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被没收杀害老师”上热搜,是人性的泯灭,还是教育输了?

原标题:“手机被没收杀害老师”上热搜,是人性的泯灭,还是教育输了?

这几天被一则“高中生杀害老师”的新闻震惊着。

事情的起因是,该学生在晚自习时间玩手机被历史老师没收,他两次去办公室索要,都因没遇见历史老师折返。

而心存愤恨的他,在第三次去办公室还是没有见到历史老师时,竟突然出手伤害了在场的政治老师。

等大家听到呼救声赶到,55岁的政治老师早已倒在了门口,身下的鲜血流满了一地,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如此“弑师”行为,让人不寒而栗。

也有网友不解:明明是被历史老师没收了手机,为什么杀政治老师呢?

不分青红皂白的行为背后,隐藏的是肆意妄为的任性。而之所以肆意妄为,就是因为觉得理所当然。

晚自习玩手机,理所当然;

被老师没收就心怀愤怒,理所当然;

事后几番索要,理所当然;

没达到目的就信手伤害,理所当然。

一个个理所当然,像一根根无情的棍棒,追打着人民教师赶赴“教而有罪”的刑场。

而曾经被我们誉为“园丁”的教师行业,毫无意外地沦为了高危之地。

学生伤害老师 时有耳闻

2017年11月份。

湖南沅江市三中鲍方老师在办公室打电话时,被学生用弹簧刀从背后刺向颈部,割断颈动脉,并连刺4刀!

施暴者,竟然是这位老师心爱的高徒,一位他带了三年的高中生罗宇杰。

这三年来,鲍方老师督促他、帮扶他,为他申请助学金,并带领他从全班二十几名冲到了第一名。

然而,仅仅因为一次作业布置上的冲突,罗宇杰就对自己的恩师挥刀相向。

何其残忍!

对老师不满,可以提出意见,可以求助同学,甚至可以直接跟老师讲道理……可他却偏偏选择了最让人心寒的方式。

看着昔日恩师血溅当场,难道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时间拉回到2015年12月。

湖南邵东县一名高三学生,因不满老师把家长叫来学校,在办公室连刺老师三刀,其中一刀从前胸直穿心脏,老师当场死亡。

2013年9月份。

因不满老师日常的严格管理,江西省临川二中一位学生,趁班主任在办公室备课时,从其背后举刀将其割颈杀害。

2015年10月份。

湖南邵东县3名在校生,持木棒殴打一名女教师致死,还将其手机与2000元现金拿走。

一桩桩一件件,伤害接二连三发生,任谁都无法冷静。

学习,始于态度,表现在成绩,长远于品德。

老师不仅传授学生知识,更要纠正其态度与习惯,老师手中的“戒尺”就是指引孩子走向正途的明灯。

就像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说过的:孩子毕竟不是成年人,他们还需要管教,惩戒。

可就是这些正常的管教,却引来了学生如此大的愤恨,教学,将以何为继?

如果说学生对老师的敌意来自于情绪,家长对老师的态度,则更让人担忧。

老师动辄被家长怀疑干涉

2019年7月份,山东杨守莲老师被罚的事件轰动全国。

五莲二中杨守莲老师,因用课本打了两名逃课学生,被家长告到了教育局。

教育局接到家长的投诉后,重罚了杨老师。

这位曾兢兢业业地带出多届市高考状元的老师,被处以如下处罚:

停职一个月;向当事人及家长道歉;做书面检讨;取消评优资格且师德考核为不合格;党内警告处分;行政记过处分;承担诊疗费等费用;扣绩效工资;不再签合同;纳入“黑名单”!

尽管事后教育局调整了惩罚力度,并将老师重新调回原校,人们仍深深感叹,这样好的老师被置于何等地步,才会难堪至此!

无独有偶,2018年10月份,湖南株洲女教师因让学生罚站,被派出所副所长带走。

育红小学一名学生因违纪,被班主任何老师罚站了几分钟。

不想,其派出所副所长的父亲闻讯,开着警车长驱直入,一言不发将何老师带走,关入黑暗的审讯室,长达7个小时。

老师教育学生,竟遭受了犯人一般的对待,让人唏嘘不已。

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

2018年6月份,四川乐至中学一名班主任被学生家长施暴街头。

2018年7月份,淮北市第二实验小学一名学生谎称被打,家长闯入学校围殴46岁女教师。

北宋文学家欧阳修在《答祖择之书》说过:古之学者必严其师,师严然后道尊。

意思就是,只有尊重了老师,才会尊重老师传授的知识。

不仅如此,古人更是将老师情比作父母恩。

他们认为,老师教育学生读书做人,就像父母教会孩子吃饭走路一样,那么自然与天经地义。

家长深知自己舔犊之情,就能体会到老师栽培的苦心。

如今,老师动辄被怀疑,被干涉,甚至于人身安全都不能保证。

人人自危之际,还有哪个老师敢教育孩子呢?

