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开篇目不暇接,老编剧兼新导演徐兵这次稳了

原标题:《新世界》开篇目不暇接,老编剧兼新导演徐兵这次稳了

由徐兵编剧并导演的《新世界》,作为开年大剧网台同播,豆瓣开分8.3,取得不俗的成绩。

这是一部没法被准确归类的剧,但却有着凝练的主题、独特的叙事手段、丰富的表现形式。对于老北京风土民俗的刻画,也为故事提供了一幅徐徐展开的历史文化画卷。

人物先行,构造层次分明的群像

《新世界》以尹昉饰演的警察徐天追捕窃贼的一个长镜头展开故事——率先撞入观众眼帘的,是一个年轻警察坚守岗位、忠于职守的职业形象,顺便以徐天的视角,把老北京城的街巷进行了一番展示——在“新世界”到来之前,“旧秩序”的部分正常功能,仍然在运转着。

徐天是个年轻人,具有年轻人的鲜明特点,认真,执拗,勇敢,对自己认为对的、美好的事物,有着天然的保护欲。

他与旧社会的某些规则是格格不入的,但却有着强烈的改造愿望,在前面的剧集当中,徐天经常处在紧张、焦虑、愤怒的状态,这是一个年轻人不断碰壁之后的正常反应。

比起徐天,他的另外两个异姓兄长——孙红雷饰演的监狱长金海、张鲁一饰演的保密局工作人员铁林,显得深不可测多了。

孙红雷的谍战剧《潜伏》给他身上贴的标签太鲜明,在《新世界》金海这个角色身上,不可捉摸性太强了,没法让观众对他产生准确的判断,这成为角色的迷人之处,而孙红雷的演绎也强化了这种“神秘感”。

铁林是《新世界》中最能玩转职场的角色,张鲁一把他演得亦正亦邪,似乎邪的成分更多一些,这无形当中,也给了观众一个暗示:没准金海与铁林在未来的剧情当中,也有可能成为对手。

若如此,三兄弟的恩怨情仇,将会成为《新世界》故事的主要驱动力。

《新世界》注重角色的功能性体现,每个人物都有着清晰的性格定位,比如周冬雨饰演的贾小朵,虽然戏份不多,但一个北京大妞之死,成为徐天追捕“连环杀人犯”的起点,也为引而不宣的幕后争斗埋好了伏笔;

还有万茜饰演的共产党员田丹,她的孤胆英雄形象,象征着“新世界”将要崛起,她的自信来自于背后力量的支撑,因此她才能够在刀锋上舞蹈。

《新世界》中有一个角色叫灯罩,是四九城的老炮,他与小耳朵、金缨等,把剧作的“京味儿”演出来了,同时也把解放前北京的市井生活呈现了出来。

众多的角色,并不令人眼花缭乱,反而都能让观众产生深刻印象,《新世界》在构造人物群像时所掌握的准确性与平衡性,展示了主创团队的专业素养。

乱世情深,《新世界》以情动人

和平解放北平之前,那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不知去处的漂泊感,是乱世的两大征兆,乱世制造恐慌与不安,同时也能够刺激人们释放与表达情感,《新世界》以情动人,诸多角色身上的情感张力,让剧作拥有了感染力。

徐天与贾小朵的爱情,是乱世当中最正常也最为美好的情感之一,是与大哥金海、二哥铁林一起出走?还是留守在贾小朵身边?最后徐天选择的是与贾小朵结婚留在北平。

徐天在贾小朵在街边上用一个水盆洗脚的情形,是他们的爱情生活中最为温馨的一幕,可惜的是这样的场景太少了一些。

贾小朵之死,是乱世使然。警力的不足,调查的不够深入,使得连环杀手把目标对准身穿小红袄的女性并屡屡得手。急于找到凶手的徐天失去了理智,而在他闯下祸之后,往往又由大哥金海来收拾烂摊子。

徐天一度怀疑是金海为了带他走让他断了希望而杀害了贾小朵,当兄弟情遭遇爱情,孰轻孰重?这也成为一个有意思的情感结点,破解这个结,是观众持续关注下去的动力。

反面人物小耳朵也有情,像他这样的帮派人士,其实在监狱长金海面前啥也不是,但小耳朵为了兄弟,也一样敢找到金海门上,挑战这名监狱长的权威。

老谋深算的金海,有时候也不得不让步于江湖情感,当他们互相纠缠的时候,谁对谁错,也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异姓三兄弟,其实是北平城里不同权力机构中人的一种联盟,除了老三徐天对原则有着近乎洁癖般的坚守外,老大金海与老三铁林,都是世故的人物,这三兄弟的感情,其真假比例,一时还真说不好。但就人物状态来看,之所以三人能走到一起,还是在情感层面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的。

