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格里芬从飞碟到四轮车 “城乡差别”里的随遇而安

原标题:深度:格里芬从飞碟到四轮车 “城乡差别”里的随遇而安

在布雷克-格里芬身上能捋出两个脉络,出道时候的“霸天虎”,然后到如今成了“汽车人”。

“飞人”格里芬,刚出道那会格里芬扣篮的死亡名单,曾一度风靡全世界,到现在还记得他把加索尔扣得像倒掉的粥的时候,霍华德乐不可支的样子,那应该是全联盟对于扣篮重新燃起兴趣的缩影。关于格里芬陨落的故事,很容易让人想起另一个天才,雨人坎普。当然两个人不同的故事不同的经历甚至不能说是殊途同归,格里芬完全是以一种别样的方式“迫降”的。

首先,你不能说他是庸才。从天使城来到汽车城,转会这种事儿大概在球迷脑子里就是换换球队,但实际上是搬家,搬家累不累且不说,搬到什么地方就非常重要,这和你从一个一线城市去三线城市,和三线城市去一线城市的感觉差不多。汽车城这里乌烟瘴气,长年的霸占全美犯罪率前几的行列,然后就是各种混凝土工人拿着啤酒和爆米花,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那感觉绝对是看烂片的囫囵吞枣和看大片的细嚼慢咽如出一辙。

事实就是,格里芬离开快船面临生涯的拐点,不如说是格里芬离开洛杉矶,面临另一种活法。但事实上人们只是看见了他的改变之后的数据下滑,认为这是“人挪死”的典型代表,因为事实就是他开始脱离洛杉矶的声色犬马,之前和肯达尔-詹娜这个卡戴珊家族新一代领军人物打得火热,然后做《布雷克的喜剧》玩的活色生香,之前飞汽车扣篮飞出起亚代言人,甚至还能玩票做单人脱口秀,来到这该死的底特律是特么什么日子?

但来到活塞最初的几十场比赛之后,活塞甚至迅速的敲定了他作为未来核心来建设,前25场比赛格里芬在转会去活塞之后的结束的那个赛季,生涯首次打出了20+6+6的表现,助攻刷新了新高,在这之后的他在活塞的75场比赛,结束2018-2019赛季,24.5分7.5篮板和5.4次助攻,格里芬以“组织大前锋”的方式重新定义了错位的概念,在活塞格里芬甚至已经开始习惯这里的生活节奏,他在场上的表现没有让队友惊讶,反而是内心的那种平静让很多人觉得格里芬很了不起。

比如从雷霆这种小城市来到底特律的雷吉,似乎正好和格里芬过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生活(三线转一线),所以他对于格里芬的“返璞归真”感到了无比的惊讶,“毕竟他在聚光灯下生活许久,我们都想知道他该如何适应,结果他就这么走了进来,拥抱这儿的生活,让所有人感到惊讶。”但类似这样的话在格里芬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他们可能忘了,格里芬曾经也是“三线转一线”的代表人物,他飞天遁地之前,是从俄克拉荷马城郊区走进洛杉矶的,但是这种曾经三线到一线的膨胀很多见,可重新接受从一线回到三线的平和心态,不多见。底特律是个大城市,可和洛杉矶比起来,还是天上一脚,地下一脚。

你也还不能说他是一个不努力的人。新秀赛季就报销,直接让人对他的未来产生了无限怀疑,但事实上格里芬受伤期间一直没有闲着,他曾跟随着一位名为马特里西亚诺的训练师进行训练,谁知道马特里西亚诺是谁?曾经作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训练师他以几乎残忍的训练方式著称。格里芬在跟着他的时候见识到了什么是地狱式训练——训练地点通常设在没有人烟的海湾地区,训练项目就和海军陆战队差不多了,负重快速冲上沙丘,穿着40磅重的背心做引体向上,家常便饭。一般来说,这样的训练会区分出来陆战队队员的三六九等,因为他们也经常坚持不下来,但是格里芬却最终坚持了下来。

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在随后的一年到两年时间,荷尔蒙爆发的原因,他的扣篮名单一视同仁,几乎是人挡杀人的境界,在卡特之后,还没有一个人的扣篮能够和格里芬相提并论,拉文也差着级别。

