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这口饭,是越来越难吃了

原标题:互联网这口饭,是越来越难吃了

2020年,互联网行业有些“年关难过”。

土豪年终奖不再

往年这个时候,互联网行业都会出现“晒年终奖”的情况,特别是游戏行业,几十个月甚至上百个月的年终奖,都不算稀罕。这样的“土豪年终奖”,让很多人成了柠檬精。

今年,互联网行业很少有“土豪年终奖”的新闻,送一个iPhone 11 就了不得了,京东数科和腾讯云给几千员工发了2个亿成了新闻,算下来落到每个人头上的不多。广东有一家公司“土豪年终奖”是价值200万的湖景房,点开新闻一看,发现是老板每年会给两名家庭困难员工买房,这是人家在做慈善。实际上,大多数互联网公司能做到的就是保证13薪,即年底多发一个月工资。

从年终奖来看互联网公司2019年不再土豪。

年会规格大幅缩水

年会的缩水,则是互联网行业寒冬的另一个缩影。互联网公司年会规格普遍大幅缩水,某知名直播平台,往年底都会组织公司员工境外豪华邮轮游,今年年会地点就在北京,特等奖从劳力士绿水鬼变成了iPhone 11。有一家互联网营销公司前些年年景好的时候,都会组织员工境外豪华游,老板是出了名的大方,今年,他的朋友圈没有了声响,每天发得更多的是鸡汤。

很多公司的年会奖品缩水成了U盘键盘,苹果笔记本电脑变成了公司定制笔记本,iPhone变成AirPods,拿到“500万奖品”的员工拆开信封一看,是一张价值2元的双色球彩票。

其实还有一些公司甚至连年会都不开了,委婉一点的老板会说今年春节来得太早,节前时间太紧张;耿直的老板说得更直白:把钱省下来过冬,聚个餐就回家好好过年吧!

“免裁券”的黑色幽默

王兴在2018年底说: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现在回头来看,这句话真的很有深意。今天吐槽年会奖品缩水的,以后或许会怀念这个时刻,就像2019年很多面临裁员的人,会发现曾经被疯狂吐槽的996像“福报”一样。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在今天,有一份996的工作,是幸运的。

前几天,某互联网安全公司年会特等奖设置“免裁券”引发一众吐槽时,明白人却是心领神会。2019年百度、阿里、京东、美团、滴滴、知乎、KEEP、美菜等等互联网明星公司,均传出裁员或者优化的消息,虽然各有各的说法,但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2019年,互联网行业人才优化成了现象级问题。

拉勾网在12月发布的《2019互联网行业招聘白皮书》显示,2019年人才整体供需指数要高于2018年,增幅大概在10%左右,大量的人才涌入市场、导致岗位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近一年来平均每个岗位有19个人竞争。

2019年出现了不少因为裁员优化引起的劳动纠纷事件,有人解释说是个例,明眼人却不会这么看:单个案例是个案,一堆案例就是现象,互联网行业日子好过时一片祥和,不好过时这样那样的问题就会出现。

互联网不再躺赚

曾经光鲜亮丽的互联网行业真的荣光不再了吗?答案是:在AI、产业互联网、内容、消费升级诸多趋势下,互联网行业依然处于黄金时代,然而赚快钱的时代已经结束。

互联网行业今天面临的问题不能怪经济环境。经济本身面临结构性调整,依然在稳健增长,对互联网行业来说,影响最直接的是资本市场、产业周期和技术周期。

资本环境急转直下。2019年股价涨得最猛的互联网公司是哪些?阿里、拼多多、京东这样的巨头强者愈强,腰部及以下的互联网上市公司,表现普遍不算好。中小公司增长空间更大,但资本出于避险需求向更加稳健的大公司聚集。虽然有瑞幸冲刺IPO成功且上市后市值翻倍这样的个例,然而大多数公司折戟在上市途中。2019年美股互联网行业的IPO数量减少近七成,上市后股价表现也一塌糊涂,有媒体援引数据报道称,截至12月26日有211家企业在美国股市上市,募资总额623.3亿美元,金额远低于市场预期。二级市场关灯吃面,一级市场含泪敲钟。

