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维“强推”8K电视,是时势所需还是噱头炒作?先解决内斗再说吧!

原标题:创维“强推”8K电视,是时势所需还是噱头炒作?先解决内斗再说吧!

早在四五年前,国内彩电市场便进入到了持久的“严寒期”,电视产品销量不断下滑,技术创新难以突破,再加上此起彼伏的“价格战”,不断有各类问题涌现,导致电视厂商倍感焦灼。然而随着产品技术迭代升级,现如今整个电视行业大有回暖之势,其中对行业影响最大的当属8K显示技术。

具体表现在这届CES展会上,三星、创维、TCL、索尼都推出了8K电视新品,一时间8K风头正劲,各大品牌厂商都在积极布局,谁也不愿意在这个关键节骨点上掉队。

作为国内排名靠前的创维更是在CES期间就举办了新品发布会,重点向高端消费人群推出了75英寸Q91系列8K电视。不过这次,我们并不是来夸创维的8K电视有多么好。事实上,创维此番操作让人感觉有些似曾相识,好像还是那种“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早在2013年,创维曾推出了中国首台OLED电视,在2019年之前的中国市场,创维自己号称每卖出两台OLED电视就有一台来自于创维;但进入2019年之后,局面彻底被扭转,索尼轻松超越创维。

与索尼的精彩表演成对比的是,创维虽然站位早,但却不幸败给了现实。而这次创维似乎又打算将筹码压在8K上,那么这回能否避免曾经OLED时期的悲剧呢?

“8K”究竟是为了迎合市场还是噱头炒作?

其实8K概念被“炒”起来已经有好几年,只不过随着5G网络到来后,业界觉得8K电视的风口马上就要来了,再加上各厂商之间的竞争,谁也不愿意错失风口。所以不管8K电视究竟能卖出去几台,先占个坑再说。有这种想法的厂商应该不算少数,但真伪8K鉴别对于大多数消费者而言,其难度可想而知。

前夸父企业管理咨询机构首席顾问、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就曾发表过观点,目前市面上充斥着大量“伪8K电视”——只有屏幕是8K分辨率但控制电路等硬件无法匹配。另外,刘步尘还表示,有些商家还会混淆像素量和分辨率的概念。“如果像素量达到或接近8K标准,但分辨率达不到8K标准,最终的画质也会与真正的8K相去甚远。”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谈到。

而其他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在近几年的电视市场中,4K电视产品仍将会继续占据市场的主导地位,而8K电视产品的市场份额虽然会有所提升,但尚需要在内容、价格甚至硬件等方面完善、成熟后才能真正地迎来“爆发”。也就是说,只有等到业界的软硬件水平都做好迎接8K时代的到来,8K电视才算真正可以彰显自己的价值,所以能够体现8K电视优势的时间节点并非现在。

不过,8K电视已经被市场炒热,即使整个产业链目前并不成熟,8K产品也会频繁面世。但就现状而言,国内目前的8K内容比较稀缺,在没有内容支撑的情况下,8K电视普及自然无从谈起。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分辨率对于电视来讲是衡量产品溢价能力的重要标准,可达到的分辨率越高,电视产品的科技含量也就越高,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而在电视整体市场零售量和零售额双双下滑的当下,8K这个代表着先进技术的关键词,对于许多电视厂商而言肯定是能够提升自己电视产品定价的极好宣传噱头。所以不管真假以及是否实用,只要拥有8K技术,厂商就可以继续吹嘘自己的技术优势,标榜自己的高端地位。

事实上,无论是在彩电行业表现得好或者不好的厂商,都需要在8K这个风头上彰显自己的能力,才有希望站得住脚。像三星、索尼、LG等国际知名厂商,在4K时代表现不俗,在技术上又领先于其他彩电厂商,而此时在8K来临之际率先出来展现自己的成品,无疑会对未来8K电视的竞争中抢得一个好位置,同理的还包括了TCL、海信等厂商。而像创维这样有一定能力,但近年来市场表现一般,更多靠中低端产品走量的厂商,也肯定要混个脸熟,能在8K时代占个位,多少也能为未来的发展先埋下一个伏笔。毕竟互联网厂商在这彩电这部分,哪怕吹嘘自己卖得再多,始终只是一个装配商,缺少核心技术,哪像创维这样的厂商不如早点出手布局,给用户留下一个印象。

