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佳兆业入局海外美元债热潮,风险几何?

原标题:恒大、佳兆业入局海外美元债热潮,风险几何?

海外发债

2020年伊始,中国房地产企业发行了数十亿美元的中长期债券,抓住市场火爆的机会,降低公司对短期融资的严重依赖。

不过,中国恒大仍坚持发行期限相对较短的债券,并且债券收益率高于一些同行。

1月16日晚间,中国恒大(03333.HK) 公告,公司拟发行两笔总计20亿美元的债券。

具体来看,一笔为2023年到期的年利率11.5%的10亿美元,另外一笔为2024年到期的年利率12%的10亿美元,两笔均为每半年派息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恒大集团董事局 主席许家印已经认购5000万美元的2024年到期票据,恒大集团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夏海钧已认购5000万美元的2023年到期票据。

恒大强调, 许家印和夏海钧认购公司的美元债表示对集团的支持和信心。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对中国恒大上述两批债券的评级为B2,较投资级低五档。

周三,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也发行了3亿美元五年半期债券,收益率为9.95%。

据澳新银行的信贷策略师称, 2020年1月份头两周,中国的房地产公司已累计发行约80亿美元的美元债券。

中国的企业借款人通常颇为依赖短期融资,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更频繁地对债务进行再融资。2018年一些房地产开发商发行了期限只有1年的债券,那时,投资者担心这些公司是否有能力偿还中长期债务。

洲际交易所美国银行以美元计价的中国高收益证券指数中债券的平均期限为2.7年,相比之下,一只类似指数中的美国债券平均期限为5.9年。

在这些最长期限债券的发行活动中,享有投资级评级的龙湖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发行了其首只12年期债券,票面利率为3.85%;碧桂园控股有限公司则发行了一只10年期债券。

摩根士丹利亚太债务辛迪加主管Ernst Grabowski表示,发行人受惠于稳健的市场背景、亚太地区的资金流入、低利率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未来政策的进一步明朗化。最近的 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官员似乎认为在未来几个月维持利率不变是适宜的。

Grabowski表示,去年美联储降息了三次,为企业发行中长期债券创造了条件。他预计今年房地产企业的发债活动仍将强劲。

银行家们表示,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远洋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发行交易分别获得了近 30亿美元的认购,认购额是其5亿美元、4亿美元融资规模的几倍,这表明投资者需求旺盛。

Pacificinvestment Management Co.全球信贷首席投资长Mark Kiesel称,持续为短期债务再融资难以为继,因此,对房地产公司而言,延长债务期限的做法是健康的。

资金承压

近年来,随着境内机构境外发债政策的不断改革,发债便利化程度不断提升,境内房企积极利用境外市场融资。

根据中金固收统计,截至2019年6月底,境内房企海外发债已超去年全年,净增量达到375亿美元,同比增长127%。

“能有机会融到钱,我们当然还是会选择融资了。”日前,一位不愿具名的房企高管向旅界表示,“市场上有些房企由于土地储备较少 加上财务状况堪忧很难获得低成本融资渠道,才被迫选择在销售端加快回笼资金,让房企资金链不致断裂。”

事实上,现金流是否健康是决定房地产企业生存与发展的第一大要素。

亿翰智库在研究报告中指出,房地产行业已然从“高杠杆、高利润”的黄金时代,进入“步履维艰”的白银时代,销售增速逐渐放缓,调控政策持续收紧,融资成本上行,导致房企利润空间收窄,在资金面上承担比较大的压力。

以恒大为例,CreditSights驻新加坡的分析师兼信用策略师Luther Chai称,中国恒大债券余额规模庞大,可能导致市场难以消化,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何投资者要求该公司提供比其他同等评级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更高的债券收益率。

据CreditSights提供的信息,若不包括通过私人配售发行的债券,中国恒大有12批美元债券发行在外,总面值近180亿美元。穆迪预计,中国恒大截至2019年6月底的总负债为1,325亿美元。

Chai称,中国恒大上一财年没有遵守削减债务的承诺,可能与其资本密集型的电动汽车业务有关。他表示,这意味着该公司未来三年多信用状况的可见性有限。

Chai称:“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3月份将公布的年报,我们将看看该公司是否信守了去年作出的去杠杆承诺。”

一位已认购了上述债券的 香港对冲基金经理表示,这些债券的收益率很有吸引力,并且其他投资者对中国恒大杠杆率的担忧过度。不过,另一位对冲基金投资者不同意这一观点,称投资中国恒大的债券难以感到放心。

恒大并非孤例,去年以来,不少国内房企发行了利率超13%的海外债券,当代置业、泰禾集团、鑫苑置业、景瑞控股、弘阳地产等纷纷上榜。

其中,当代置业(中国)有限公司甚至发行了利率15.5%、1年半到期的3.5亿美元海外债,但在资金管控趋严的背景下,本来就钱紧的房企只得靠借新债来偿还旧债。

但自房地产行业进入白银时代以来,行业净利润率一般维持在10%-13%,借钱成本超过10%,意味着利息支出正在吃掉利润。

由此可见,在房地产行业增速见顶的预期下,房企的利润空间被不断压缩,控制期间费用的重要性将更加突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