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我会迷上看女科学家的硬核吃播

原标题:没想到我会迷上看女科学家的硬核吃播

卢静一头长发,穿一件卡其色高领毛衣,举止优雅,说起话来侃侃而谈,一点儿也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一类古板而严肃的古生物研究者。

她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研究员,研究方向是古代鱼类的脑颅演化。全世界和她研究方向相同的人只有几十个。如今,她还是抖音上的科普创作者,把四亿年前的鱼和人类演化的秘密,讲给千千万万人听 。

以下为卢静口述:

1

我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我的研究方向是古代鱼类的演化。具体来说,四足动物的起源和早期肉鳍鱼的演化。

肉鳍鱼是四足动物最早的祖先,四足动物的一些特征在它这儿已经出现了。如果没有肉鳍鱼,就没有青蛙、蜥蜴、鸟类、哺乳动物等四足动物。当然也包括我们人类。可以说,没有那条爬上陆地的肉鳍鱼,就没有后来陆地上所有的一切。

我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化石,追溯它的起源地,起源时的特征,寻找演化上的证据,通过对比不同的、相近的化石,看它们是怎么一步一步演化的。

比如,从鱼到四足动物的演化过程,不是说鱼一下子长了四条腿,而是有一类鱼,它长出了四肢一样的鱼鳍,可能生活在很浅的水中,所以偶然来到陆地,在陆地上找到更丰富的食物,并且没有天敌。慢慢地,它的后代中,适应陆地生活的特征就会被自然选择出来,最后鱼鳍就演化成了真正的四肢。当然,这是一个简化的说法,这些变化要经过数百万年才固定下来,演化是在一个很长很长的时间内发生的。

我研究了奇异东生鱼(四足动物最早的鱼形祖先)。从外表看,它和那个时代其他的鱼很相似,没有特别的地方。但当你扫描了它,重建它的脑颅结构之后,就会发现它的垂体,也就是控制内分泌那一部分的脑,和别的鱼不一样。我就开始研究,为什么它不一样。这时候就会发现,它的垂体拥有一种新的结构,过去认为,这个结构只有四足动物才会有,但其实,它在鱼类身上也出现了。这个结果是非常令人激动的。如果不研究,我们永远都不知道。

科学研究里,很多事情都是在尝试中发现的。如果不尝试,我们不会知道奇异东生鱼是最古老的基干四足动物,也不会知道关于鱼类起源的科普视频会在抖音上受欢迎。

2019年5月的一天,非常偶然的一个机会,我们和科普出版社一个小伙子一起琢磨把吃过的鱼头泡饼里面的鱼头拼起来,给抖音上的观众展示日常能接触到的动物骨骼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从下午不到5点开始拼。晚上10点还没拼好,一个小伙伴说,静姐,我得先走了,明天要博士答辩。鱼的骨头很多,而且又碎、又薄,很有挑战。连续拼了四五个小时后,我们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一开始就挑战了一个最难的脊椎动物下手?

最让我崩溃的是,一对上颌骨被吃丢了,怎么都找不到。我们拼完的鱼头最后还是个“豁嘴”,只能再吃一份鱼头泡饼,拆下另一个鱼头的前上颌骨黏上去。整个过程剪完发在抖音上,没想到,这么烂的一个鱼头拍出来竟然还挺酷炫。那条视频发出当晚播放量就几百万,被十几万人点赞。

之后我们也拼过鸭子、鸡、甲鱼和牛蛙,吃了后现洗、吹干、拼起来。拼鱼我用的502,到拼鸡,鸡骨头太重,完全黏不上,只能给鸡骨头钻孔,用铁丝固定。现在看来,网友们还是对吃更感兴趣,我们吃甲鱼的时候一下涨了20万粉,等到讲甲鱼祖先了,浏览量和点赞量咚一下掉下来,和过山车一样……

当然我不能因为吃和拼骨头浏览量和点赞高就一直拍这方面的内容。我还是想通过拼骨头,回到化石本身。我的思路是,拼一个动物骨骼给你看,通过比较它的骨骼和其他动物化石的骨骼,帮助大家发现一些证据,让大家对生物演化感兴趣。

对很多科研人员来说,花两三个小时和大家解释一个简单的问题,还比不上花两三个小时做一点研究来得自在。但是我觉得我们的研究不能只是科学家的自嗨,我们也有责任和义务让老百姓看到我们正在做的事。

特别是古生物还是一个非常好的科普学科。不管是拼标本、去博物馆观察动物,还是找一只鸡和恐龙的关联,这都体现了我们做科学研究的过程:发现问题、思考问题、解决问题。这些一分来钟视频背后的科研精神,才是我最想传递的。

2

为什么我会做古生物研究,特别是去研究这个全世界只有数十人研究的古代鱼类的脑颅演化这个冷门方向,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大学我学的是生物,起初对大学的动物学课程并不感冒,直到接触到脊椎动物,突然感觉被打开了一扇窗户。脊椎动物的骨骼系统太酷了,各个系统的比较、解剖太有意思了!我喜欢研究比较酷的东西。

