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剧表面有多不正经,内在就有多扎心与痛

原标题:这部剧表面有多不正经,内在就有多扎心与痛

2020年的冬季日剧已经陆续开播。

看过《无须知道的事》《我从哪里来》《10的秘密》《将恋爱进行到底》等新剧后,觉得最适合要推荐给大家的,还是一部深夜剧。

这部剧就是正在东京电视台播出的 《下辈子我再好好过》

这个剧,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正经,也曾经在网上被激烈讨论。

即便还没有看过这部剧,只是看到海报里手握按摩棒的内田理央,你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下辈子我再好好过》根据正在连载的同名漫画改编,内田理央饰演的正是女主人公大森桃江——

这是一个27岁单身女生。而且,她:

上面这句话并没有自相矛盾,因为桃江跟她的五个床伴都是纯洁的肉体关系。

对在影视制作公司工作的“社畜”桃江来说, 性是不用花钱的合理爱好

拥有五个床伴则是让她延续这个爱好的必要条件:

乍听到桃江的炮友理论,你或许会像她的同事高杉梅一样,露出下面的表情。

但只要对桃江的几位床伴稍加了解,你也会对她的做法深表赞同。

桃江和他们全都是通过交友软件认识的,在这个故事里,他们全都没有名字,而是以ABCDE代指。

不如我们就从率先登场的C君开始介绍。

按照桃江的介绍,C君是个体育社团型男生,“他欲望很强,是个一夜N次郎。”

剧集中展示出来的是,桃江跟C君从一走进宾馆房间就直奔主题。

C君几乎全程都在对着桃江喃喃自语“很好,很性感”。对于桃江所说的,“太突然了”“你冷静一点”“先洗澡吧”,C君充耳不闻。为爱鼓掌之后,他的台词则是,“多谢款待。”

除了为爱鼓掌,桃江和C君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其他的交流。

出场不到一分钟,C君就用实力证明,他不会成为这个故事的男主角(不只是因为颜值)。在他的眼里,桃江大概无异于一个充气娃娃。

说完了C君,还有另外四位需要介绍。但桃江只用一招就鉴别出了剩下的四位当中谁是渣男。

甚至于,不仅能看出谁是渣男,还能看出他们渣的程度:

那就是看一下他们在得知桃江正在生理期中的反应。

B君听到桃江正在生理期,刚开始还装作一副关心她的样子,问她身体还好吗。桃江说有点痛经,B君就说要帮她揉一揉。

但揉着揉着,B君就从桃江的肚子(痛经应该是小腹痛,B君一开始揉的位置就不对)揉到了她的胸上。然后还一脸无辜地说自己有了反应,让桃江帮他。

问题来了,B君算是渣男吗?

答案无疑是:算。

那么D君的反应又是什么呢?

妥妥的大渣男。

最后出场的E君最让人“惊喜”。

渣男都不足以形容E君了,这简直就是变态啊。

说完了BCDE君,A君(盐野瑛久 饰)终于要登场了。

对桃江而言,A君不只是一个代号,这个代号也意味着,A君的优先级别是最高的。

A君知道桃江正在生理期,就安慰她:“今天就乖乖睡觉。”使得桃江少女心大发,不停OS:“喜欢他,好喜欢他。”

实际上,即便是没有通过这个测试,A君也早就是桃江最想和他进一步发展了。甚至可以说,她早就爱上A君了。

外表风度翩翩的A君有高学历也有高收入的工作,还会做饭,怎么看都是那种传说中的理想型男友。

不过A君也有着特别的癖好。桃江要和他在一起,就要去迎合他的癖好。

除了这个癖好之外,桃江和A君进一步发展还要面临的问题是:A君是有正牌女友的。

即便如此,桃江也依旧不想和A君分开,“我还想吃你做的蛋包饭”。

而A君作为这段关系的主导者,也早就料到了桃江会这么说。

对于这段“孽缘”,桃江的同事梅也早就给过了评语:

总是直话直说的梅(太田莉菜 饰)算是完全不同于桃江的另一种女生。

她经常因为加班太晚,就直接住在公司里。

她不谈恋爱,似乎也没有欲望,最大的爱好是看别人谈恋爱,而且仅限是男男恋爱。

身为腐女,梅甚至希望自己下辈子能成为男男情侣家中的观赏植物,天天看着他们为爱鼓掌。

这次该轮到桃江目瞪口呆。

梅最爱的异性则是活在二次元动画里的男性角色,为了“本命”她可以通宵达旦地工作。

当然,最让人惊讶的还是,跟桃江同龄的梅,仍旧是处女。

而梅的男同事林胜(后藤刚范 饰)却因为梅性格大大咧咧,认定她,“肯定经常在外面浪”。

因为前女友劈腿被分手的“直男”林胜,是个健身狂魔,坚信只有肌肉不会背叛自己。

健身之外,林胜的日常爱好就是跟踪前女友的社交页面。前女友既是林胜的初恋女友,也是他唯一交过的女朋友。

不过只要稍微了解林胜,也不难理解他的前女友为什么会离开他以及他为什么进入漫长的空窗期。

林胜的最大优点是身材不错,而他找女友的标准是:处女、漂亮,还要清纯的那种。

他会跟同事松田健(小关裕太 饰)吐槽前女友在他之前交过其他男友,还会在背后点评女同事。

在他眼中,大大咧咧的梅会去外面浪;染了黄头发的女生是轻浮;看上去清纯的桃江因为抽烟就被他说“不是省油的灯”。

单是通过这段点评也不难看出,林胜不仅看人的眼光的不怎么准,还是个直男癌。

而不管有没有过经验,女生们都很难接受林胜这种所谓“非处女不可的”男性。

桃江和梅的一段对话,基本上说清楚了女性对于这类男性的看法:“他们想利用对方缺乏经验,掩饰自己没有自信的事实”

