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GDP首破10万亿 中国经济第一省之争再无悬念

原标题:广东省GDP首破10万亿 中国经济第一省之争再无悬念

中国首个10万亿GDP大省诞生!

据广东省两会透露,预计2019年广东全省GDP10.5万亿元以上、同比增长6.3%左右。同时,佛山成为广东省第三个经济总量过万亿元的城市。

这意味着,广东率先跻身10万亿GDP俱乐部,连续31年坐稳全国经济第一大省的宝座,且与江苏、山东等经济强省进一步拉大差距。

全国经济第一省之争,再无悬念。

01

广东经济有多强?

广东一省的GDP总量,已经超越全球90%以上的国家,与俄罗斯、韩国、西班牙等国家相当,说是富可敌国,一点都不夸张。

如果将广东放在世界所有国家和地区来比较,超10万亿的GDP总量,可以排在全球前15名之内。

从国内来看,广东率先跻身10万亿GDP俱乐部,成为全国唯一的10万亿GDP大省,省内坐拥深圳、广州、佛山三个万亿GDP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广东再一次拉大与江苏、山东等经济强省的差距,连续31年坐实全国经济第一省之位。

过去30多年,广东虽然一直位居GDP第一的宝座,但一直都受到江苏、山东等省份的挑战。

1980年代,这三地GDP不相上下。1990年代和2000年代,广东领先优势扩大,江苏山东不相上下。

到了2010年代,山东与两地差距不断放大,而江苏一度与广东并驾齐驱,2015年两地GDP差距,一度收缩到不足2700亿元。

然而,从2016年开始,两地GDP差距又开始放大。

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全球贸易环境遭遇新形势,广东的领先优势进一步放大。

 02

粤苏争霸,可谓强者恒强,广东为什么能更胜一筹?

其一,早在2008年,广东就率先进行经济转型,创新性经济走在全国前列。

因此,对于全球产业转移的承受力更强,对于贸易争端之下的外贸新形势的适应力也更强。

目前,很多省份或主动或被动进行经济转型,加上挤水分的因素存在,GDP增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而以广东为代表的省份,早已适应了新形势,因而在新常态下获得发展先机。

二是,在中心城市和大城市群引领时代,广东的地位得到前所未有提升。

广东拥有广州深圳两大超级城市,并且受惠于粤港澳大湾区这一世界级湾区,无论是产业、人才还是资金集聚,都堪称一流。

相比而言,江苏缺乏主中心城市,南京苏州两大城市引领作用均不足。且在长三角的规划层级里,上海处于龙头主导地位,江苏相对较弱,这自然影响到城市群的辐射效应和整合力度。

不过,不管怎么说,广东、江苏都代表着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高度,代表着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跨越。

广东、江苏,珠三角与长三角,未来将会成为中国创新的主力阵营所在,也是中国竞逐世界城市群的关键所在。

 03

广东与江苏,中国区域经济的双子星座。

广东胜在珠三角强大、产业结构较新,无论是城镇化率还是年轻化程度,无论是高新产业集聚度还是人口流入程度,均位居全国最前列。

江苏胜在发展均衡,2019年所有地市全部跻身全国百强,且没有一个GDP低于3000亿元。

从城市经济来看,广东与江苏势均力敌。

广东拥有广州、深圳、佛山三大万亿GDP城市,东莞离破万亿只有一步之遥。江苏坐拥苏州、南京、无锡三大万亿GDP城市南通离万亿门槛同样只有一步之遥。(参阅《第17个万亿GDP城市诞生,下一个是谁?》)

从人口来看,广东人口结构更为合理,江苏则面临着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双重困境。

据《在这方面,长三角“输”给了珠三角》一文提供的数据,江苏65岁老人占比超过14%,这意味着当地已经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而广东还不到9%。

大量外来年轻人口以及迥异于其他发达地区的出生率,支撑起广东相对合理的人口结构。

从更为关键的工业来看,两地均为中国的制造业重镇,也是我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但支柱产业却大相径庭。

广东以电子信息产业、先进装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互联网产业为支柱产业,江苏则以机械、电子、冶金、纺织、化工为支柱产业。

在诸多先进制造领域,广东的领先优势都极为突出。

数据显示,广东的智能手机产量占全国43.9%,集成电路占全国17.3%,家电制造业工业总产值约占全国40%。无人机产量占全国的90%。

不难看出,广东的产业结构更新,而江苏部分支柱产业较为传统,经济易受落后产能整治的影响。

化工是江苏第二大产业,高峰时期总企业数高达7000家。然而,面对工业事故频发,化工行业正面临着史上最严的大整治。

按照江苏的整治时间表,2020年化工企业不超过2000家,2022年化工企业不超过1000家,相比高峰期锐减接近8成。

这将成为当地经济转型不可避免的阵痛。

 04

广东的优势可谓独一无二,但短板同样众所周知。

珠三角乃至更广义的粤港澳大湾区,堪称与世界级湾区并驾齐驱的中国第一城市群。

但粤东西北,无论是GDP总量还是人均GDP,甚至不及全国平均水平。

据第一财经统计,在广东21个地市中,2018年仅有7个地市人均GDP高于全国平均水平64644元,剩余2/3的地市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在GDP百强城市中,江苏全省所有地市入围,山东仅日照没有入榜,浙江只有衢州丽水舟山三地未入榜,广东则有近半城市在榜单之外。

珠三角与粤东西北可谓经济发展的两极,为什么会这样?

一是广东地理环境所限。珠三角是珠江冲积平原地带,拥有一系列国际港口,历来富夙。而粤东西北多是山区,发展环境天然受限,且劳动力规模也不占优势。

在全球化时代,谁靠近高铁、机场和港口,谁就更靠近国际市场。在中心城市时代,谁拥有更多劳动力人口,谁就能获得更多产业转移机会。

在这一点上,粤东西北虽然地处广东,但区位优势却不如中西部省会突出。

二是珠三角的强势崛起,有历史路径因素,更有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且在都市圈和城市群的发展战略中得到强化。

以珠三角带动区域发展,以大湾区参与国际竞争,这是新形势下的必然选择。

三是广东承担了大量国家任务,是财政和养老金转移输出的大省,但粤东西北却无多少国家政策惠及。

所以,不能只看到广东作为经济大省的一面,也要看到广东内部还存在区域发展不均衡的现实。同样,不能只看到广东整体财力的充沛,也要看到广东为全国所做出的贡献。

如今,粤东西北的发展,同样需要规划、政策甚至财政的直接支持。

所以,未来的粤苏争霸,各自都有必须直面的短板。

广东要考虑的是如何解决粤东西北的发展问题、如何保持先进制造业的发展优势。

而江苏则要面对的是如何进行新旧动能转换、如何承受产业升级与外贸形势对于经济转型的双重压力。

文章来源:新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