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学区房价格“节节攀升”,是谁“炒”上去的?

原标题:绍兴学区房价格“节节攀升”,是谁“炒”上去的?

去年以来,绍兴的学区房引来了一波新的涨价潮。一些小户型的学区房甚至突破了4万元每平方米。学区房大热还催生一种新的生意,出现了一种“借读房”,其宣称的概念是家长只需要交给房东十万元,就能让自己的孩子享受学区房的待遇。那么在教育资源均衡化的大背景下,“学区房”为何仍旧会越炒越热,来看记者的调查。

记者走访了绍兴市区的多家房产中介,发现在中介业内和很多学生家长的观念里,普遍把绍兴市区学区房划分为三个阶梯: 北小一初,鲁小一初等为第一阶梯,塔小建功等为第二阶梯,其他普通公办学校为第三阶梯。而各阶梯的学区房价格也是逐级递升。房产中介:“两万六七一平方米左右,像罗东小区,罗东是最热门的,东南景园还要热门。”

房产中介告诉记者,最近这几年,学区房价格一直在不断上涨。房产中介:“从2016年开始,涨涨涨涨到现在,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这段时间涨得最厉害。”

记者在某二手房产交易网站上看到,网上的学区房价格和房产中介给出的报价差不多,属于学区房第一阶梯的小面积房屋价格,有些已经超过了4万元每平方米。 越来越值钱的学区房也悄然衍生出了一门新的生意:“借读房”。记者网上看到,一套标注为北小一中的借读房,价格为10万元。其信息描述中写明:房东借读2年净得10万。那这个借读房是怎么操作的呢?

房产中介:“比如说这套学区房我给你书读进去,然后你其他的房产相对应地要抵押给我,好像要到便民服务中心去做一个权证什么的。”

有消息比较灵通的房产中介告诉记者,借读房概念是今年刚刚新兴起来的。根据2019年越城区中小学招生政策,确定适龄儿童少年学区的主要依据是其与父母、法定监护人的户籍、本人或父母在招生范围内的产权住房或公房和实际居住地。而所谓的借读房,就是借读人花费一笔钱,临时将房东的学区房过户到自己名下,等孩子入学两年以后,再把房子过户给原房东。中间产生的相应手续费,全部由借读方承担。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借读房主要是集中在鲁小一中和北小一中的学区。要价最高的一套“借读房”,开出了18万元的借读费。

在采访中,中介们都比较忌讳公开谈及借读房。 也有中介坦言,自己并不打算做借读房,因为风险太大。

那么借读房的实际操作过程中,原房东把房子过户给借读人,借读人以相应的资产进行抵押,这个过程中,又会有什么样的风险呢?浙江中绍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正桥:“根据我国物权法的规定,不动产房子是以过户登记以登记为准,因为借给人家了,那么他产权证已经是别人的,借的那个人的名字,那么他这个在法律上面,房子就产权属于他的, 他有可能悄悄地对外,或者出租或者出卖,或者处理转让,这个你无法控制了。

学区房的火热,反映的正家长对孩子教育的焦虑情绪,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正是由于大量的家长倾向于为孩子择校,已经导致了学校与学校之间招生的明显冷热不均,我们接着来看报道。

从人为地划分学校档次,到学区房价格高涨再到借读房悄然出现。 这些现象反映的是绍兴家长在孩子学习上的焦虑情绪。为了让孩子上名牌学校,家长不惜斥重金、走门路想办法,仿佛如果孩子只能去普通学校读书,就是自己为人父母的失职。家长的心态,直接影响了各个学校之间招生的不平衡。 2019年北海小学一年级招生是11个班。而与其相距一公里左右的培新小学,一年级只有4个班。2019年塔山小学一年级招生是17个班,而距离其不远处的阳明小学,一年级却只招生3个班,新生招生人数不足塔小的5分之1。对于家长中普遍存在的择校热,绍兴文理学院商学院公共管理系副主任白文杰认为,从我市教育部门的硬件设施和师资力量配备来看,各个学校之间的差距并没有家长们想象中的那么大。 从北海小学,鲁迅小学等教育集团建立分校,到校与校之间师资的流动,现在绍兴教育资源可以说已经逐渐均衡。

绍兴文理学院商学院公共管理系副主任白文杰:“我们这种普通学校,它的这种教学条件,师资力量实际上都是在逐渐提升的,所以我们不能一味地去超出自己的家庭承受能力去追求名校。”

白文杰表示, 家长让孩子扎堆上所谓的名校,直接导致普通学校的教育资源闲置,而名校的教育资源则日趋紧张。在一个并不均衡正常的环境中接受教育,对孩子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白文杰:“名校扎堆,这个确实有,尽管我们在消除大班化,但是应该来说从名校内部的资源分配来讲,实际上也仍然很紧张,实际上一个人人生的成长,人才的成长,它是有规律的,不是说取决于你前期某一个阶段,尽管前期也很重要,但是我们说各方面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包括乃至社会教育都应该要均衡发展。”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