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谈演员限薪令:头部演员片酬降近九成

原标题:编剧谈演员限薪令:头部演员片酬降近九成

南都讯 记者黄晓雅 实习生刘婷婷编剧白一骢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演员薪酬的变化,他表示头部演员降了近九成,正常艺人薪酬比巅峰时期降两三倍是至少的。他直言行业价格混乱是因为大家都抱着赶紧捞钱的心态,当价格坍塌后,赚到钱的艺人并没有太过悲观,“今年就好好拍戏,反正钱去年之前都挣过了。”

采访中,白一骢表示:“昨天晚上我还跟一个前两年报价过亿、现在也不到1000万的演员在一块吃饭,他说‘我今年就好好拍戏,反正我钱去年之前都挣过了,我把十年的钱都挣了,我底下就是好好拍戏。’”他透露,如果按当时最顶峰的价格——1亿至1.5亿算,现在头部演员的价格降了有“10倍”,“正常的艺人降到一个合理的程度下,目前基本上是单集不过百万,比他们巅峰时期肯定降个两三倍是至少的。”

聊到高片酬,白一骢举了一位演员当初如何涨价的案例,以作说明。“我自己知道有一个演员价格怎么涨上去的,他当时不想接一个戏,他说我怎么能够不去,然后很合理地把这事儿推掉呢?那我报一个天价吧。对方接了,他就觉得天哪,这么多钱,那我们还是去吧?这实际上跟资本有一些关系,资本进入到这个行业里面来之后,它会提很多不客观的要求。有公司跟我说一部戏希望多长时间能拍完,因为资金或者公司财报等等有这样的要求,其结果就是我们没接,有别的公司去做了,真在那个时间里给拍完了,就不管质量地去拍。”

“所以前两年的时候,说实在的行业里面为什么价格会那么乱,大家都有一种赶紧捞钱的心态,所以今年价格坍塌之后,那些前两年捞到钱的演员并没有那么地悲观,他们会觉得还好,前两年我赚了,现在我踏踏实实回来演戏没事儿。”对于“限薪令”,白一骢表示:“我个人是不赞成限薪的,但是限薪一定程度上其实代表了市场,因为这跟三个平台当时出台的声明——希望把价格控制在多少以内——是有关系的,平台发出这样的号召,是因为基于市场来考量。花那么多钱给了一个明星,他出演的内容,最后无法给我挣来那么多钱,我自然不愿意在这个事情上再投入过高的成本了。”

聊到现在很多演员无戏可拍时,白一骢开玩笑称:“他降价不久可以了吗?”言归正传,白一骢认为:“现在大家都在降价,演员有一个市场属性的定位问题,当这个市场需要的题材,可能更多地适合哪些演员去拍、观众更愿意看哪些演员拍的东西,它决定了演员的价值。更年轻的一批观众,他们更多在看短视频,那就会催生另外一批偶像,比如大家都知道直播的李佳琦,新的技术带来新的模式,带来了很多新的不同类型的所谓明星,我觉得这是市场在调解。我们影视市场今年是不好,可是我们不乏有一些艺人在其他平台上也做得也挺好的,这是需要每个人去找到你要迎合观众、更多地去寻找观众。”

编辑:刘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