本科毕业后,我想研究恐龙。当然不止是我,很多想学古生物的人,刚开始都是想研究恐龙的。但是机缘巧合,我最后选择了古代鱼类作为研究方向。

我开始被鱼类的演化吸引完全是因为研究生时候我的导师朱敏研究员给了我一本关于拉蒂迈鱼的书。拉蒂迈鱼属于空棘鱼类,这是一类“活化石”鱼,最早出现在大概4亿年前,上个世纪30年代被重新发现,震惊了全世界,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以为它和恐龙一块灭绝了。最重要的是,它是和人类演化直接相关的一种鱼。4亿年过去了,它没怎么变,它的鱼鳍代表了我们祖先鱼鳍的样子。

那本书竖版繁体,我从头到尾,从右到左,一个字一个字看完,太有意思了。第一条拉蒂迈鱼很偶然才被发现,然后大家花了十几年,经过二战,中间有个船长在寻找这条鱼的过程中死了,人们顺着海岸线找了几百公里才找到第二条……这是一个非常传奇的故事,不仅仅是科学,还很浪漫。

当时读完后,我有感而发,写了一个科学童话《小拉的故事》。这条鱼好像一个活过来的人,在向你传递信息。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我不知道的生物,它们和恐龙一样有趣,而且从肉鳍鱼身上你能看到祖先的影子,是一件特别奇妙的事情。从此, 我入了肉鳍鱼的坑。

2019年11月,我从澳大利亚出野外回来,那是一个抢救性的发掘工作。那个化石点有十几条全世界保存最好的肉鳍鱼,但化石点保护得一般般,化石风化得很厉害,我到那边负责主导把所有暴露在表面的化石取出来。这次发掘包括未来的研究工作都将完全由我们中国研究人员主导,这个化石点发现已经超过40年,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进行保护和发掘。我们的研究所现在是全世界最好的古脊椎动物研究所,国家投入了大量金钱在科研上,我们才有机会做这些事。和我合作的澳大利亚的那所学校整个古生物专业都被砍掉了。每次想到这个,我都觉得需要更加珍惜现有条件。

3

从小到大,我很清楚我想要什么,知道我不喜欢什么。对我来说,做选择不是一个困难的事情,或者说,我就喜欢跟着直觉走。

古生物确实比较冷门,虽然也没有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冷门。我还蛮幸运的,不管是我做专业选择还是职业选择,父母都没提出过任何异议。当我决定我这辈子就要做这个的时候,我父母都是非常支持的。我的人生中所有重要的决定都是我自己做,这蛮重要的,路是你自己走的,父母不能代替你走完所有人生的路。工作是一辈子的,我希望年轻人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所以当2010年,我博士毕业时,我也自然而然选择了继续留所做研究。我很喜欢自己的状态,我可以做科研,研究最最前沿的演化方向,我还有抖音这个平台,可以把生物演化的思想传播出去,而不仅仅局限于古生物专业方向的学生。

我博士课题中要使用三维重建,把扫描出的几千张数据切片,一片片画出来。当时全国没有人实际操作过这个软件。但这是我的博士课题,硬着头皮也得上。我花了半年时间,每天泡在实验室超过12个小时,读了一本将近600页的英文操作指南,完成了一个不到一公分的颅脑重建。这件事之后,对我来说没有任何解决不了的难题,只要你去琢磨,去想办法,总归能解决。

科研上的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的话,我们这些做基础研究的科研工作者,遇到的最大困难是生活上的,基本都靠情怀在支撑。

我现在有孩子,我工作之外想得最多的就是孩子未来读书的问题。如果我在高校教书,可能会有相应配套的幼儿园,一直到中学、大学,不用为此发愁。但是在现有的系统里面,我们有庞大的研究工程项目,但我们没有独立的附属学校。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我们经常开玩笑,我们的工资要挣两百年,不吃不喝才能在北京买一套房,最后你发现,你的钱只够在六环外买房,每天花三四个小时到二环来上班,生活没有任何质量可言。我们这个团体挺好玩的,一群穷光蛋,没房没车,天天谈的却是生命演化这样宏大的命题,还谈得特别开心,一聊起自己的研究就什么都忘光了。

我们没有向现实低头,向现实低头我们就不这么做了,是吧?现在一个十三线的明星都远远比一个做科研的学者挣得多,受到的关注度是科研人员的N倍,这是没办法拿来相提并论的。怎么能让社会更加关注科研人员,关注我们的研究?我想,我到抖音上做科普,也抱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科学精神值得被宣传,希望更多的人关注到科学家这个群体,其实我们能做很多事情,只是以前大家不知道。

过去,我们总觉得人类是所有生物中最厉害的。研究得越深入,你就知道人类只是万千生物中的一种,人类为之骄傲的东西,很多都是在我们动物祖先已有的基础上,一步步演化来的。我们永远没有征服地球,只要发生任何一次巨大的环境变化,人类将面临灭绝的命运。我们比别的动物更厉害的地方并不那么多,而交流思想可能是其中的一项。在抖音上做科普,对我来说,就是一次思想交流的奇妙旅程,让我体会到,也许归根到底人类还是有一些地方是值得自豪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