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团两次攻不下,师长下令一号兵来指挥突击连,几分钟就拿下!

原标题:全团两次攻不下,师长下令一号兵来指挥突击连,几分钟就拿下!

1935年11月,红军到达陇东固原附近,尾追的胡宗南三个师又从南向北压过来,红军走得紧,他们越发死追,以为红军是溃逃,更是一路穷追。

红军上下议论纷纷:“敌人撵着屁股追,为何不打?”可是,上级却没有打的命令。又走了两天,11月19日抵达环县。胡宗南的一个前卫师追上来。红军守在山城堡,不走了,开始拦住敌兵。

终于,上级决定打了。

这一次打,不是小打,而是大打。红一、十五军团和红二、四方面军均有部队参战,其中,红一军团的红1师负责从东向西打,攻击敌防守的一座山。红13团为师主攻。在红13团的左翼,是红2师,右翼是红4师。

21日晚,红军对敌发起攻击。

这个晚上特别暗,没月亮,也不见星光,伸手不见五指。战士们靠着夜间行动的经验,向前摸索前进。然而,令人焦急的是,红13团发起进攻后,对两个突破点连攻两次,均没成功。全团像被闸住的洪水,突然在山下聚集,堵住了。

这一仗关系重大,有关全局。这是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的第一仗!这一仗打不好,敌人将会直插定边、盐池,然后威逼保安!师指挥所一次接一次发信号,要求红13团回答攻击的情况。

团长不在,此战红13团由政委魏洪亮指挥,可他如何回答?无法回答!已经快深夜了,西北风怒吼,黄沙扑面,山顶上敌人疯狂地射击。魏洪亮焦急得直握拳头,准备组织第三次攻击。

突然,黑暗中传来个声音:“魏洪亮在哪里?”

原来是师长陈赓来了。他拄着根棍子,迈着残伤的腿,走到魏洪亮跟前,温和地说:“不要急嘛,研究一下,原因在哪里?”

魏洪亮把两次突击的情形向师长作了报告。陈赓立刻说:“你们从两处一齐突,也是可以的,但是忽略了加强主要突击方向。马上把预备队调上去,加强3连、全团的火力集中支援3连。”

魏洪亮重新部署时,3连连长王茂全跑来了,报告说:“第二次突击中我们连的司号员摸上去了,并且一直摸到了敌碉堡底下。他没有了手榴弹,又不见后续部队,只好摸了下来。”

陈赓一听,立即说:“这个司号员很勇敢,很有办法,这次要他带领突击连。”

由号兵带突击连,恐怕红军组建以来都没有过的事。这个陈赓也是胆子特大!谁知这个姓许的司号来到陈赓眼前,听说要他带突击连,也不谦虚,把铜号往身上一背,说:“行!我保证把突击连带到碉堡跟前,拿下山头来!”

陈赓摸黑抓住他的手问:“我听你像江西人,是吗?”

“是!”

“好,你走过金沙江大渡河,跨过雪山草地,是长征的英雄,你是会把突击连带上去的。”

红3团正调动火力的时候,红4师12团团长邓克明带着三挺重机枪路过这里,听说13团两次失利,正组织第三次攻击,立刻对机枪手命令:“把机枪统统架上,配合攻击。”

于是,二十几挺机枪一叫,姓许的号兵喊了一声;“冲!”连长王茂全一挥马刀,领头冲上山去。

魏洪亮也跟随着突击连的后边,向前跑去。

红13团每人有一把马刀,号兵果然把他们带上去了。突击连一上去,敌人也从工事里跳出来。混战激烈的时候,战士们一只手提刀,一只手往前摸,只要摸到人头上有个“圆巴巴(国民党军的帽微),顺手就给一刀。一刀下去,不管他死活,又去摸另一个。

敌人开始拼命顽抗,几分钟后,变成拼命逃跑了。

魏洪亮登上山顶,敌人已经溃退到山腰了。就在这时,陈赓师长派警卫员跑上来,口传他的命令:“追!追!追!”

姓许的号兵毫不迟疑,立即吹响了军号。

战士们如出山的夜老虎,挥着雪亮的马刀,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猛追,紧追。红13团的班、排长以上的干部,绝大部分是老红军战士,熟悉夜战,更善于追击,横冲直撞,插到敌人当中去。

胡宗南的所谓“精锐”,白天打阵地战还有一套,可夜战碰上红军这些夜老虎,连绵羊也不如了。特别是被冲垮以后,兵离了官。官没了兵,完全变成了一把散沙,有的士兵知道红军的俘虏政策,跑一阵,跑不动了,干脆找个坑坑蹲起来;有的夹在人群中,呼呼奔跑,不知天南地北。天亮,他们一看前后全是红军,把枪一丢,一屁股坐下去,不跑了,甘心当了俘虏。

山城堡一战,红军歼灭胡宗南一个旅又两个团。当他们正准备再战时,西安事变的消息传来。于是,山城堡一战,就成了结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最后一仗。然而,几十年之后,魏洪亮回忆此战,还是十分感叹,说:“师长派号兵指挥突击连,连长反而当了他的手下,这一战打得太奇妙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