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妃》破阵,腾讯微视抢滩「竖屏小剧」

原标题:《通灵妃》破阵,腾讯微视抢滩「竖屏小剧」

筹备了半年的《通灵妃》,要在大量出产的UGC内容的短视频领域赢得口碑,所倚仗的恰恰是区别于“原生短视频”内容的专业制作,在意图形成自上而下的颠覆的同时,需要自己首先对“短视频内容”有一个扬弃的认知过程。

作者 | 周亚波

2020伊始,一部名叫《通灵妃》的剧集杀入人们的视野。上线数日,这部由腾讯微视和腾讯动漫联合出品,出生就带着“不太一样”色彩的剧集,“空降” B站的热门榜、电视剧榜、搞笑榜第一,一周全网播放量破亿,两周达到了2亿。

“不太一样”在于,从外在看,这几乎是从任何一处都和传统剧集“反着来”的热播剧。首先,《通灵妃》是一部和用户传统看剧构图习惯相悖的“竖屏剧”;其次,改编自同名动漫的它,在原本就不算长的单集时长基础上进行了极为激进的缩减,单集片长被缩减到了1分钟左右;最后,在这样一个“倍速时代”,粉丝对其调侃,反而集中在节奏太快、不过瘾,甚至“希望开放0.5倍速”。

但在硬币的另一端,《通灵妃》又必须带着传统剧集的思路入场。这个筹备了半年的项目,要在大量出产的UGC内容的短视频领域赢得口碑,所倚仗的恰恰是区别于“原生短视频”内容的专业制作,在意图形成自上而下的颠覆的同时,需要自己首先对“短视频内容”有一个扬弃的认知过程。

腾讯短视频社区产品部副总经理李啦在接受《三声》专访时表示,《通灵妃》的成功背后,是一系列先期准备工作的回报。从IP的选择,到内容的策划和制作,再到对分发平台的适应,我们既要遵从基础的创作逻辑,也需要通过新的内容模式、产品能力和平台效果数据开拓新的内容产品,打开创作想象力。“虽然对合作双方都是全新的探索,但这不是突如其来的,先期的经验能够在全新的探索中发挥作用。”《通灵妃》主创团队大脑天宫创始人苌江告诉三声。

01 | 短视频PGC

2019年是短视频行业极速增长的一年,对腾讯旗下的微视而言,如何在竞争中扬长避短、打出差异化,一直是摆在台面上的课题。

一方面,更多差异化内容的试水,成为了腾讯微视的必经之路;另一方面,在PGC事业群中,腾讯的泛娱乐生态也形成了微视的天然资源池,文学、动漫、游戏、音乐、影视资源都能对微视的内容进行赋能。

如何选择赋能方式成为了前期的关键。在这个过程中,腾讯微视逐渐从“长视频改短”的一些案例中吸收优缺点,利用阅文、腾讯动漫的IP,制作原生的小视频剧成为了天然的选择。经过数月的讨论,原著动漫就有着轻松、梗点密集等特点的《通灵妃》,成为了李啦和苌江团队在改编对象上的共同选择。

内容是轻松的,方法却是严谨的。由于行业的空白,很多路径都需要《通灵妃》团队去“盲跑”。

例如,首先要确立竖屏美学的存在。在拍摄过程中,要预先完成心态上的更迭。实际上,“竖屏剧”的命题完成的就是专业,这种专业远超设备层面:在竖屏的输出格式下,复杂的置景、构图、分镜等意味着拍摄过程中伴随着大量的选择,一部分沿袭传统视频,一部分要进行全新的定义,决策过程大大增加了拍摄的难度。剧集最终选择了在横店拍摄,打戏、群戏、夜戏应有尽有。

拍摄过程需要时时刻刻注意竖屏、短剧的特点,但对内容的追求又贯穿了始终。“一方面,我们对自己亲身参与到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感到兴奋;但另一方面,到最后,反过来又要忘掉它是竖屏的还是横屏的。”苌江告诉三声。

在剧情上,《通灵妃》尽可能地做到了尊重原动漫,一些重要的梗、“名场面”全部得到了保留,在原动漫自带粉丝基础的前提下,两者的受众群体形成了良性的互动。对将单集20分钟的动漫改编成1分钟的《通灵妃》而言,完成这一成绩极为不易。

1分钟的长度也是整个制作链条的重要考量部分,《通灵妃》的分发平台包括了腾讯微视这样的剧集“主战场”,也包括了腾讯视频、B站、快手等平台。

为服务于机器算法,在信息流当中获得位置,视频必须要有良好的完播率等考量数据,理想状态下这个长度应该是在30秒左右,但出于对内容的信心,团队最终将单集的长度扩展到了1分钟左右。最终,这一平衡下的决策取得了相当理想的结果。

02 | 可能性

作为全网首部竖屏漫改番,《通灵妃》的出现也不仅仅停留在微视的创新尝试,也呈现剧集和短视频相融合的更多可能性。与《通灵妃》一同出现的,是腾讯微视的“火星小剧”平台,李啦表示,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有“在腾讯微视上追剧”习惯。

李啦表示,《通灵妃》是“火星小剧”的第一个产品,也是腾讯微视在剧集框架搭建完成后的开端。“有了这个框架之后,我才会开始选作品,我要拍什么?”李啦和苌江透露,双方的下一步合作将是一个互动剧,因为这是腾讯微视的产品特有功能。

“‘火星小剧’的内容可以是互动的,可以是IP改编的,也可以是IP改编互动的。可以是明星自己来做的一些番外剧,或者是说也可以是一部长剧的番外等等,很多形式都可以有。但如果说有一个标准,我们一定是精品。”李啦告诉三声。

在当前阶段,作为探索初期的尝试,《通灵妃》的重点并不在商业化,但这并不意味着团队没有揣摩较为长远的商业想法。在打破“短视频对剧集领域的作用主要是精彩cut和营销”等刻板印象后,“竖屏小剧”也有去除观剧方式革新后在变现端的桎梏的需要。

例如,1分钟的长度显然并不适合贴片广告,这将直接影响到B端收入,也影响到一部分C端变现的路径。但李啦表示,现代剧的软性植入,乃至单拿出一集来做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创意广告,都是可行但又不仅限于此的路径。“在前期创作过程中就可以把广告融进去,用户不产生反感,这种模式就不反感,不一定要去做前后贴片和中插。”

李啦透露,《通灵妃》实际上起到了打开一扇门的作用,其在宏观上的路径仍然是“先把美学立住,再去考虑商业化。”这也是一个非常顺的逻辑。

《通灵妃》良好的表现也吸引了相当多的导演、编剧、制作团队,包括经纪人的联系。一方面,《通灵妃》的作品足够好;另一方面,它也不会像一些大的影视剧项目一样需要极为高额的投入。一些“觉得自己可以cover”的团队,会有心研究《通灵妃》的拍摄和制作方法。

“产生了这样一种引导力,这一点还挺让我兴奋的。我们对行业产生了正面的影响。”李啦告诉三声。这种快一步进行的探索,已然成为了一个新的起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