话糙理不糙地说清了处女情结的本质就是男权社会对于女性训诫与束缚。

但《下辈子我再好好过》播到第三集,桃江的另一位男同事,被称为“炮王”的松田健似乎一直无往不利。

长相干净,也很会穿衣的松田比起林胜来,算得上是深知女人心了。

他能巧妙掌握和异性接触的方式和程度,既会主动营造暧昧,又不至于让人觉得不适。

而且,松田说起情话来,也是非常娴熟,就连林胜这样的“超级直男”面对他的挑逗,都很难不假思索地拒绝。

不管怎么看,松田都算得上是典型的“三不男生”: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身为情场达人,松田的那些情场攻略对于这方面的新人亚子(小岛藤子 饰)也依旧奏效。

和面对A君的桃江相似,刚开始跟松田约会的亚子也是本着成为男女朋友的目标去的。

但在松田家中发现女用化妆棉之类的细节,也让亚子明白,自己并不是松田的唯一。

当她问起的时候,松田先是甜言蜜语地说,“我最喜欢你了”。

然后毫不迟疑地承认,自己和其他女性也保持同样的关系,甚至毫不掩饰地说,“是我太渣了,对不起。”

当亚子不依不饶的时候,松田直接祭出大招,“那要不然我们就别见面了”。

也和被A君颜值吸引的桃江一样,面对松田“精致的脸”,亚子当然还是选择了原谅他。

亚子的行为好像很难让人理解,但现实是,你我的身边似乎都有一个像亚子这样总是在原谅伴侣劈腿的人。

如果说《下辈子我再好好过》女主人公同时拥有五个床伴的设定还算有些猎奇的话,那随着故事的进展,这部剧反而越来越扎心了。

桃江的另一个同事桧山彻长着一张老实人的脸,工作也是兢兢业业。但他却爱上了风尘女子心心。

他每个月有百分之八十的生活费都花在了心心身上,还要给心心买各种礼物。

但是当他和温柔可人的心心吻别之后,心心却拿出湿巾猛擦桧山亲过的地方,还不断嫌弃桧山油腻、恶心。

看到这里,真的有点心疼桧山彻的痴心错付。

而桧山彻去二手网站上搜索自己送给心心的礼物是不是被他卖掉了的桥段,又让我想起来闲鱼APP上有个著名的标签,“舔狗送的”。

无论是日本还是中国,舔狗到最后,都只会落得一无所有啊。

另一边,27岁的桃江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除了性,好像就没有别的兴趣了。

她甚至开始去想,如果将来没有人跟她睡了要怎么办?

超级直男林胜在前女友宣布结婚之后,终于尝试通过交友APP认识了新的异性,但聊来聊去对方却告知他:其实,我是男的。

虽然情况各不相同,但《下辈子我在好好过》中的出场人物面临的困扰却十分相似:他们全都渴望拥有稳定而深入的亲密关系,但又全都求而不得。

这样的困扰,也正是现实中的年轻人们正在面对的。

虽然桃江的五个炮友渣得各有特点,松田靠渣在情场无往不利,林胜又是重度直男癌患者,但我们也很难将造成这种困扰的原因归咎为:这届男人不行。

毕竟像桃江这样,即便承认自己爱上了A君,也要在A君确定跟她在一起之后,才会跟其他炮友断绝来往。

对桃江而言,爱情就像是某种经济行为,她一定要确定自己可以得到什么,才愿意去付出。

对于类似的状况,这届年轻人也并不陌生。所谓“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这样的观点会流行开来,也侧面说明了恋爱越来越像是经济行为。

当然,除了对于爱情观念的展现,《下辈子我再好好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它对于两性话题的探讨。

不管此前对性与爱的关系有怎样的看法,看过《下辈子我再好好过》之后,仍旧还是会去思考性和爱真的可以完全区分开吗?

性生活看似美满的桃江似乎并未得到她想象中的满足,没有床伴陪她的周末,她就睡到中午,然后躺在床上玩手机,“觉得自己又白白浪费了一天,每周都特别想死”。

仍旧感到空虚的桃江接下来会如何去解决她的空虚,或者她会不会直面她的空虚,我们还不得而知。

但无论如何,都很开心在《下辈子我再好好过》这部剧中看到桃江这样东亚传统文化定义中的“欲女”角色。

因为这个剧终于可以让女性去直面她们的欲望,去毫不掩饰地讨论她们的欲望,并以实际的行动与言论去回击社会那些对女性欲望的压抑与规训(比如“处女情结”),已经是一种进步了。

至于未来,女性和男性们要如何处理他们对彼此的欲望,如何重塑两性之间关系,《下辈子我再好好过》或许无法解答。而真正能够给出答案的,还是作为观众的我们自己。

那么,就,继续努力生活,直到找到你的答案吧。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