教育输了

还记得2018年6月份发生在河南的那起老师辞职事件吗?

一名老师将学生成绩发在群里引起家长不满。部分家长要求老师登门道歉,否则,就告到教育局。

这位班主任最终写了一封辞职信,直言自己无法满足家长的要求,辞去老师的职位。

唐朝柳宗元在《师友箴》中说道:举世不师,故道益离。

从这个社会对老师不再尊重开始,道义就慢慢地疏远了。

而一名网友的评论更是精准道出了教育的困境:

老师输了,家长就赢了吗?

不,老师败了,家长也败了。

因为,教育输了。

近几年,教师辞职屡见不鲜。

根据“教育蓝皮书”显示,辞职老师的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

杭州某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说:

“我们连续调查了几年,2014年离职38人,2015年36人,2016年到达高峰,有60人辞职。”

不过3年,就翻了一倍。而在10年之前,主动辞职的教师只有个位数。

是什么导致我们的老师宁愿放弃铁饭碗,放弃热爱的讲台,也要辞职?

原因之一,就是家长与老师的权力太不对等。老师无法与家长平等对话,就谈不上独立教育。

教育的工作看似把握在老师手中,实则受家长与社会影响过大。

这样的教育,没有自主的权利,没有呼吸的自由,进退维艰。

两败俱伤

备受犹太人推崇的圣典《塔木德》中,讲述了一个朴素的真理:

借贷人的外衣如果是仅剩的财物,作为抵押品的这件外衣,就必须在日落时分归还。

犹太人做生意的资金来源于借贷人,他们深深知晓,只有借贷人安好,自己的生意才能得以保全。

所以,如果该借贷人只剩一件外衣,日落时分则必须归还给他,使其不至于冻死。

同样的智慧,适用于家长与教师之间。

孩子学习知识的来源,是老师。只有老师无恙,知识才得以无虞地传送给孩子。

尊严、生命、平等,这些都是老师应该拥有的最基本的东西,失去了这些,也就失去了岗位的根本。

如果好的老师大量流失,没有人传授孩子知识,那时候,我们的教育将何去何从?

只有将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还给老师,教育的事业才得以为继。

人人皆知多米诺骨牌效应。

在一个相互联系的系统中,一开始动用很小的力量去推动它,后期就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

当老师被伤害的事件频出,其他老师也必定会受到影响,不敢放心大胆地工作。

老师被逼迫到畏手畏脚,甚至选择退出时,教育的力量就会逐渐被削弱。

而最终受伤害的,是嗷嗷等待着知识哺育的学生。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也没有一件事是孤立的。

今天的一件小事,会牵连出明天的一片局面。人人身处其间,不得豁免。

约翰·多恩在诗中这样告诫: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警惕那把伸向老师的刀,它终将指向我们自己。

那个摆渡的人

在一集《少年说》中,一名中学生站上讲台,对台下的老师喊出自己心中的“不满”:

“您总是说我们做得不够好。

做作业时,课前预习时,背诵诗歌时,您总是不断地要求我们,总是说我们不如您上一届的学生。

老师,我就想问,等我们毕业了,也能成为您上一届的学生吗?”

全场屏声静气等待着老师的回答。

老师微微一笑,徐徐道来:

“这个决定权在你那里,不在我这里。

你知道老师为什么一直说起上一届的同学吗?因为不管是他们,还是毕业后离开的你们,都是老师心中最美的风景。

老师跟你们生气,就是要督促你们;老师严格要求你们,就是希望,每一个从我这里毕业的学生,都能是一个榜样。

是那辆能在夜晚暗黑的高速公路上,给后面的车辆带领方向的车子。

那样,当我对新一届的同学说起你们时,就是很自豪的。

我会跟他们讲,你们看,你们的师哥师姐就是前面的那辆车,跟着他们,就是对的方向。”

看到这里,我的眼泪掉了下来。

老师在要求,在管教。可老师要求的,不就是希望学生变得越来越好吗?

莫言在文章中,回忆起自己的求学经历,他说:

“在我短暂的学校生活中,教过我的老师有非常好的,也有非常坏的。当时我对老师的‘坏’感到不可理解,现在自然明白了。”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这是老师对学生最深沉的爱。

事实上,许多有成就的人从来没有忘记过老师的恩情。

中国现代数学之父华罗庚成名之后,不止一次说过:我能取得一些成就,全靠我的老师栽培。

毛泽东也曾给自己的老师徐特立,写过一封热情洋溢的拜寿信:

“您是我20年前的老师,您现在仍然是我的老师,将来必定还是我的老师!”

薪薪之火,代代相传。若知识是一片没有尽头的汪洋,总有那些手持重浆的摆渡人带领我们前行。

风浪颠簸,但依旧目光坚定。一片丹心,只决意直向彼岸。

而那个手持戒尺,眼中有光的人,我们叫他,老师。

(来源:砍柴书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