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蒋当年看走了眼,滹沱河边出了个元帅,“人不可貌相!”

原标题:老蒋当年看走了眼,滹沱河边出了个元帅,“人不可貌相!”

在山西滹沱河中游的拐弯处,河边村、永安村隔河相望,两个村先后哺育出两个名人:阎锡山和徐向前,那时,徐向前还没改名字,叫“徐象谦”。

阎锡山比徐象谦年长18岁,在血雨腥风的战争年代,阎锡山与他“小老乡”不时碰撞到一块,有师生之谊,有战场合作,也有生死较量……

“山西王”阎锡山于1919年创办了山西省立国民师范学校,徐象谦是这个学校招收的第一批学生。这是阎锡山与徐向前第一次相遇,所以,阎锡山后来称徐向前是他的学生也不为过。

师范毕业后的徐象谦当了小学教员,1924年4月,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徐象谦离开山西,考入了黄埔军校第一期。

看看他有哪些赫赫有名的同学吧。

蒋先云、徐象谦、陈赓、左权 、胡宗南、杜聿明、关麟征、郑洞国、陈明仁、宋希濂、李默庵、李仙洲、贺衷寒、许继慎、黄维、桂永清、王尔琢、范汉杰、宣铁吾、宣侠父、曾扩情、俞济时、孙元良、周士第、余程万、刘戡、霍揆彰、侯镜如……

其中不乏上将、中将,陆军总司令、海军总司令、兵团司令,一个个大名鼎鼎,声名显赫,徐向前则力压群雄,成为共和国开国元帅。

可是,在黄埔军校期间,徐象谦并不“显山露水”,黄埔军校蒋介石校长还对他下过“不可用”的评语。

传闻老蒋一辈子都在效仿曾国藩,“相面识才”便是其中之一,他在担任黄埔军校校长期间,更是把找学生谈话作为例行工作,老蒋希望通过谈话发现“可用之才”。

这一天,徐象谦来到校长办公室,只见老蒋腰板挺直、一脸严肃地坐在那里,生性腼腆的徐象谦不免有些紧张,谈话中,老蒋问一句,徐象谦答一句,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更要命的是,老蒋一口浙江官话,徐象谦一口山西土话,双方都听得很费劲,又见徐象谦相貌平平,全无“威武之相”,老蒋问过几句话后,就草草打发走了徐象谦。

徐象谦离开办公室后,蒋介石对部下说了句:“不可用也。”

殊不知,就是这位不被看好的黄埔一期生,却把蒋介石这个昔日的校长打得焦头烂额。

徐向前以后的发展则更让蒋介石悔断肠,热衷于“相面”的蒋介石错失栋梁之材,或许也是“天意”。

黄埔军校毕业后不久,徐象谦几经周折后到了武汉,走上了武装反抗国民党的革命道路。

黄安战役,苏家埠战役,徐象谦率领红四方面军力克国民党围剿部队,此时的阎锡山却在军阀混战中连连败北。

此时,徐象谦已经改名为“徐向前”,这个名字改得好,革命的道路漫长又艰险,革命者应徐徐前行。

当阎锡山听到他的山西“小老乡”连克蒋介石王牌部队的消息时,酸溜溜地自言自语道:“难道秀才的后代也能成为军事家?”

阎锡山开始关注徐向前这位“小老乡”。1937年,在八路军参加阎锡山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时任八路军129师副师长的徐向前和阎锡山又相遇了,阎锡山时任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

在会议间隙,阎锡山十分亲热地对徐向前说:“象谦,外面有人说我欺负乡邻,你可以抽空回家看看,我阎百川可不像蒋某人那样六亲不认,我还是对得起乡亲的!”

很明显,阎锡山有意拉拢徐向前这个山西老乡,对他的热情,徐向前礼貌地给予了回应,但是,除了共商两军联合抗敌事宜之外,徐向前始终与阎锡山保持一定的距离。

阎锡山多年后曾经慨叹:“我山西是出人才的好地方,文有薄一波,武有徐向前,这两个人如果为我所用,我完全可以统治全中国,只可惜,他们俩都跑到共党那边去了。”

徐向前在家乡山西的土地上大显身手,打得阎锡山心服口服,钦佩有加,日军在山西遭受了很大损失。

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我人民解放军决定铲除阎锡山这个负隅顽抗的山西土皇帝,而解放军的指挥官正是阎锡山的“小老乡”徐向前。

1947年10月和12月,徐向前带领部队两度出兵,攻克了山西运城,次年初又攻下临汾,不久又干净利落地歼灭了阎锡山的王牌“亲训师”和“亲训炮兵团”。

阎锡山心痛不已,还没缓过劲儿来,徐向前率领我华野第一军团已经兵临城下,以摧枯拉朽之势解放了山西首府太原。

阎锡山无可奈何,背井离乡,离开了山西,先后逃到了南京、台湾,过上了“十年隐居,十年著作”的落寞生活,最后客死他乡。

“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正如这段妇孺皆知的样板戏唱词所表达的那样,徐向前元帅在革命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一路向前。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老蒋悔之晚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