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预告 | 岁朝图:国画里的中国年

原标题:新刊预告 | 岁朝图:国画里的中国年

2020年《艺术品鉴》杂志1月刊 2020年1月5日上市

卷首语

新的十年已开启,对于已经过去的2019年,新周刊总结出的年度汉字为:“南”(谐音“难”)。这也是很多行业最真实的写照。

套用一句经典名句:2019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 , 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这句话有两层含义,第一,可能现在人们感觉很艰难,但是到五年或十年以后也许会发现,刚刚过去的 2019 年还是最容易的一年。因为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未来的竞争将变得更激烈了,环境也会变得更复杂。

与此同时,越是不确定性的时代,越有机会。

对于艺术品市场而言,的确会是这样。

往前10年,2009年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时间节点。这一年里,吴彬《十八应真图卷》以1.7 亿元成交,徐扬《平定西域献俘礼图》以1.344 亿元成交,曾巩《局事帖》拍出 1.0864亿元,朱熹(七家)《宋名贤题徐常侍篆书之迹》手卷 1.008 亿元成交,四件中国古代书画率先突破亿元大关,标志着中国内地艺术品市场进入“亿元时代”。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轮回似乎总在十年之间。

2019年12月5日,一根被强力胶带粘在白墙上的香蕉刷爆了艺术界。两根从迈阿密水果摊花 0.6 美元买来的普通香蕉被以总价24万美元高价卖出。没错,它不是画作、不是雕塑,就是一根来自你家隔壁超市的价值不会超过 1块钱的香蕉。

在国内,艺术品市场在2019年结束了长达十年的“1 亿元时代”,开始迈 进 2 亿元时代的大门。 李可染、潘天寿、吴冠中等近现代大师和赵孟頫、王蒙等古代大师为艺术品市场在疲软的经济态势下打了一针强心剂。

有人说,这些高价拍品都是出现在两家一线拍卖企业的重要夜场,而大量中小型拍卖企业可能还面临成交惨淡的情况。但是,市场起码证明了一点,2019 虽然略显平淡,但却丝毫不平静。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英国大罢工、华尔街经济崩溃,而艺术品价格迎来了其二十世纪的第一次飞跃。同样的事情也出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 2008 年前后的中国。

当经济领域的每个行业都严重萎靡时,为什么艺术市场看上去却依旧坚挺?

著名经纪人 David Nahmad 在数年前就给出了回答 :“原因很简单。投资者对股票等传统市场已经失去了信心。钱放在银行里利息很低,而且通货膨胀的风险很大。”

马未都也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搞收藏这么多年,见过唯一贬值的东西就是人民币。”

对于睿智者 , 这是最好的时代 , 对于平庸者,这是最坏的时代!艺术市场的繁荣并非被完全推倒,只是新的玩法和规则正在重新建构。

机会面前,你是不是那个最先嗅到时代变化气息的人?

本期精選

一个节日,上下五千年... ...

撰文 = 郑朝辉

万物生长,世界向前。春节,是中华文化的传承与弘扬,在所有华人心中是一份不灭的信仰 , 作为最资深传统节日,在过去的近 5000 年,随神性文明而诞生的春节,伴随我们演绎着人间沧桑,生命轮回,万物兴衰。聪明灵巧的中国人,更是赋予了春节五彩缤纷的颜色,以至于春节成了大多中国人最重要、最浓重的节日,这个节日含藏着天道文明的智慧和结晶,凝聚着天人世界的无限深情,传承着天道生生不息的厚爱。

思想、图像与风格

——略论石鲁与傅抱石绘画思想的共同性与差异性(上)

撰文 = 赵启斌

作为“新金陵画派”与“长安画派”的领袖型画家,石鲁(1919—1982)与傅抱石(1904—1965)不仅在绘画风格、绘画创作方法等方面确立出中国画新的高度和典范,更是提供了独特而带规律性的绘画思想和绘画美学思想观念,从而成为两大画派的灵魂人物。

趙孟頫:

一笔一划尽风度

编辑 = 尤琳娜

长期由汉人执政的宋王朝在忽必烈统帅的蒙古铁骑冲击下土崩瓦解。一部改朝换代、兴衰相交的剧目正在上演。此时,在山明水秀的江苏吴江,住着一位 26 岁的贵族才俊赵孟頫,作为宋太祖十一世孙,南宋孝宗胞兄伯圭之四世孙,面对国破家衰、人事巨变的现实,这位前代王孙的内心尽是难言的痛苦与无奈。于他而言,归隐出仕两相难,在各种利弊权衡之下,他艰难地选择了步入官场,最终官至一品。这对当时处于社会底层的南人来说,是十分难得的荣宠,却也因此为他惹来了责难非议,深陷政治的漩涡之中。由此开启的浮浮沉沉的仕途之路对赵孟頫的性格和艺术风格,都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他只好在艺术创作中找寻一片避风港,将所有的迷惘、失落都凝聚于笔纸之间。

秦天柱:艺术需要慢慢“养”

采访、撰文=张敏

徐渭的“水墨淋漓”是他半生潦倒的写照,八大山人的“墨点无多泪点多”里晦涩地藏着国破家亡的痛苦。“画如其人”的说法使得人们把探寻的目光从画面一直延伸到作品中流露出的创作者的生命精神之上。心性、情性、人品、学识共同造就人的气质,人的气质也就是画的气质。

秦天柱的花鸟中没有过多复杂的情绪,他作品背后所隐藏着的那幅画面里,仿佛只有极为普通的,拿着放大镜细细观察昆虫的一个人的形象。他的童年在田野里,花鸟鱼虫也在田野里,他钟情于花鸟题材是因为他与大自然无法分割,也因为这份纯真和纯粹,他的作品才有评论家们所说的“灵气溢于画外”。

自古就爱买买买——两幅《货郎图》里的民生百态

《货郎图》是历代风俗画中满溢欣悦的一类,画笔下,货郎手摇蛇皮鼓,口唱“货郎儿”,或歇担,或驻车,笑迎手拈铜钱走来博易的主顾——每每是妇女和小儿。卖鲜花,卖首饰,卖吃食,卖饮子,成为一年四季街衢和深巷中流动的欢乐。

大家都是告身帖,为啥你就这么特别——聊聊颜真卿《自书告身帖》

告身又称“官告”“官诰”“告词”等,是古代朝廷勋奖或录用文武官员时,发给当事人的凭证,和大家熟悉的“委任状”差不多。一般情况下,这种正式的官文都应该由宫中负责抄写公文的官员抄写(这些官员都是“善书”者,如与颜真卿齐名的徐浩)。

《自书告身帖》凡33行,计255字,是颜真卿于唐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 被委任为太子少保时自书之告身。颜真卿书写这篇告身时已然是七十二岁高龄,是其晚年成熟书风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后世书家研究其笔法的最佳 范本,历来为世代书家、藏家所珍重。现藏日本中村不折氏书道博物馆。卷首有乾隆题签及跋文,卷尾有蔡襄、米友仁、董其昌等名家题跋。

邢庆仁:在绘画里跳芭蕾的人

《庆仁写诗》出版

我原先的理想不是绘画,

是跳芭蕾,而且是《天鹅湖》。

只是没有人知道。

无聊时,我会扒上村口的土墙头,

伸展双臂,来回寻找平衡和速度,

看着风中起伏的大地。

我不知道我到底能做啥,

但我知道我肯定不是种地的料,

家里人也不知道我想做啥,成天为我操不完的心,

连那些庄稼都知道。整个村子都熬煎得愁眉不展。

更多精彩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