患

图片来源:欧洲汽车新闻

彭博社报道称,由于担心与法国长期合作伙伴雷诺的关系出现问题,日产高管已经研究了与雷诺分道扬镳的可能性。一位知情人士对彭博社表示,自2019年以来,日产一直在探讨维持联盟的利与弊,尤其是在工程和技术共享方面,而这些研究是在戈恩逃离日本之前进行的,属于初步研究,尚没有最终决定。

1999年,雷诺拿出大笔资金收购日产股份,时任雷诺副总裁的戈恩临危受命,将日产从破产的边缘拉了回来。之后戈恩同时执掌雷诺和日产,是联盟20年来得以维系的灵魂人物。2018年11月戈恩突然被捕,联盟陷入混乱,多项合作停滞。

戈恩的倒台,让雷诺和日产之间的明争暗斗公开化,但双方关系紧张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多年前。据日产知情人士透露,即便是在戈恩时代双方合作比较顺利时,一些日产工程师对戈恩推动双方工程与制造相 结合的做法也并不满意,认为那是日产技术的核心。

自2015年以来,一个主要症结是新技术和新产品的研发成本由双方平分。“该策略并未对日产的工作做出适当补偿。日产的工程输出效率较雷诺高40%,这意味着在相同时间内,日产工程师的平均工作量比雷诺工程师高出40%。更严格地说,日产在某些情况下的工作量是雷诺的两倍。”一位日产知情人士透露,日产已要求对雷诺和日产员工的工作量及生产率进行分析。

20年联盟利益相缠 分手不易

图片来源:路透社

对于雷诺和日产来说,此次拆分讨论正值一个非常 敏感的时期。塞纳德于2019年初接替戈恩担任雷诺董事长,他曾对联盟的未来及合作表示过怀疑:“如果到2020年,我们还不能挖掘出联盟的全部潜力,我会认为我和我的团队已经失败了。”

联盟能否存活的关键之一要看今年重新启动的联合产业项目,这些项目此前因双方关系紧张而陷入停滞。塞纳德将在未来几周宣布几个联合项目,而日产新任首席执行官内田诚一直在这些项目上与塞纳德密切合作。

另外,即便日产方面不满,日产和雷诺也的确完成了一些整合,双方的采购职能部门已经 结合在一起,这意味着“分手”会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一些在戈恩时代布下的棋局也将在2020年显现出来。日产计划基于Ariya概念车推出的跨界电动车,采用的是日产与雷诺联合开发的CMF-EV全新电动平台,同时也是首款采用该平台架构的电动车型,而雷诺的同类车型也将于2021年基于该平台推出。

有知情人士透露,尽管双方都在努力改善关系,但不少日产高管认为,雷诺正在拖累日产,日产与雷诺的合作如今已是弊大于利。自戈恩垮台以来,这两家汽车制造商在财务上陷入困境,它们的股价是2019年大型汽车制造商中表现最差的两家。

当然,鉴于雷诺拥有日产超过4成的股份,分手可不是日产说了算的。就像大众集团与铃木,历经四年纷争和多场官司,大众才最终同意交出19.9%的铃木股权,且铃木为此付出了天价分手费。大众同意分手,与其陷入“排放门”无暇他顾,以及大众并不依赖铃木也有一定关系。这与雷诺和日产的情况还不一样。

20年来的联盟,使得雷诺和日产在各项业务上联系密切、难以分割,且雷诺最重要的收益也是来自于日产的利润提成。例如,2019年上半年雷诺净利润由上年同期的19.5亿欧元降至9.7亿欧元,最大的原因是来自日产汽车的贡献减少令雷诺受到沉重打击——日产汽车由上年同期贡献8.05亿欧元利润转为带来2100万欧元亏损。而此前日产境况较好时,为雷诺贡献了大量利润。如此利益相关,可以想见,雷诺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放手日产,或许双方只能在磕磕绊绊中摸索前行。

文:张冬梅 编辑:刘晓烨 版式:蔺天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