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着LV的穷人们:被消费浪潮所裹挟的“精致”生活

原标题:背着LV的穷人们:被消费浪潮所裹挟的“精致”生活

2020年刚过没多久,一大早,#穷人追求的精致生活#便爬上了热搜,达到了7604.5万次的阅读,以及1.4万次讨论。

这个话题与去年多次霸占热搜的“精致穷”是绕不开的。

“精致穷”这三个字言简意赅概括了当下许多年轻人们的生活状态:透支着当下,去享受能力以外所能享受的物质,从而获得内心的自信和认同感,付出接下来一段时间“吃土”的代价。

由此也引申出两个新的词,“新穷人”与“隐形贫困人口”。

这样的“新穷人”在我身边并不少。

他们大多是90后,未婚,普遍毕业于知名高校,甚者头顶“海归”光芒,如果你和他们聊起他们的知名校友,都能侃侃而谈,自己和各路商政大佬在同一间教室上过课,仿佛他们就曾经是和自己借过笔记的同桌。

他们还都拥有一份非常不错的体面工作,收入水平离“低收入”和“贫困“差了十万八千里,不少甚至做着审计、投资分析师的工作,各种证照齐全,帮各个公司企业将流动资产、非流动资产、资产负债率、运营活动现金流、投资资本回报......算得明明白白。

“精致”是他们对自己生活质量的定义,达不到向前一步的“讲究”和“品味”,也不是所谓“矫情”和“挑剔”,对于自己在意和喜欢的物质,他们往往出手阔绰,把钱花在“奖励自己”上。

喜欢鞋的“穷人”五千一双的Travis Scott x Air Jordan 1买两双,一双穿,一双收藏。即便住在每天上下班需要挤两小时地铁、厕所都要共用的15平出租屋内,也会去宜家买一个简约漂亮的北欧风格展示柜,然后郑重其事地将自己的“宝贝”们供奉起来。

爱美的“穷人”们刷着小红书和李佳琦的直播间,看着各种“种草”、“试色”视频,享受着一次又一次下单抢购肾上腺素飙升的快感。一桌子的化妆品和护肤品,300一支的口红买了几十上百支,很多只试过一次就闲置,不少甚至已经过期。刚过25岁就开始抗衰老,2550块钱一瓶的la Mer精华面霜用一瓶屯一瓶,雅诗兰黛小棕瓶用到一半又咬咬牙入手更贵的La Prairie 反重力精华,因为那句“几岁开始用就停留在几岁”的宣传语太有吸引力。

“精致”的穷人们也不会在吃上亏待自己,但往往他们只能在别人看得见的地方精致起来,中午的午餐Wagas68一份的沙拉还是要吃的,即便它尝起来并没有比罗森的沙拉好多少。下午的星巴克咖啡还是要喝的,即便公司茶水间里永远煮着无限供应的免费咖啡,但这些都是自己融入公司的门票,是跻身这座城市中层的尊严。

翻开“穷人”们的朋友圈,丝毫不见“穷”的踪影,他们往往冲在打卡网红店铺的第一线,打扮得精致得体,笑得自信飞扬。

他们被消费主义引导着,被消费浪潮所裹挟,心甘情愿跳进了陷阱。

但与此同时,在一次次“自我奖励”消费后,月底“吃土”是常态,穷又是所面临的困境。

即便他们可能帮别人打理着几千万的资产,帮公司做上亿的投资规划,但对自己的资本却少有规划:没房没车,卡里余额少有超过五位数甚至四位数,用这个月工资还上个月信用卡甚至花呗,一张卡还不起便换一家银行再办一张,打开钱包十几张信用卡却没多少属于自己的钱,跻身“负存款”甚至“贷款”人士。

我问了很多“精致的穷人”为什么选择过这样的生活。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我的前同事给我的答案,他本人就是“精致穷”的代言人。

他告诉我:“大概是因为我们这代人一直活在上一代的光辉下,得不到可以超越的机会,也看不到凭自己努力在一线城市买房的希望。”

但他也坦言,自己不敢不工作,只能像一个永动机一样,每天繁忙地转动着。

早晨睁眼的那一瞬间,一笔账就算好:一个月房租3000,交通500,吃饭2000,维系“精致的体面”3000,信用卡分期账单2000,上个月花呗2000.......就意味着那天至少得挣400块钱。

同时,他也没有能力承受失业或者突如其来重病的能力,即便工作不喜欢,觉得自己做着没有意义的事情,也不能轻易辞职,因为一旦失业,那漂浮在这座城市脚底站着的那块浮冰就会瞬间崩塌,让自己瞬间陷入窘境,别说“精致”和“体面”,就连温饱都难以维系。

我问他,“这种靠金钱堆出来的“精致”,是真的“精致”吗?”

