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低调度过20岁生日:李彦宏如何再造百度

原标题:百度低调度过20岁生日:李彦宏如何再造百度

“一步慢,步步慢”

文/乔艾

据《潜望》报道,李彦宏夫人马东敏交出了掌管3年的百度战投。

自2019下半年,百度战投先是短暂汇报给CFO余正钧,不久后汇报给李彦宏;而马东敏接管了一部分职能线,包括市场公关、政府关系和职业道德委员会。

这部分职能线以前是副总裁王路的管辖范围,王路离职后,这部分便交到了马东敏手中。

以上迹象表明,李彦宏和马东敏重新确立边界,一个主管业务线和战投等前台部门,一个更偏重职能相关的后台。

也就是说,百度或将迎来新的改变。

去年12月18日,首届百度Apollo生态合作伙伴大会在长沙揭幕,百度Apollo升级自动驾驶开放平台,并全新发布了车路协同、智能车联两大开放平台。至此,Apollo形成了三大平台、三重开放的布局,生态更加完整清晰。

此前,百度智能云也晒出了成绩单,在8月29日的2019百度云智峰会上,百度智能云以“云+AI”为核心战略,实现了高速成长,成为中国增速第一云厂商。

百度副总裁、智能云事业群组总经理尹世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百度智能云从微到大,盘子不断加大,回头看三年的成长,还是相当不错的,“三年前你要我去预测今天会是怎样的一种状态,我无法想象,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三年前自己的预期”。

但为什么百度2013年开始布局AI,却迟迟不肯从A到B呢?这要从2012年百度陷入僵局开始说起。

掉队的开始

2000年,对标谷歌的百度正式成立,并在次年首创“竞价排名”,由服务收费转向广告收费,业务重心也逐渐由B端向C端倾斜。凭借着竞价排名带来的巨额广告收入,百度在2002成功超越谷歌。此后百度一鼓作气,在05年的时候成功上市。在百度系的产品中,多元化和一站式强内容生态一直是百度系的王牌利器,凭借着21个产品线,百度从单一搜索引擎变成了“巨无霸”公司。

2010年,Google宣布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年末3Q大战也让腾讯疲于应对,同时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兴起,给了百度一跃而起的绝佳机会,然而百度没有选择换道超车,继续沉迷于广告收入带来的巨大收益中。

尤其在失去Google这个对手之后,百度变得“不思进取”了。

在2010年深圳IT领袖峰会上,马化腾、马云、李彦宏谈及云计算,李彦宏显然有些排斥新事物。

李彦宏称,“云计算这个东西不客气一点讲它就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

马化腾则认为,像使用水和电一样使用云计算资源,确实有想象空间,但现在还太早;

最不懂技术的马云认为,云计算最后是一种分享,数据处理、存储并分享机制,如果我们不做,将来会死掉。

在2012年的百度联盟大会上,李彦宏再次公开表示对移动互联网的不乐观——“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大手笔地投入移动互联网,很像酒驾的情况,很刺激也很危险。每个人都觉得很兴奋,但是没有想到挣钱很难。”

同年底,李彦宏开始意识到百度已经掉队,在百度内部发布了“呼唤狼性,淘汰小资”的内部邮件,其中便提到百度要重视移动端。

次年,百度花费19亿美元收购了91助手(应用分发平台),这一次收购成为了2013年中国互联网最大的一笔交易。

但收购时机显然错过了第三方应用分发平台的黄金时期,在华为、苹果、三星、小米等手机厂商自研的应用市场的出现下,第三方应用分发平台渐渐隐匿了。于是,收购仅5年时间,91助手便在百度“关、转、停”的一系列操作下,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纵观此时的BAT,阿里巴巴有蚂蚁金服,其中的支付宝更是搭建起了以支付为核心,理财、O2O业务为支撑逐渐完善的移动生态;腾讯则拥有着微信这一社交平台,搭建起了熟人生态;百度仅有百度APP,依旧以搜索引擎为主,其中的差距一目了然。

陷负面舆论

广告业务是百度的核心收入来源,其竞价搜索广告则是其深陷负面舆论的重要根源。

2015年,百度将血友吧通过商业合作出售给医疗机构,2016年,百度再度爆出魏则西事件。一时间,人们对百度“吃人血馒头”的质疑,对百度搜索大篇幅广告的不满集中爆发出来,百度就此渐渐丧失了用户的信任。