资本是互联网行业增长的驱动器,资本环境不好导致行业缺钱。清科等机构的数据在显示,2019年不论是VC/PE募资金额、投资金额还是投资次数,全部都大幅下降。来自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库统计,截至12月1日,今年一共有327家创业公司关闭,其中有55%的公司没有拿到融资,很多曾拿到多轮融资的明星创业公司关门或者遇到经营困难:团贷网、呆萝卜、熊猫直播、爱屋吉屋、全峰快递、尚品网、淘集集……

行业没钱,导致很多企业缩减预算开支。即便是一些状态很好的巨头公司,不论是业绩还是资本都在强势增长,但依然出现了优化现象,要么是边缘部门,要么是特定群体(如中高层)。

第二个是增长天花板的出现。任何事情都是盛极必衰,互联网高速发展二十年,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十年,增长不可能一直加速度,如今互联网行业不论是用户、营收还是利润都迎来了天花板。如何破?降本增效。这是产业从粗放式发展到精细化深耕阶段的必然,粗放式阶段吃的是市场红利,受益于市场规模的增长;存量时代的深耕细作,则要靠效率一个一个百分点的提升,成本要一点点地抠出来。

第三个是新一轮技术周期的出现。每一种技术都存在生命周期,4G才没几年行业翘首以盼5G,移动互联网后人们都在期待下一幕AI……而现在行业达成共识的是,互联网下一波技术周期最大的机遇在于产业互联网,在于B端,在于企业级服务,跟C端市场唯快不破规模效应不同,B端本质是一个服务市场,具有慢热特性,因此钱将更难赚,就像我一直说的:互联网行业从躺赚时代进入到干脏活累活重活赚辛苦钱的阶段。

互联网人的焦虑

不论是行业没钱、降本增效还是辛苦赚钱,都将直接影响行业里面的每一个人。年终奖年会缩水,人员优化,就是行业变迁的结果。对于互联网行业人来说,年终奖年会不应该是关注的重点,大家真正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留下”以及“如何更好地留下”。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降本增效的第一抓手是什么?是人。互联网公司普遍优化人员结构、收紧曾经宽泛的考勤制度、公司从上到下喊出节俭的口号,本质是要提高人效进而提高生产效率,这注定对每一个人提出更高要求,员工只是996地勤奋工作已经不够,提高工作效率、提升工作能力、发挥个体创意、释放工作潜能才能适应未来互联网企业的用人节奏。

互联网新一轮技术周期已经出现,AI、5G、IoT、区块链等等新技术纷至沓来,技术、产品和商业模式迭代越来越多,对互联网人才提出更高要求,所有人都要与时俱进,拥抱变化。

特别是对于中年职场人来说,面临的挑战将会越来越明显。由于自身的资历、积累和贡献,中年人在企业往往有不错的位置和待遇,对企业来说则是巨大的人力成本。前些年互联网相关专业的走俏,让各种人才高速增加,更强干劲、更强活力、更具创意的年轻人正在涌入,他们付出意愿更强,回报要求更低,企业在降本增效的诉求下选人的天平事实上在向年轻人倾斜。

年轻人有的是时间,倘若被优化尚可看看世界,享受GAP YEAR。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裁不起。而且中年人要求更高,适配企业和职位更少,可选范围很窄,2019年很多互联网人去了保险行业,这个行业对时间要求相对宽松,同时可以释放人脉等资源积累,然而保险行业真的可以接纳众多的互联网中年人吗?恐怕未必。

将自己变为产品

2019年互联网行业发生的一切,让人们意识到行业本身充满不确定性,市场如此残酷。当然,互联网依然会是很多人理想的行业,不确定性意味着想象空间,互联网与各行各业的深度融合正在创造更多职位和机会。对于互联网人来说,消除焦虑的唯一方法就是早做打算,做出行动,靠自己稳操“免裁券”,积攒职业升级的“点卡”。

互联网人最需要做的就是职业规划和终身学习,成为自己这个“产品”的产品经理。

职业规划在各行各业都很重要,互联网行业更重要。因为这个行业有大量的细分赛道,有细致的分工职业,有不同的成长曲线,有巨头、准巨头、上市公司、准上市公司、独角兽、初创公司、传统产业公司互联网相关业务诸多选择,有日新月异的变化,互联网人在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和擅长什么后,应该明确自己的一三五年发展路径和成长曲线,基于自我定位做好择业就业创业。

终身学习则一直被忽视。为什么互联网人会有中年危机?有可能是态度问题,更可能是能力问题。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呢?答案是保持年轻人的心态,与时俱进、终身学习,同时发挥好自己的优势(如经验、人脉、专业等等)。

