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号“一品夫人”的男人,以温柔方式,把大清推向灭亡

原标题:绰号“一品夫人”的男人,以温柔方式,把大清推向灭亡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竹映月江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宋·汪洙《神童诗》

自古以来,“学而优则仕”便是无数文人改变命运的康庄大道。君不见,那寒夜下苦读的一星灯火,书卷中笔耕不辍的坚定背影,都只为有朝一日鱼跃龙门,纡朱拖紫,光宗耀祖,就此成为人人羡慕的“官老爷”。

然而,到了清代,“官老爷”们的情况却发生了一点变化。虽然为官之人依旧人前风光,但大大小小的衙门里,常常是低调的幕僚在覆雨翻云,指点山河。

晚清时期,幕僚界的影响力愈发强大,还诞生了不少牛人。比如打出近代中国国威军威的大英雄左宗棠,早年便做过张亮基与骆秉章的幕僚。

说起来,左宗棠这类幕僚,虽是躲在一众大佬身后挥斥方遒,但终归还是大清王朝的守护者。等到时间进入到20世纪初,挨打成习惯的大清朝已经不可救药,晚清的幕僚行业,便走出了一位“妖孽”,亲手终结了一个王朝。

那么,这位终结大清的“妖孽”幕僚,究竟是谁呢?

一、“一品夫人”

当代学者雾满拦江在其著作《民国就是这么生猛》里提到:“如果把来之不易的民国比作一个孩子,那么,北洋首领袁世凯就是孩子的爹,上海惜阴堂堂主赵凤昌,就是孩子的妈”。

赵凤昌

袁世凯的大名世人皆知,可为何与袁世凯并列为民国缔造者的赵凤昌,名声却似乎不甚响亮呢?

其实,赵凤昌的名字之所以让人听着陌生,是因为他并非是站在聚光灯下的高官显贵,而是隐藏在幕后,默默终结大清的“妖孽”幕僚。

要问赵凤昌有多妖,看看他和张之洞的故事就知道了。

想当年,赵凤昌也是常州一户富商家的贵公子,只因太平天国战火纷飞,一家人为避战乱迁居江北,家道就此衰落。

没了贵公子的光环,赵凤昌不得不去钱庄打杂,换取微薄的收入维持生计。但这段苦难的岁月,倒也让赵凤昌练就了一身为人处世的本领。

28岁时,赵凤昌遇到了张之洞,并迅速成为张之洞的亲信幕僚。据《世载堂杂忆》记载,一次,吴郁生来拜访张之洞,张之洞一边剃发,一边和吴郁生聊天,谁料还没等说到正事,张之洞便睡着了。

这时,一直在外厢当差的赵凤昌立刻过来,用双手托住张之洞的头,一动不动侍立一旁,直到张之洞睡醒才离开。

一番五星级服务惹得吴郁生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后来吴郁生逢人就说:“吾一世做京官,从来没有做过督抚。像赵凤昌之服侍张香涛的滋味,可惜我是无缘体会了”。

张之洞

要说吴郁生还好是白天去拜访张之洞的,若是他晚上去,只怕还能看到更让他嫉妒到发狂的场面。

张之洞素来起居无节、号令不时。为了避免张之洞半夜办公找不到人,赵凤昌便整天都守住张之洞身边侍奉,哪怕深夜也不曾离开。

后来,有好事者听说了两人倒时差的办公模式,一时突发奇想,在墙壁上写下:“两湖总督张之洞,一品夫人赵凤昌”,结果堂堂男子赵凤昌,就这么得了个“一品夫人”的绰号。

不过,赵凤昌虽然贵为“一品夫人”,却依然躲不开官场倾轧。1893年,张之洞的政敌们发难,弹劾张之洞“辜恩负职”,顺便参劾赵凤昌“声名甚秽”,这便是轰动一时的“”张之洞大参案”。

朝廷眼见事情越闹越大,不得已出面平息,但光绪帝又不想得罪张之洞或者反对大臣的任何一方。于是,赵凤昌成为了平息事件的完美替罪羊。

光绪帝一纸诏令,将赵凤昌革职,勒令回籍。可怜赵凤昌,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失业了。

一般来说,幕僚们被赶出衙门,基本就是人生就此打出,后半辈子碌碌无为,可赵凤昌,绝非一般幕僚。失业之后,赵凤昌硬是靠着天时地利人和,创造出了新的奇迹。

二、东南互保

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当年6月,列强军舰进入汉口、南京、吴淞,弄得四处人心惶惶。

