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肝,究竟是饕餮者的美食追求,还是人类自私的变态需求?

原标题:鹅肝,究竟是饕餮者的美食追求,还是人类自私的变态需求?

鹅肝、鱼子酱和松露,只要是吃货都非常熟悉的食材,被称为“世界三大顶级美食”。

众所周知,鹅肝是法国名菜,但鹅肝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一向对内脏不感冒的国家,为何会如此追捧鹅肝?

显然,今天说的鹅肝和我们普通常见的鹅内脏肝,是不一样的。

一般的肝脏,呈现血色,重几十克,而名菜中的鹅肝,是经过特殊培育,高级食材重700g以上,且颜色也不是血色,带有浅浅粉红的象牙色、淡金黄色或淡青黄色。

鹅肝,说白了就是脂肪肝,含有40-60%的脂肪,口感相当细嫩,当炙烤到35摄氏度时,脂肪开始融化,入口即化。

富含多种营养物质,多种蛋白质、不饱和脂肪酸和微量矿物质,尤其是含有谷氨酸,加热会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鹅肝的价格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高品质的料理在1万左右。

鹅肝的历史

从字面上翻译过来,鹅肝的意思就是“肥肝”。

作为一道法国名菜,在成名之前,鹅肝美食就已经存在,起源于4000年前的古埃及。

古埃及人先狩猎,然后再驯养鹅,他们发现水禽在为迁徙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后,肝脏变得又大又肥。为了复制这种自然产生的大肝脏,4000多年前的埃及人发明了现在被称为灌胃的技术,以生产出更肥的鸟。

在埃及贵族坟墓中发现的彩色浮雕画,描绘了用手喂鹅的场景,由于含有多种营养物质,鹅肝成为尼罗河地区重要的营养来源。

这种喂鹅的做法传遍了整个地中海,先后被希腊人和罗马人采用,罗马人把鹅肝做成了一种美味佳肴。

随着罗马领土的扩张,它的美食影响也在扩大,把鹅肝变成了美食家们享用的食物,他们为了生产鹅肝而故意养肥鸭子。

在罗马帝国覆灭之后,在中世纪时期,犹太人保持了鹅肝的传统,无论犹太人在欧洲何处迁徙,都会带来养肥鹅的传统。

在16世纪晚期的文艺复兴时期,经典文献和烹饪书籍被重新审视,人们对鹅肝酱的兴趣再次被激发起来。

在法国,鹅肝一开始作为贵族才能享有的食物,而作为“美食家”的路易十四,是鹅肝重度爱好者。法国大革命之后,中产阶级开始成为了美食的新消费者。

19世纪后期,鹅肝酱开始在美国流行起来,美国人从欧洲旅行回来时带回了对这种食物的热爱。

直到二十世纪后期,美国农民才开始在美国本土生产鹅肝。美国人消费的鹅肝大部分来自北美的小型农场。

对鹅肝的需求不断增长,促使全球各地的厨师们把它添加到他们的菜单上。

鹅肝,究竟是饕餮者的美食追求,还是人类自私的变态需求?

脂肪肝是一种疾病,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患有脂肪肝,对于鹅来说也是一样。

一般来说,鹅肝大小是一般鹅肝的十几倍,重量超700g才算是上品,颜色也和其他肝脏明显不同,为了培育符合高品质的鹅肝,除了选育法国特有的鹅种类外,还需要手工操作,沿用着代代相传的传统方法——填鹅式喂养。

填鹅式喂养,可以说是一种简单粗暴的手段,很多人或许难以接受。

我们知道,鹅在迁徙之前会大量进食储存能量,体型变大的同时,也导致肝脏变大。

为了复制这个过程,我们采取的是每天填鹅式喂养。

鹅们不用自己吃饭,工人们每天将一个长二三十厘米的管道伸进鹅的食道里,用漏斗往里灌食物,一次灌一公斤左右,有时甚至一天灌两三次,经过4礼拜的填鹅式增肥,肝脏像气球一样,增大到普通的十几倍。

曾有一个新闻记者,参观过一家鹅肝工厂,在他眼里,看到的是鹅们的绝望:

“由于太胖,肝脏充血,大腹便便,有的鹅已经无法正常站立。它们被关在狭小的笼子或拥挤的棚子里,除了站起来、躺下、转头之外,什么也做不了,空间小到展翅都成了奢侈。不能洗澡,也不能梳洗,身上沾满了排泄物和油脂。

它们无精打采,全身都是伤病,食道损伤、真菌感染、腹泻、肝功能受损、热应激、病变和胸骨骨折,在喂食过程中,由于长时间站在金属格栅上,脚经常感染跛足。

有些鸭子会死于吸入性肺炎,当谷物被强行灌进鸭子,或者被自己的呕吐物呛到时,就会发生吸入性肺炎。

就算幸存下来的鹅,最后也会因为压力大互相攻击,或者扯掉自己的羽毛。

填鹅式喂养的死亡率是普通的20倍。”

在一名每天三次强迫喂500只鹅的工人眼里,鹅只是被当做了商品:

“每天喂食的工作量很大,因此往往喂食速度很快,这意味着,喂食过程非常粗暴,鹅的进食是一种苦难,许多鹅因为过量喂食导致器官破裂而死亡。

经常能在一些鹅的喉咙里感觉到肿瘤样的肿块,这是强行喂食造成的,有的鹅脖子上爬满了蛆虫,伤口很严重,喝水的时候水都从脖子上流出来了。”

雄鹅用来生产鹅肝,那雌鹅的命运呢?

鹅肝是由雄鹅的肝脏制成的,仅在法国每年就有4000万只雌鹅被摒弃,因为法国人对鹅肉没什么兴趣,雌鹅对这个行业毫无用处,因此会被直接扔进研磨机,活的,直接加工成肥料或猫食。

由于残忍,多个国家已禁止,由于利益,更多的商人仍在继续。

强制喂食动物在许多国家都是违法的,包括以色列、德国、挪威和英国。

2014年7月,第一个禁止进口鹅肝的国家是印度,这被认为是动物权利的胜利,并为世界其他地区树立了重要的先例。

其他有禁令的国家包括阿根廷、以色列和澳大利亚。

在美国,各州的法律有所不同,但在圣迭戈市和芝加哥市,生产和销售完全被禁止,并且也禁止有争议的产品。

在欧洲,许多国家禁止生产鹅肝,其中包括:捷克共和国,丹麦,芬兰,德国,意大利,卢森堡,挪威,波兰,土耳其和英国。

尽管如此,不能生产可以进口,因此在这些国家的许多商店中仍然可以买到鹅肝酱。

最后

在我国,也有很多生产鹅肝的基地,但在中国市场上,大部分的鹅肝并不是所谓的高品质,而是鸭肝,毕竟一般日料店几十块的价格,和法国名菜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但是无论是鹅肝还是鸭肝,若不是真的饕餮食者,一般人是很难分辨出来的。

当众多国家开始颁布“鹅肝禁令”后,作为鹅肝最大生存商法国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据当地报道称,中国可能是鹅肝下一个巨大的市场。

对于这种带着鹅血泪史的食物,在没有非常健全的动物保护法国家,作为消费者,你又会如何选择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