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邮自焚研究生:人生崩溃,只想和“主人”的仓库同归于尽

原标题:南邮自焚研究生:人生崩溃,只想和“主人”的仓库同归于尽

他的遭遇让人心生悲凉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谭大伟自焚不久,他的女导师张某某也被校方宣布取消导师资格、取消技术职务、解除聘用关系等一系列处理决定。

但是,想起谭大伟作为一位年轻的研究生,因为受导师侮辱和压榨而选择自焚,想起谭大伟母亲在儿子去世后在南邮实验楼顶无助地哭泣。每一个人的心情都不能不为之心生悲悯,倍感凄凉。

2019年12月25日下午,谭大伟的导师张某某在六楼实验室,当着很多人的面把谭大伟骂了很久。由于骂的声音很高,在一楼都能听得到骂声。

根据校方监控视频,谭大伟被侮骂后即回宿舍找了一个打火机,并试着打了两下,看能不能用。之后,他就进入了六楼试验室,一直潜伏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多,然后点燃室内易燃物品。谭大伟被发现时,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身体已被烧焦,惨不忍睹。

他受到了侮辱和压榨

根据事发后的调查得知,谭大伟曾经深受导师张某某的侮辱和压榨。张某某是一个善于把导师身份利用到极致的导师,她对自己的学生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

有学生反映,她给学生开会,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骂人。更有甚者,她曾经连骂学生几个小时,到了吃饭时间自己点外卖吃,让学生不准吃饭,继续罚站。这种苛刻而带有侮辱性的处罚方式,即使未成年的小孩子都无法承受,又何况是拥有高学历的成年研究生?

不仅如此,张某某还拥有自己零成本的公司,让学生为她无偿从事生产、运输、销售各环节的工作。她生产销售的各种溶剂属于易燃易爆危险品,本应有专门人员用专门设备储运,她却置学生安全于不顾,让学生开自己私家车运送。

为了把自己的公司真正办成零成本企业,她还违规把学校实验室当成自己的危险品仓库。这也导致谭大伟在受尽屈辱绝望之后,决心要与她的仓库同归于尽。

他是一个有抱负的穷孩子

潘大伟家境贫寒,据他同宿舍的同学介绍,谭大伟很少去学校食堂买菜吃。为了省钱,谭大伟常常在宿舍吃清水挂面。为了下饭,他还自己在宿舍种了蒜苗,每次吃挂面时摘一点当菜吃。

谭大伟本是父母双亲一生的希望和寄托。他曾经打算研究生毕业后去攻读北京大学的博士。但是,他的自强不息在“精致利己主义者”导师张某某面前一点点被瓦解:不让他考英语六级,不给他批改论文,让他延期毕业,而且还要以种种理由扣罚这个省吃俭用的孩子3000多元。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一边是领着研究生导师的工资,运营着零成本企业大把挣钱;一边是穷得连菜都舍不得吃,还要被巧立名目罚款。但是,物质的盘剥和对立还不算完,谭大伟这样的研究生还要承受随时到来的斥骂和侮辱。

在精致利己主义的导师面前,谭大伟实际已处于类似奴隶的境遇。而他在绝望和崩溃之际,所选择的却是和“主人”的仓库同归于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