但对创维来说,当下除了要借助8K造势之外,更要好好考虑一下该如何拉升自己的业务表现。毕竟从2019年的财报来看,在经历了高层人事变动以及战略策略变更后的创维,前景依然十分严峻。

创维电视业务复苏,但市场前景依然严峻

在2019年的上半年财报表现中我们发现,其实创维业绩的表现并不太差,在营收下滑基础上还实现了净利润较大幅增长。据数据显示,创维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8%至172.3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但毛利得益于毛利率提升还小幅提升至33.87亿元,之后在其它收入增加和费用基本维持的情况下,公司经营利润实现40.2%同比增长至7.85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28.4%至3.48亿元。不过因为少数股东损益占比提升,最终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2%至1.81亿元。

只不过利润的增长并没有彻底消除市场对于创维电视业务的担忧。据相关机构分析指出,创维集团营收占比高达55%的彩电业务表现其实是优于市场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市场电视出货量同比下滑0.3%至2240万台,但创维中国市场彩电销量同比增长了11.5%。但是由于2019年上半年电视行业整体受困价格战,均价出现下滑,而创维彩电业务在国内市场的收入也出现了同比下滑现象。

除此之外,据财报显示,创维集团的利润增长主要来自于机顶盒业务,这部分业务收入由去年同期的1.39亿大幅增长118.7%至3.04亿元,而创维中国市场的彩电业务就没有这样风光了,同时海外市场的彩电业务也由去年同期的1.22亿元大幅下滑至2500万元。

种种迹象表明创维想在2020年彻底实现翻身,难度不小。回顾创维之前的财报表现,在2017年,创维营收曾达到了历史最高峰的380.37亿元,但净利润却下降至13.57亿元,相比前年猛跌7.5亿元。而到了2018财年,创维实现的净利润下滑至4.71亿,只有2017财年的三分之一。

结合往年的财报表现来分析,创维不被市场看好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其口头上虽然不承认打价格战,但实际上却跟小米等新势力打的是不可开交。尤其在2019年年底,二者还为“谁才是真正的中国电视市场销量第一名”起过争执。这种行为其实等同于创维自降身位,要知道小米这样的互联网厂商,其产品除了价格和宣传之外,再无什么真正的亮点。一些厂商和小米在中低端打价格战厮杀,产品的品质成本也随之下滑,看似销量是上去了一截,但对未来的发展而言是否真的有益还很难说。

创维小米激战不断,“80后”少帅的焦虑之年

众所周知,创维之前崛起靠的也是价格优势。不过问题在于,早些年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电视品牌打着“不靠卖电视硬件赚钱”旗帜,更是把价格压到“令人发指”,甚至让创维们不知所措,不敢贸然跟进。

毕竟仔细想一下,小米电视赚钱的招数,主要在于它的推送服务(广告),所以和小米打价格战,放眼传统家电企业可能没几家能扛得住。即使像创维这样依靠“性价比”起家的传统电视企业,也都被搞得焦头烂额。

正因如此,与创维近年来“过山车”般表现形成对比的是,小米在电视市场节节高升。大概只用了5年时间,小米电视便成就了今日的地位,而创维专攻电视领域最少也得有20多年的历史,真可谓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除此之外,电视业务算是创维的主业,但对于小米来说,电视只是其内容库的一个端口,也就是整个智能家居IoT生态的一环。而在一定层面上,小米卖电视可以视为是对传统家电行业的降维打击,而且这种降维打击也不仅仅来自小米,还包括了更“极具性价比”的红米。

要知道,创维执行的也是双品牌策略,酷开主要针对的是年轻市场,主打“性价比”与小米/红米展开直接对决;而另一方面,创维还得努力维护自己的品牌形象,再包括OLED、8K,创维还得与传统家电厂商继续缠斗。