他说自己其实也有质疑过,但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他知道自己其实是“穷”的,或者说,他接受了“穷”是短时间内不可改变的现状。

还记得《奇葩说》第六季一个辩题——年纪轻轻,精致穷,我错了吗?

播出后引起广泛热议,微博上#年轻人该不该精致穷#话题阅读也达8970.8万次,1.4万人参与讨论。

“穷人,配过精致生活吗?”一时成为社会热门话题。

在话题下,关于“穷”和“精致”矛盾吗?的投票,不矛盾以1.8万票胜出矛盾的8765票。

也就是绝大多数人认为穷也能精致,但还是有三分之一的人觉得它矛盾。

关于这个问题,《奇葩说》的起始投票:31(有错)-69(没错),这个数字也与微博的投票结果一致。

那期节目的女神是杨超越,她自始自终都觉得“精致穷”没有错,

她说,“只有会花钱才会赚钱,不停地对自己投入,赚到的每一分钱都往自己的身上投,改变你的外表,变自信,工作效率就会高。”

她甚至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打工时看到一个裙子700块钱,工资只有800,一个月工资就买了那条裙子。”

蔡康永听到后很诧异,问她:“所以那天裙子有带来正能量嘛?”

她回答得很认真:“有,那段时间我感觉拥有了全世界。”

她的观点最浅显,但也是符合绝大多数认为“精致穷没有错”人选择的出发点。

在辩论中,傅首尔、詹青云、黄执中为正方辩手,所持观点“有错”。

他们认为,“精致”是被商家所定义的欲望陷阱,在受到消费主义、享乐主义影响下,精致给人留下瞬间的虚幻满足,可外在的精致终将崩塌,但还有很多精致恒久流传,而这样的精致往往是不花钱的。

同时,“精致穷”也是一种懦弱,让人错失享受粗糙的能力,同时使资本无法实现原始积累,导致后来穷,失去风险抵御能力,年轻人要坐得住冷板凳,

肖骁、许吉如、雷哥为反方辩手,所持观点“没错”。

在他们看来,“穷”是现实,“精致”是先把现在的生活变甜一点。

同时,“精致”是为了追求美、享受生活,是一种对“更上一层楼”的向往,是面对现实不放弃对美好事物不屈不挠的追求,是对金钱最有效率的利用,也是审美觉醒的第一步。

“精致穷”的困境来自于能力和野心的不匹配,欲望超前没关系,正好鞭策自己进步,敢想敢做。

这其实就延申了一个问题,到底是“精致的生活”让财富变少,以致“穷”,还是“穷”是不可改变的情况,但适当财富的减少却可以让“生活精致”。

这里头,是一个循环的因果,就像“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似乎并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

“精致穷”这种生活方式,如果有错,错既不在精致、更不可能在穷,而在于不能在其中找到平衡,适可而止。

你可以在“穷”里努力去活得“精致”,这样的精致其实并不需要过度消费,即便是200块钱的衬衫,也可以每天洗净熨平,也能穿出2000的质感。粗茶糙米,用心去烹饪,也会是一道佳肴。

但如果太过“精致”,甚至被其“绑架”,沉溺其中,透支未来,导致“穷”,就值得反思了。

我想起刘玉玲曾提出一个“fuck you money”理论,她说“我从我爸爸那儿学到了一件事,所以我工作后一直很努力的攒钱,这笔钱叫做“fuck you money”。这样,当你老板要解雇你,或是强迫你,你就可以说“fuck you!”

这是她挺直腰板理直气壮工作的资本,也是所有人,尤其是“新穷人”们应该学习借鉴的。

最后,用《奇葩说》节目里蔡康永的一段话作总结:“你不要管精致或不精致、粗糙或不粗糙,你得定义自己的精致。然后你一旦定义好了,就朝着那个目标迈进。剩下别人强加于你的标准,姑且听之,不要受控于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