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燕的2万元,关系着2000亿

原标题:花燕的2万元,关系着2000亿

贵州贫困女大学生吴花燕1月13日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有媒体报道,一百多万社会紧急捐助款,吴花燕所在医院仅收到2万元。

1月14日在吴花燕遗体捐献仪式上,有媒体说,其弟吴江龙流着泪说,姐姐生前多次说过,虽然家庭不幸,但有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帮助,她很温暖。

围绕吴花燕的社会捐助使用与去向,家属、公众、媒体,与吴花燕的主要捐助组织“9958”儿童紧急救助项目的争执成了罗生门。

43斤、1.35米,父母双亡,照顾患有精神病的弟弟,为了节约开支长期节衣缩食,营养不良,2019年10月,吴花燕因心脏瓣膜损伤严重入院,无钱治疗。

“2020年春节,想添几件家具,和弟弟一起过个好年。”这是时年24岁的吴花燕新年愿望。

从2019年10月12日住院,吴花燕的遭遇就引起社会极大的关注。不少好心人赶到医院探望,也有不少慈善机构主动联系她的亲属。

根据2019年9月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2018年中国接受的款物捐赠1624.15亿元人民币。加上一些没有被计入的互联网募捐、民间集资和私人募捐计划,粗略估算,中国一年的慈善捐款额接近2000亿元。

捐款必须透明,爱心不能赊账。2万元的这个故事,背后其实是2000亿元的爱心大账。

中新社发 段长征 摄

媒体报道,同年10月25日开始,9958平台为吴花燕发起筹款,短短5天时间,便筹得600443元。

但吴花燕本人及家人亲友,却是在该筹款项目发布之后,才知道在该平台上,有这么个筹款项目。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在这个平台筹款,“9958”还先后在另外一个公益平台发起两期总计40万元的爱心筹款。

吴花燕的亲戚告诉媒体,“这40万的筹款,吴花燕本人并不知晓”。

但9958平台表示,所有进行的募捐均有吴花燕本人的签字。

对仅转出2万元为患者治疗原因的质询,“至于后续的钱为什么没有转,我们跟家属还有她本人沟通过,因为前期她的身体情况不适合做手术,她想等到做手术的时候再用这笔钱”。

9958说,目前剩余的钱款仍在平台账户上,9958将派人和吴花燕的家属对接商议解决此事。

14日,公益人郑鹤红实名举报9958主管王昱:

利用“43斤女大学生”吴花燕当做敛财工具,“不告知患者真实情况,超额募捐并且不及时拨款,拖死患者达到囤积捐款的目的……他们会选择这种临近不治、危重而且家庭条件差的,这是他们一贯的操作手法……我们是一个举报小组,从2018年6月份开始,发现9958很多违规行为,从上万个个案中发现了一二十个违法比较严重的。”

除9958平台外,一个名为“XX听新闻”的抖音账号,在吴花燕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护燕行动”之名,用二维码收款的方式,为吴花燕筹款,并发布视频,称45万余元爱心款“已亲自交至吴花燕。”

但吴花燕及亲属表示,没有收过这笔钱。

“国内社会慈善捐助是有严格的规定和流程的,并且也有相应的款项使用规范和要求。”接受国是直通车采访的L女士有近二十年的慈善募资与项目执行经验,是国内某国家慈善平台的筹款部门负责人。

首先,募捐发起方要有对受捐人的审核与公示义务,募捐发起方有确保信息真实的责任。

换言之,这其中隐含前提是,受捐人是募捐发起知情者。不应存在受捐人不知情的募捐发起,否则会存在欺诈的漏洞。

其次,募捐发起方必须具有资质,在我国只有在民政部下备案的机构和组织有资格发起社会募捐。

进行募捐的主体应是获得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其他组织、个人包括平台本身没有公开募捐资格。

平台应明确告知用户及社会公众,个人求助、网络互助不属于慈善募捐,真实性由信息提供方负责。否则平台要对平台用户的行为负有相关责任。

正规平台的募捐款项使用后尾款处理有着严格的规章制度。

简言之,所有捐款的使用和处理,全要逐笔在民政部主办的“慈善中国”网站进行公开公示。尾款在社会公众无异议的情况下,一般可转为同类受捐人捐款或其他方式处理。

国内目前已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规范慈善组织的行为以及公开募捐活动,但是对于非正规性的募捐行为的辨别界定,以及该领域内欺诈行为的制裁后果还处在摸索完善的阶段。

“目前,最让我们这些老慈善人担心的是,不仅仅是很多个人有意或无意的好心办了坏事,造成慈善募捐事业的损失。”L女士说,“我们最痛恨的是,一些新兴的慈善平台中一些人,打着慈善的名义,串通甚至伪造受捐人,联合第三方侵吞社会募捐善款。”

“利用人们的善良是最大的恶。他们毁坏的是社会的互信和良心,毁坏的是人们对道德的信念啊!”

虚伪的善良比邪恶更可怕,因为它让我们开始怀疑善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