正因如此,2020年,创维将会面临一场大考。而这次大考的重担自然也落在了现任董事长王志国身上。作为曾经酷开系统的总设计师,王志国从接任时起就“肩负重担”。但要提起创维的鼎盛时期,还得是在创维创始人黄宏生掌舵期间。黄宏生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将一个生产遥控器的工厂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只可惜在2006年,黄宏生因串谋盗窃及串谋诈骗创维数码5000多万港元被判监禁6年。值得一提的是,在事件发生后,创维方面进行了危机公关,不断划清深圳创维集团、黄宏生本人,以及香港创维数码三者之间的关系。将事情的基调确定为:黄宏生被捕仍是由于其香港创维数码操作操作问题所引起的,对于深圳创维集团而言,两者之间是不存在必然联系。

但事实上,如果没有黄宏生的铺路又哪来创维今日的辉煌。而在这次事件之后,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救了创维,但却将黄宏生推向了深渊。不过自此创维内部管理就完全没了黄系的烙印吗?其实不然!2014年,王志国就与黄宏生之子林劲一同创立了创维旗下互联网运营公司——酷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可见创维并非完全剥离开黄宏生的影响。

而在创维动荡的那几年当中,靠着包括张学斌、杨东文、刘棠枝在内的一批老骨干硬撑着创维挺了过来的。但如今,这些功臣离职的离职,卸任的卸任,难免有种“过河拆桥”的感觉。当然,时代变迁,“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事情自然时有发生,更何况年轻的王志国要比“老一辈”更熟悉互联网厂商的打法。

只不过,在研发领域风生水起的王志国,其实与以品牌、销售见长的创维格格不入。即使王志国已经下定决心要大刀阔斧进行内部改革,但事实上来自创维内部的阻力颇大。比如在王志国的倡导下,创维在销售制度上进行了调整,其在全国34个分公司、85个地市全面推动承包制,让各个公司自负盈亏、自主经营,意图让每个员工都变成老板,充分激发他们的积极性。然而这种改革看似是想让创维脱胎换骨,但实际上很多公司内部的老人都不太愿意折腾,这样一来,就变成了王志国这边满腔热血,而另一边封疆大吏们却畏手畏脚的现状。

据内部消息透露,虽然王志国已经成为新任掌门,但其实内部与其唱反调的大有人在,这些反对派认为创维靠产品升级来改变现状的方法不可靠。面对这样的改革阻力,一旦创维如果遭遇狂风巨浪,王志国不排除会成为最终的牺牲品。

结语

创维与小米之间的对决在2020年势必将会进入白热化阶段,尤其在红米品牌独立之后,也踏上了造电视的道路,去年推出的70英寸红米电视更是凭借2999元的售价优势席卷市场。不难推测,中国电视市场的价格战将会愈演愈烈,而创维会不会选择跟进,则将会决定整个市场格局的变化。

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建议创维或许应该适当考虑暂避锋芒,避免与小米的正面交锋以保存实力。毕竟对于创维来说,如果不计后果投入到价格战当中,即便赢得最后的胜利也只能是一场“惨胜”。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更会让创维的财报表现更加难看,如何确保更多的利润,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营才是正道。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创维+酷开的出货量都无法击败小米的话,那么创维的优势又能体现在哪里呢?

不可否认的是,现如今创维在市场中的声势声量早已大不如前,且不说比海信、TCL等传统家电厂商差了一截,甚至在某些方面还不如小米这样的“新人”。所以,结合创维近年来的动作来看,频频刷存在感的行为也就不难理解了。而王志国作为新一任的掌门人,他必须要带领创维走出当前的泥泞困境,才能证明自己不仅仅只是“王师傅”。但是道路前进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一旦创维在今年遭遇不测,王志国会不会“引咎下课”改由黄宏生之子林劲接任?想必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那么大家有什么好的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发表观点!

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欢迎私信我们,我们将竭诚为你解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