很多人说程序员吃的是青春饭,我在CES 2020看到很多科技公司展台的工程师都是50岁以上的“年轻人”,他们对新生事物如AI、IoT、自动驾驶信手拈来,丝毫让人感受不到“老”,成熟老练,这背后是终身学习体系。医生、教师、咨询这样的职业“越老越吃香”,原因在于这些行业都有非常强的终身学习特征,比如医生需要定期参加各种考试。

易经说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是由“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决定 ,仁者见仁,其中说的“读书”,就是学习。

潘乱在《宿华run产品,一鸣run公司》介绍,张一鸣曾多次公开表示,自己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公司这个产品运营得更好?“在我看来,创业其实同时在做两个产品,一个是为用户提供服务的产品;另外一个产品就是公司,而CEO就是公司这个产品的产品经理。”对互联网人来说,要想消除焦虑,同样是要让自己变为产品,明确自己的定位、市场和用户,再不断应用新技术新技能新工具,不断学习升级,让自己这个产品升级进化,迭代版本,适应变化。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好,才能更好地适应环境的变化,才会迈上更好的事业阶段。

如何终身学习?

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很难。近年来知识付费的风靡,一定程度反映出人们愈发重视终身学习,以及对自身发展日益焦虑。年底很多财经专家搞一些演讲,大多数是讲废话,造概念,玩噱头,然而很多人趋之若鹜(大多是中年人),为什么?无非是因为焦虑,大家都想跟上时代,幻想着财经专家手里拿着能看到未来的水晶球。

重视终身学习还不够,如何终身学习更重要。我观察到一些卓越的职场人士,如一些公司成长起来的年轻高管,都是系统性学习的推崇者,比如马云主导的湖畔大学就是行业顶尖优秀创业者系统性学习的平台,类似于长江商学院、中欧和高校EMBA则云集了很多优秀的创业者和企业家。不过,这些高端学习解决方案,对于大部分互联网人来说是不合适甚至没实用价值的。

终身学习越来越重要,人们越来越焦虑,一些人开始病急乱投医,慌不择路。碎片化学习工具出现,让很多学习者花了时间和金钱,却并没有系统、持续和有效地提升自己。即便是系统性的职业教育,依然存在不少问题。

市面上出现不少针对专业职场人士的职业培训。

有的是企业买单的“管理培训”服务,根据中研普华管理咨询公司的研究,截至2018年,我国管理培训行业企业数量约7.8万家,行业市场规模约3024亿元,它们主要是面向不同企业不同人才定制课程,虽然可以帮助职场人成长,然而出发点却是帮助企业提高人效。

还有一类职业教育玩家则是“证书派”,对职业人进行系统教育,帮助他们获取更多证书,基本是刷题、认证模式的“职业应试教育”,已完全无法满足现代人才特别是互联网人才的终身学习需求。很多互联网职场人觉得证书多多益善,热衷于刷题考证,拿了一堆没用的证书,麻痹自己。时间和金钱都花了,最后发现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有痛点就有市场机会。跟新零售、新消费、新金融等等趋势一样,在互联网教育的大趋势下,一定会出现一波新职业教育玩家,它们将瞄准职场人在不同阶段的学习需求设计专业课程,系统性地帮助职场人迭代刷新自己,学习技能、补充知识和提升能力,实现自我赋能,be better、do better,而非机械的刷题考证抑或被动式的管理培训。

得到App以知识付费的形式切入互联网新职业教育赛道,其解决了知识问题,但未能解决职业技能补充,与工作场景脱节。“开课吧”则是另一种模式,很多人职业规划模模糊糊是因为自我认知和职业定位的迷茫,开课吧有一套驭风系统,是一套人才服务系统,可以帮助互联网人做能力评估、职业规划和职业提升服务,配套对标大厂P7-P11的讲师,为各阶段人群提供职业规划建议,并匹配个性化的课程。例如,针对一个3年工作经验的前端开发,开课吧会针对其进行系统的专业技能和综合能力评测,再结合行业趋势以及其个人兴趣,给出职业规划建议和定制个性化课程。

前些年互联网教育主要集中在K12领域,出现了很多独角兽,不少公司成功上市。下一阶段,随着人们终身学习意识的增强,人才竞争的日趋激烈,新职业教育这一赛道也将有望诞生更多独角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