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分期市场有多大?

原标题:租房分期市场有多大?

当现金贷的后路被封堵,越来越多的人努力挤向场景贷。其实,不同的场景,有不同的风景,不同的人去看,更有不同的感受。比如租房分期(租金贷),圈外人和圈里人,观感完全不同——站在圈外,觉得空间好大,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进去冲杀;圈内的人,则总觉被捆住了手脚,有力使不出来,渗透率上不去。

就租房来讲,这个市场究竟有多大呢?

租房是个大市场。据中金证券估算,我国当前约有1.5亿城镇租房人口,对应租金规模超过两万亿。与美国(31.2%)、日本(38.7%)、德国(55%)等国家相比,我国租房人口占比低,叠加房价走高、城镇化率提升、购房观念改变、购房年龄推迟等因素影响,租房人口占比将持续提升,租房市场空间广阔。

如据世联行数据,2016年北京平均首次置业年龄为38岁,较四年前推迟了两年。相应的,平均租房年龄在上移,据贝壳租房数据,2018年北京租房者平均年龄为35.56岁,较三年前提高了两岁。

顺应这一趋势,政策层面也加大了对租房市场的支持。如《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16〕39号)明确提出“提高住房租赁企业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水平,形成大、中、小住房租赁企业协同发展的格局”以及“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开展住房租赁业务”等。

各地也表态加大租房供给,典型如北京和上海。上海市十三五规划中明确租赁住房供应占比为31%,北京则在2017-2021住宅规划中明确建设50万套租赁住房,占比三分之一。

广阔的市场空间,叠加政策层面的鼓励呼应,让苦寻风口的创业者看到方向,长租公寓成为众多玩家的新战场,里面既有房地产巨头,也有房屋中介,更有大量创业者。

相比传统C2C租赁模式,长租公寓属于C2B2C模式,中间多了个公寓运营方。公寓运营方按照统一标准装修并提供租后管理服务,解决了传统租赁模式下的诸多痛点,如室内环境差、维修难、房东刁难及临时被赶走的恐惧等,很快俘获了追求住房品质的年轻人的信赖,成为租房市场一股新势力。

据青客公寓招股书提供的数据,2018年国内品牌长租公寓租金收入达328亿元,市场占比2.2%。相比美国市场46%的市场占比,长租公寓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长租公寓的崛起,为租房分期崛起提供了土壤。传统的C2C模式,租房场景零散,金融机构没有动力开发专门产品,租客的资金需求大部分依靠工资、信用卡和熟人周转。长租公寓介入后,批量获客成为可能,金融机构纷纷推出租金贷,憧憬着在万亿市场里分杯羹。

衣食住行,皆为刚需。居住,尤其与幸福生活直接挂钩。伟大诗人杜甫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大声疾呼“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用悲壮激烈的语言道出了国人埋藏心底的住房情结。

国内16%的城镇家庭居住靠租房,一线城市租房占比更是高达40%左右,使得租房不仅仅是桩生意,更是社会民生的重要依托。租房具有的社会属性,使得租房分期也不仅仅是一款金融产品,除了考虑贷款能否收得回,更要把保护借款人(租房人)的利益置于心头。

若一心只想着贷款渗透率、想着贷后不良率,对合作伙伴(如公寓运营方)的坑蒙拐骗不闻不问,对租客房东的合理诉求置若罔闻,也只好“规模增长一时爽,事后乱象火葬场”。

2018年,国内长租公寓乱象频发,公寓方跑路了,租客房东利益齐受损、纠纷难断。提供租房贷的金融机构凭借一纸合同,主张本息收回的合法权利,却引来舆论炮火,不免心中委屈。其实,在商言商,可以委屈;但站在社会属性的角度看租房,便是另一种视角。

在公寓运营方面前,租客和房东都是弱势者,在合理维护自身权益方面存在诸多难处,若金融机构也只想自扫门前雪,不敢或不愿去得罪场景方,不愿尽些社会责任,只会让租房分期这个市场不死不活,又怎能尽享市场红利。

终归,租房,不仅仅是一笔消费交易;租房分期,也不仅仅是一款金融产品。若只把它视作赚钱的乐园,它将示之以乱象和泥潭;唯有注入些社会责任,这个市场才能报之以利润。

本文由“洪言微语”原创,作者系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