搜索业务被质疑无妨,此时的百度还有O2O这条路可以走。

百度外卖和百度糯米给了李彦宏极大的信心,并在2015年6月时宣称要砸200亿元到O2O。4个月后,O2O的市场格局就因大众点评与美团网的合并迎来了翻天的变化。

此后美团跟了腾讯,占据了市场近80%的份额。阿里则选择重新扶持口碑,并投资了饿了么,正式入局外卖。与腾讯、阿里争第一,百度几乎没有胜算,李彦宏最终在战略顾问任旭阳的劝说下决定痛斩O2O。

战略规划是一方面,百度作为百足之虫具有大公司的通病——人事关系复杂。

据《财经》记者报道,王莆中是百度外卖的一号员工,他拉拢巩振兵(百度外卖创始成员)的原因是看中后者对李彦宏的触达力,尽管巩振兵在战略上缺乏足够的格局和远见。15年4月王莆中因资源投入上和其他创始成员存在分歧离职,此后还有大批高层人士离职,包括副总裁王耀弘、副总裁宋黎明、产品总监刘灿、物流负责人朱勇和何茂祥、直销负责人Helen和副总裁陈锦晖等,也多和内部混乱的管理有关。

2017年8月百度外卖以8亿美元的价格卖给饿了么,百度糯米也在不断进行调整,走向了人工智能。

All in AI

2017年伊始,百度开始进行战略调整,以广告(搜索广告+信息流广告)和AI为核心,逐渐剥离非核心业务,业务重心也向B端倾斜,以此来提高利润率。在2017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首次公布了完整的AI生态开放战略,并喊出了“All in AI”的口号。尽管这个口号在一年后便鲜少提及,但百度确实在AI方面投入了几乎全部的资源。

同年,百度在定调AI后开始了一系列架构到人事的变动。

其中最关键的人物便是新任百度集团总裁、首席运营官陆奇。在陆奇的带领下,百度进行了组织框架的调整,牵头成立了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同时也撤除了大量与AI无关的业务,比如医疗事业部、百度金融、百度国际化等。

不得不说,百度每次高管大面积离职都与战略的调整分不开关系。All in AI的标志便是高管吴恩达和王劲等的离职。

但AI不等于 To B,AI只是底层技术之一,百度始终未能将云计算业务从AI中分离出来,目前看来AI变现的最佳渠道就是To B,这也是为什么腾讯和阿里先后开始向B端转型。同时,To B也是一个万亿级市场,尚处于开发阶段,众多细分市场等待开发,恰巧也赶上了AI落地的迫切需求。

这次百度同样进场晚了,直到去年12月百度才发布了架构调整信,宣布技术体系架构整合:

1. 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同时承载人工智能to B业务和云业务,由尹世明负责,向张亚勤汇报,张亚勤同时继续负责新兴业务事业群组(EBG)和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

2. 搜索公司及各事业群组的运维、基础架构和集团级共享平台整合至基础技术体系(TG),整合后的TG向王海峰汇报,王海峰同时继续负责AI技术平台体系(AIG)。

此时中国公有云laaS + Pass厂商市场份额占比早已形成了阿里云占据近半壁江山的局面,BAT中的腾讯也仅占11.8%的份额,百度仅有4.4%。

为了追赶脚步,百度确实付出了不少的努力。

比如今年3月,汉得信息与百度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云计算、共享服务及垂直业务等领域展开合作。5月百度CRM开放平台爱番番正式亮相,与腾讯、阿里再次同台竞技。8月又先后与英特尔、浪潮达成合作。

9月,百度宣布战略投资大连东软控股有限公司,投资金额为14.43亿元。至此,双方正式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未来双方将在智能城市、智能教育、智能医疗等关键领域进行合作,与此同时,百度CTO王海峰将出任东软控股董事。

但在自动驾驶这个赛道上,百度一直被传拆分,若有人接手,百度的高层将是新一轮的换血,这也给未来埋下了隐患。目前,软银选择了继续注资滴滴来完成在中国自动驾驶的布局,百度的自动驾驶经失去了动力。

从A到B,百度进场已迟,尽管全力为To B 补全资本和渠道,但在被腾讯与阿里相继瓜分的战场中,还有多少留给百度冲刺呢?退一步说,百度的目标不是与腾讯和阿里抢夺他们已占据的市场,而是瞄准了上图19.8%的other份额,未来即使没有新的故事,活下来也不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