你更不能说他是个没志向的人。因为在出道之后,格里芬的这种表现力被人很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和他联系到了一起,先入为主。那个时候格里芬最苦恼的还不是和保罗之间的明争暗斗,而是他作为一个运动员,通常听到别人说他是“田径运动员”。他甚至用“恨”来形容这种苦恼,因为他被划分了范围,受到了禁锢。所以在那之后,格里芬很快就磨炼了自己的技艺。在自己的第五个赛季也就是保罗开始入住组建三巨头的时代,格里芬的助攻在那几年稳定在了5次左右,这是作为四号位里组织能力的顶级存在。此外,格里芬的运球技术,转换能力以及阅读比赛的能力,与日俱增,这可能就是他为什么在之后和保罗就如何领到球队发生分歧的原因,他也不愿意受人支配,像小乔丹那样饭来张口的过日子。

从这些经历可以看出来,格里芬一直活在人们想象的那个他的日子里,你说是网络暴力也不算,但是终归是有误解和误区存在的,就比如2016年,格里芬在多伦多的一家餐厅动手打快船的助理装备经理马蒂亚斯-特斯提,因为这个事儿他的手受伤,“脑残”和不负责任等说辞接踵而来,但实际上两个人的私交非常好,生活中如同兄弟,这就只是一次朋友间的过激的交往,被无限放大了。而这之后格里芬和快船的种种,引发了球队的巨变。被快船放弃之前格里芬收获大合同,再被卖掉,这种情绪是需要时间消化的,而对于活塞而言也是如此,他们需要接受一个顶薪的有伤病隐患的全明星,他是不是可以接受更糟糕的生活环境和球队,并且愿意去付出努力,这是之前活塞的名宿马洪一直担心的事儿,但是后来他对格里芬的表现感到了满意。

随遇而安的心态,一方面被很多刻薄的人认为是格里芬难成大器和领导者的根源,可另一方面接受生活的赐予,并且随心而欢的状态,是格里芬和命运的博弈甚至是一较长短,生活大于篮球。在格里芬知道自己被交易的时候,他甚至还在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起玩,他没有接听里弗斯的电话,估计也是不想听那些陈词滥调和打官腔,而这之后他甚至去安慰自己的朋友,说可以处理好这一切事情,会帮助活塞变得更好。

现在回到快船最初的日子,赛场上凶猛的格里芬,在更衣室很少插话,他喜欢静悄悄地在自己的音乐世界。当时那些快船的老球员,特别是表现不好的低顺位的甚至面临回家的人,总是要捉弄这些新球员,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和价值。菜鸟赛季格里芬的衣柜是当时空出来的几个里最烂的那个,夹在拉什和埃里克-戈登之间,就只有放胳膊的空间。“他们告诉我只有老兵才配坐板凳。”格里芬说。这让人想起国王队的火爆新秀考辛斯,他就是因为不屑这些所谓的规矩,才遭到了冷藏和拒绝。可后来,格里芬和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成为了生活中的好朋友。

如果一定说格里芬的执念,应该就是定义了扣篮的方式和意义——“在我看来,乘人之危的不能算,”他说, “两个人都在篮下、都有时间起跳,在这样的前提下你扣了他,才能算。”格里芬的扣篮成为了篮球世界的独立独行,当年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出现,他们慢慢习惯了这样的撒野,甚至开始互相询问猜测,下一个“被扣者”是谁,什么感受。你必须承认,曾几何时,格里芬在球迷憧憬和现实之间搭了一座桥。

如今活塞将所有人放在了货架上变卖,格里芬可能依然无法幸免,他正在被重新评估在球队的未来,并且不容乐观。可这就是NBA的生活,这里没有说格里芬是怎么成为巨星的,也不用罗列他是怎样一点点提升自己各种技术的。格里芬的故事更是两条线的并行不悖,一方面在赛场上看起来咄咄逼人,另一方面却在生活里随遇而安,这应该是最好的一种启示,我们的生活都是如此,被推着走,但是脚不离地,拒绝裹挟。格里芬再不用当所有人仰视的飞碟,如今快乐的当个四轮车也很好,待他再次归来或如猛虎下山,或依然面如平湖,胸有波澜。

(文/韩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