目前已有的剧情中,金海为了兄弟两肋插刀,大哥确实有大哥的风范。铁林则充分暴露了官迷的本色,二弟确实有二弟的不堪。在江湖上,总要到了生死关头,才会让友情的成色水落石出,谁看重感情,谁辜负兄弟,一目了然。

元素混合,类型化探索走向深入

迄今为止,是没法准确判断出《新世界》可以归类于哪类剧的,警匪、悬疑、情感、刑侦、年代、生活……诸多电视剧创作类型元素,均能在《新世界》中找到对应。

融合了这么多元素,但《新世界》的观感却是统一的、整齐的,并没有混乱感,这得益于人物性格的鲜明、叙事节奏的紧凑、以及细节的极致化,这些都容易令观众沉浸其中。

当观众看到连还杀手将身穿小红袄的贾小朵用迷药迷昏之后,凶残又从容地将其杀害的过程时,《新世界》就是典型的凶案片;

当观众看到小耳朵与金海争强斗狠,金海一次次对小耳朵的语言打击与姿态倾轧,又燃又飒,俨然有爽剧的风格……

但有一点是可以预测的:在未来的剧情当中,关于正义与邪恶的争斗将会进一步升级,新旧世界的最后竞争,将会改变绝大多数人的命运,在时代之潮面前,个体永远是渺小而无力的。

既然格局已定,路线明确,方向光明,那么在具体的故事呈现方面,《新世界》用丰富的类型元素来丰富观感,使人耳目一新,这是很值得提倡的创新。

《新世界》将各种类型元素都运用纯熟,对类型化的探索正在走向深入。

影像讲究,时间感和空间感俱佳

过去北影厂里有老北京一条街,诸多的民国戏在那里拍摄。后来又有了北普陀影视城和怀柔飞腾影视基地,其中也拍了大量的清朝和民国戏。

后来,北影一条街拆除了,北普陀和飞腾影视基地旧了,想拍民国的北京风貌其实已经没有实景可为依托。

近年来涉及到北平这一特殊历史时期和地理环境的影视作品,多采用CG特效来还原大全景和地标建筑,再搭建局部场景完成日常拍摄,两者拼接起来以假乱真。《新世界》走的也是这条路线,但它在操作上格外用心。

开局的徐天抓贼长镜头,既是交代人物性格,也是凸显时代背景和地理环境。市民的日常生活气息和兵匪官绅的错乱势力,尽数端给观众了。

等徐天会上贾小朵,茶汤的特色茶饮显现,脚上挂铃铛的风俗显现,天安门和南池子全都成为脚下生风的背景。

为了落实这张叙事地图,《新世界》真的建了一座城,又用CG特效画出了北平的俯视图和细微处。

白纸坊警署前面的几丛茅草,就是夺命的丛林。京师第一监狱里的上下两层建筑,分明是暴乱的演武场。北平上空随时掠过的飞机,挥洒的是战争的阴云。

与柳如丝发生冲突,三兄弟被31军的两车兵带走。镜头一转,故宫三大殿前的广场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兵。三个人被圈禁其中,如同汪洋中的一条船。这个场景,俨然有《赎罪》里敦刻尔克那个长镜头的威力,兵败如山倒的末世感无比清晰地冲击着观众。

金海是含着的,除了仁义,他的身上蕴藏了太多潜台词。铁林是延展的,这个人的欲望将引领他走上歧路。徐天是释放的,这个小伙子将完成信仰的确立和性格的成长。

小人物的乱世抉择,这般故事能否取信于人,要借助美术部门的营造和镜头语言的运用。跟拍的长镜头就是带着观众看长卷。再造的北平城就是要让你觉得时光倒流70年。总是隔了一层东西的窥视镜头,意味着一切将生未生,影影绰绰。

编剧兼导演徐兵,现在仍然算一个新导演。之前他执导过电影《缉枪》,算是粗通了导演的兵法。这一次用超长周期拍摄的《新世界》,处处可见影像上的设计和匠心。

电视剧是长篇叙事艺术,情节和人物当然是第一位的,这是徐兵的老本行。而能否在影像上告别简单的正反打,给出地道的质感和别样的意味,这要看导演的追求和能力。

《新世界》扎扎实实地铺写了北平解放前夕的时间和空间,这是一层。而在这个逼真的舞台上,它又不止是现实主义一路打法,而是让人物时不时抽离出来,展现一些神乎其技,抒发一些高蹈情绪,也挺勾人的。

总之,《新世界》中能看到编剧在叙事技术上的实验,导演在影像呈现上的求索,演员在虚实相生中的探路。一句话,它不是池中之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