恰好之前的替罪羊事件,让张之洞觉得对不起赵凤昌。于是张之洞帮赵凤昌安排了新工作,让赵凤昌常驻上海。

此时,身处风暴中心的赵凤昌敏锐地意识到,想要保住和平的局势,只能“各省督抚联合立约”,保护“各省各埠之侨商教士”,让“租界内无一华兵,租界外无一外兵,力杜冲突”。

这便是著名的“保护东南”之策。然而,赵凤昌刚刚提出这条计策时,张之洞没有得到皇上圣旨,根本不敢私自签订《东南保护约款》。

赵凤昌深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为了打消张之洞的顾虑,赵凤昌干脆自己写了封电报给张之洞,上面写道:“洋电两宫西幸,有旨饬各督抚力保疆土,援庚申例,令庆邸留京与各国会议云。”

但张之洞多年官场浸润,如此大事,岂有不细查的道理。结果,张之洞收到电报后,马上回电问道:“这封电报,是从哪里来的?”

一句话问蒙了赵凤昌,好在赵凤昌也不是等闲之辈,他马上找到盛宣怀,让盛宣怀把他发给张之洞的电报,再发给各省督抚一次。

饶是盛宣怀胆大过人,也让赵凤昌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结结巴巴的说:“这……这是假传圣旨啊,要杀头的!”

赵凤昌笑笑说:“这一点我早就想好了。我们一开始就说了这是洋电,所谓洋电,就是西人之电。我们不过是洋电的搬运工。日后如果追究起来,最多就是乱传谣言,哪算得上假传圣旨呢。”

一番巧舌如簧,瞬间说服了盛宣怀。等到盛宣怀按照赵凤昌的建议发送电报后,赵凤昌马上拿着盛宣怀的电报去跟张之洞说:“张大人,盛宣怀也收到这封洋电了,他都已经通电各省了,还请大人切莫迟疑啊”。

张之洞一打听,发现各省督抚果然都收到电报了。于是,张之洞误以为这是朝廷的意思,这才放开手脚,联合东南各省督抚,与各国驻沪领事达成了“东南互保”。

三、辛亥革命

“东南互保”达成后,赵凤昌并没有停下他隐藏在幕后的活动。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一片共和的呼声中,历史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同样被历史潮流裹挟到十字路口的赵凤昌,看看道路一边的新生起义力量,又看看另一边腐朽的清王朝,悠悠往事不禁浮现心头。

少年时代一颗丹心图报国,中年时代被朝廷无情地当作“替罪羊”……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赵凤昌灵台突然清明,他仰天长啸,发出了“不保清廷,保将来之中国”的最强音。

此后,赵凤昌积极投身于保境安民的活动中。为保护东南百姓不受战火波及,赵凤昌通电张人骏,阻止其发兵援鄂,为武昌的起义,暗暗出了一份力。

支持革命党人的同时,赵凤昌深恐列强会趁火打劫,进一步瓜分中国,为此,他又致电外务部尚书——当年张之洞幕中的密友梁敦彦说:“文明大举,大势已成,计旦夕即定。公切勿回京,宜在外阻外兵来华,并设法借他国阻止日本行动,以保将来中国。”

此外,赵凤昌还拿出他的惜阴堂,作为讨论国事的会场。各派人物观点出现分歧时,赵凤昌就游走于幕后,四处协商调和,促使各派达到一致方案,加快了革命的进程。

比如1912年1月,各派人物在惜阴堂订下了清帝退位后拥袁世凯为大总统的密约,但却对陆军部长的人选有争议,其中南方推举黄兴,北方则推进段祺瑞。

由于陆军部长是内阁要职,双方谁都不肯相让。赵凤昌见状,急忙函电黄兴,劝他以大局为重,改任参谋总长一职。黄兴接到电报后,很快就放弃了对陆军部长的争夺,一场危机,就这么化于无形之中。

正是有了赵凤昌的种种幕后努力,各方政治势力才能携起手来,共同创建共和。难怪刘厚生在《张謇传记》中说,赵凤昌堪称是“民国产婆”。

曾有人说,大清灭亡的太突然。其实,若是从赵凤昌的故事来看,那清廷的灭亡倒像是早有预兆。如此人才,却被排挤在晚清权力体系之外,从晚清的支持者变成了终结者。逆淘汰到如此地步,就算没有辛亥一声枪响,这大清,也是挺不了几年。

参考资料:马铭德《辛亥革命与赵凤昌》、沈妉《论辛亥革命前后的赵凤昌》、《张謇传记》、《世载堂杂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